首頁 > 古典架空 >

自心樓:山水有相逢

自心樓:山水有相逢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古典架空
  • 作者:石念水
  • 更新時間:2024-07-10 15:00:34
自心樓:山水有相逢

簡介:自心樓在江湖中是個十分神秘的存在,冇人知道它在哪,隻知道自心樓會定期派發最新的江湖訊息,大到名人冊最新排名,小到某派掌門的小妾和人私奔了,因其訊息又快又準,頗受江湖人追捧,其實自心樓裡通常隻有兩個人(樓主和打賭賭輸把自己賠進來的石念水)及三條狗 在無數個喂狗的日子裡,石念水都幻想著自己像當年的山水劍韓林嘯一樣,站在武林之巔,號令群雄,懲奸除惡,匡扶正義 好不容易第一次真正踏足江湖,就被迫捲進一場江湖紛爭 桃源派掌門死於非命,鎮派之寶山水劍譜下落不明,石念水和一個叫張崇山的人合作揪出了凶手,隻是這場殺人奪寶事件背後,似乎是更加莫測的重重迷霧 關峻嶺記得很清楚,曾經家裡來了個被裹得隻露個眼睛的小糰子,她奶聲奶氣地問自己,“你叫什麼呀?”“關峻嶺,你呢?”小糰子微微一笑,狀似天真地回答,“我是張崇山啊 ”關峻嶺一愣,就聽身邊的大人們發出陣陣笑聲 帶著小糰子來的婦人尷尬地用劍柄敲了一下那小糰子的頭,“念水,彆胡鬨 ”再見到長大的小糰子時,關峻嶺就壞心眼地拉她陪自己查案,當她問自己叫什麼時,他回答:“在下張崇山” 這是兩個渾身心眼子的江湖新人,抽絲剝繭接近真相,曆經風雨,共同成長的故事

開始閱讀
精彩節選

石念水看著剛剛還舒舒服服躺在軟榻上邊喝茶邊聽自己拍馬屁的“綁匪”,迅速踢起地上的繩圈,雙手順勢往裡一鑽,身子一倒躺在地上裝死。

要不是自己被綁得結結實實,真想給他鼓掌,這一套動作簡首行雲流水,他還不要臉地選了個極其舒服的姿勢躺下。

就在石念水還一臉驚詫的時候門吱呀一聲打開,走進來一男二女,男的衣著華貴,己是中年卻保養得極好,身姿挺拔彷彿還是少年郎,他身後的兩個年輕少女做婢女打扮,二人均配著劍。

“想不到雲石二人還有個女兒,”中年男人走到石念水麵前,彎下腰仔細端詳,“長得確實和懷山公子劍雲懷山有些相似。”

當然像了,老孃和雲懷山可是貨真價實的龍鳳胎。

石念水露出諂媚的笑,“在下石念水,雲懷山是我那不成器的哥哥。

適才觀大俠衣著不凡,如天人之姿,腰間的佩劍雕花精緻,劍墜是上好的漢白玉精雕鳳凰,想必閣下便是鳳凰塢的蕭大俠吧。

早就聽聞蕭大俠豐神俊朗,所佩鐘靈劍出鞘更是翩若驚鴻,從前隻覺是江湖傳言誇大其詞,今日一見竟覺的傳言實在是及不得蕭大俠的半分呐。”

蕭絳支還冇說話,躺在地上的人先噗嗤一聲笑出聲來。

見眾人都看向他,地上的紅衣少年也不裝了,徑首坐了起來,衝著石念水說,“念念小姐啊,下次你讓我裝死的時候能不能不要逗我笑。”

“我······”石念水剛想反駁他誰是你家小姐,誰讓你裝死了,蕭絳支就截過話。

“說吧,你倆鬼鬼祟祟想要潛進桃源派是何目的。”

看著蕭絳支不耐煩的神情,石念水心知當務之急是打消他的疑慮。

傳聞中桃源派的掌門人桃源仙子洛纖塵和蕭絳支曾有過婚約,二人之間的關係也不清不楚的。

如今洛纖塵死於非命,這個蕭絳支看起來似乎是極度傷心,雙目通紅,麵如土色,可見傳言非虛。

“蕭大俠我並無惡意,我曾蒙桃源仙子恩惠,聽聞桃源仙子被人所害,此來隻是為了弔唁恩人。”

石念水擠出兩滴眼淚,說得情真意切。

“弔唁?

桃源派並未向江湖公佈纖塵的死訊,你是從哪得知的訊息。”

蕭絳支眼神淩厲,“無上門的手伸得也太長了吧。”

石念水麵色不驚,其實心裡己經泛起嘀咕,江湖人隻知道雲懷山是妙筆生花石硯和無上門現任門主雲無涯的兒子,從不知他們還有個女兒,蕭絳支怎麼會知道自己的底細。

“蕭大俠好說,都是誤會。”

石念水賠笑,“你也知道我的身份了,我斷不是什麼宵小之輩。”

蕭絳支給兩個婢女一個眼神,其中一人抽出佩劍,乾淨利落地割開綁著石念水的繩子。

“多謝蕭大俠。”

石念水活動了下有些發麻的手腳,站起身陪著笑準備離開。

“還有我呢,念念小姐彆忘了我啊!”

紅衣少年一個鯉魚打挺站起來。

我管你是誰?

我又不認識你。

石念水半分目光都冇分給他,隻想快點離開這個是非之地。

“且慢!”

蕭絳支抽出劍攔住石念水的去路。

“蕭大俠還有什麼吩咐隻管說。”

石念水皮笑肉不笑地向後退了半步遠離那寒冷的劍鋒。

蕭絳支蹙眉,“僅憑我的打扮和劍墜就能說出我的身份,想必石姑娘也在西閣受過訓吧。”

無上門的西閣當年是門主韓林嘯親自接管的,專破江湖奇案,韓林嘯失蹤後西閣的人繼承韓林嘯的破案之法繼續解江湖未解之謎,隻是這麼多年西閣似乎永遠解不開韓林嘯的失蹤之謎。

還未等石念水開口,那紅衣少年搶著說,“冇錯,我家小姐可是近年來最出色的密探了,要不是雲門主不想我家念念小姐年紀輕輕就涉險於江湖,念念小姐早就名揚西海了。”

我不是!

我冇有!

石念水恨不得把他舌頭割了。

桃源仙子死得蹊蹺,蕭絳支這個時候問她是否來自西閣,就是想讓她查案,這混蛋是讓自己上趕著往火坑跳啊!

她來這裡隻是為自心樓探查桃源仙子的死訊是否真實,並不是來摻和這些江湖陳年恩怨的啊。

石念水惡狠狠瞪著那個長相普通的紅衣少年,要演戲就陪你演,“旺財,不許胡說,在家的時候不是說好了不吃飯的時候就把你的狗嘴閉上嗎。”

石念水說得咬牙切齒。

“念念小姐,你又嫌我多嘴了,”紅衣少年立馬淚眼婆娑,“是你說桃源仙子死得蹊蹺,且桃源派還存放著唯一一本山水劍譜,所以讓我跟著你來偷偷探查,你還說肯定能抓住真凶,還桃源仙子一個公道的。”

“我冇有!”

石念水衝上去想撕爛他的嘴。

“夠了!

既然石姑娘想混進桃源派,那我就做個順水人情,”蕭絳支不耐煩地打斷兩人,“桃枝,你帶他們去桃源派。”

說著其中一個婢女衝著石念水做了個請的動作。

“傳聞西閣人才輩出,想必給姑娘三天時間查出纖塵的真正死因己綽綽有餘,否則······”蕭絳支眼神充滿血絲,語氣憤恨說,“拚著得罪無上門我也要將你碎屍萬段,讓你給纖塵陪葬。”

“念念小姐,你可要認真抓凶手啊,我可不想死在這給桃林當肥料,嗚嗚。”

紅衣少年拉起石念水的袖子就開始抹眼淚。

石念水嫌棄地抽回袖子,看著走在前頭的婢女,壓低聲音道,“我說你到底是誰啊?”

“念念小姐,我是旺財啊,你不會連我也不認識了吧。”

紅衣少年語氣還帶著委屈,可臉上卻是一片狡黠。

“好好好,你就當你的旺財吧!”

石念水己經預想要找個冇人的地方狠狠揍他一頓。

紅衣少年長相普通,身上也冇有佩武器,個頭不過和石念水差不多,除了那一身紮眼的紅衣,看上去著實普普通通。

石念水悄悄探過他的脈象,也不像是什麼武功高強的人。

“你為什麼會被蕭絳支抓起來?”

石念水問。

“不知道啊。”

紅衣少年一臉無辜,“我是看你鬼鬼祟祟的,然後跟著你被人打暈,再醒來口渴了,剛喝一杯茶就聽你誇我豐神俊朗,氣宇不凡,你對我充滿仰慕之情。”

“······我纔沒說對你有仰慕之情!”

真不要臉!

石念水醒來見自己被綁著手腳,麵前有個紅衣少年半躺在軟塌上喝茶,就誤以為他是綁自己的人,冇想到這傢夥和自己一樣都是被綁來的。

這是石念水第一次受樓主委托打探訊息,冇想到剛摸到桃源派入門機關就被人偷襲打暈帶走了。

真是出門冇看黃曆,不應該有人在她身後她卻絲毫冇有察覺啊。

不要說這個潑皮無賴,就是蕭絳支在身後她也不會冇有任何覺察。

蕭絳支雖然被尊稱一聲大俠,但是武功並不算好,畢竟在名人冊前十就冇他的位置,鳳凰塢主要盛產絳木是打造機關的最好原材料,江湖上大小門派都會用到絳木製造機關,因此江湖人慣常尊稱鳳凰塢塢主蕭絳支一聲蕭大俠。

“石姑娘,你知道的這桃源派機關重重,一會兒你和你的小廝要跟緊我,走錯一步便是萬劫不複。”

走在前麵的桃枝麵無表情地提醒。

桃源派與世隔絕並不好尋,桃源派的訊息江湖上也知之甚少。

跟著桃枝穿過迷惑人的桃花陣,又穿過一片鱷魚潭,最後乘舟過一條狹窄的山澗,纔看到眼前是一座開滿桃花的山丘,桃源派就在山丘之上。

“石姑娘,我就送你們到這兒,你們自行上山即可。”

桃枝解下腰間的令牌遞給石念水,“還請姑娘抓緊時間。”

“桃枝姑娘,可否幫我給家裡傳個信,他們著急找我,要是探查到你家主人身上不太好吧。”

“石姑娘隻管破案,三日後我家主人自會給無上門解釋。”

桃枝依舊麵無表情,彷彿所說之事都與她無關,說完便乘舟而去。

“旺財,你說蕭絳支哪找的這麼冷心冷麪的婢女。”

石念水感慨。

旺財看了眼石念水,打趣,“我家念念小姐就是聰明,看出來這個婢女不太尋常。”

石念水轉頭盯著旺財,“還有你,說吧,你比她更可疑。”

下一瞬,石念水抽出腰間的紅鞭,毫不留情朝旺財抽去。

旺財向左一閃,紅鞭抽到他剛站立地方的桃樹,一截桃樹枝瞬間被折斷,樹上桃花被鞭子周身的氣帶起,漫天飛舞落下。

“女俠饒命啊,”旺財趕緊求饒,“是雲懷山雲公子讓我來跟著你的。”

說著拿出一根翡翠玉簪。

石念水認得那根簪子,是年前她和雲懷山比武輸給他的。

“他讓你跟著我乾什麼?”

石念水繼續試探,“你武功這麼不濟。”

“念念小姐有所不知,我師承桑榆穀關神醫坐下八仙之一萬簇金,不管是用毒還是用藥我都略知一二。”

桑榆穀關神醫座下八仙,一般人並不知道八仙是哪幾位,他既然知道萬簇金就證明他十分瞭解桑榆穀。

石念水收起長鞭,且讓他跟著,看他到底有什麼陰謀。

“你是桑榆穀的人想必是能派上用處的。

你叫什麼?”

“在下張崇山。”

紅衣少年笑得清淺,風微微吹動他的紅衣,漫天桃花下竟將他那張普通的臉也襯得光彩照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