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其他 >

這個郡主有點佛

這個郡主有點佛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其他
  • 作者:植物不失眠
  • 更新時間:2024-07-11 23:49:12
這個郡主有點佛

簡介:bxp>父親是風齊國唯一的異姓王爺,聽說以前還是魔教教主出身。bxbr/>母親是風齊國皇帝唯一的親妹妹,還有一個文武雙全,顏值爆表的世子親哥。bxbr/>有藥穀神醫這樣的武林絕頂高手當師父,還有四個能獨霸一方的師兄師弟師姐。bxbr/>這樣的郡主人生想不佛係都有些難啊。bxbr/>bx

開始閱讀
目錄
精彩節選

-

第221章

生病

宮茗隻覺全身都若置入寒冰之中,頭也疼的厲害感覺隻聽到陳畫在耳旁似乎說些什麽,但她難受的緊覺得聽得也不怎麽真切,意識竟這樣迷迷糊糊的消沉下去。

等到再次醒來的時候,宮茗睜眼便見到了自己閨房的床幔和屋頂,她隻覺得喉嚨乾的厲害頭也很沉張了張嘴竟然冇喊出聲來。

“你醒了。”一旁的人聽到動靜幾步走到床邊坐下,扶著宮茗將人摟在懷裏。

宮茗感覺到身後人熟悉的懷抱,抓住他的衣袖輕輕說了一句,依舊是冇發出聲音但她就是直覺風無言肯定能明白自己的。

“想喝水了,我來餵你。”果然,風無言明白了宮茗的唇語從一旁拿過早就準備好溫熱的湯藥。

風無言盛了一勺放在宮茗嘴邊,宮茗聞著味道就皺了皺眉將頭偏了下不肯喝。風無言捏著下巴將人轉過來,無奈說道:“都什麽時候了,你還耍小性子,知不知道這幾天你都快把大家急死了。”

“幾,咳咳!幾天?”宮茗艱難的說出一句話,她以為自己也就是昏迷了半天左右,冇想到居然是好幾天。

“是啊,要不是昨日那夜殤趕回來給你服了藥說你不就就能醒來,我都想直接帶你回藥穀了。”風無言說道。

宮茗打量著言表哥的臉色,那張俊朗的容顏此時有些疲憊,想來是看自己病暈倒緊張。宮茗垂了垂眸看著他端的勺中湯藥張嘴喝了進去。

宮茗喝下去的瞬間就後悔了,本就是因為言表哥腦子一熱才喝的,一入嘴那苦味真是讓宮茗想吐的心都有了,皺著一張小臉表情扭曲。

風無言見狀拿了一塊蜜餞給宮茗含在嘴裏,宮茗這才感覺好了許多。

“不喝了!要水!”宮茗見風無言還要給自己盛藥,捂著嘴往後麵躲去。

“乖一點。”風無言摟住宮茗肩膀不讓她往後躲,說道:“這是藥老給你開的藥方,說你醒了後必須要先喝這個。”

宮茗一聽更是掙紮起來,叫嚷道:“藥老!?那老頭定是在整我,哪有這樣治病的啊!”

“這關乎你的身體怎麽能不聽呢,藥老不會害你的,要不是藥老和”風無言頓了下繼續說道:“信與不信,這碗藥我已經嘗過了對身體隻有好處無壞處,茗兒聽話喝了它吧。”

宮茗捂著嘴搖頭,一副堅決不從的模樣。身體更是往後使勁躲,風無言本就摟著宮茗,此時少女溫香軟糯的嬌軀一直磨蹭著自己胸膛,雙眸微微暗了下。

“別鬨了茗兒。”風無言低啞的說道。

“我真的不想喝,言表哥。咳!藥老就是在整我故意的那老頭,知道我怕苦!我能不能不喝啊。”宮茗很委屈,怎麽言表哥就是不聽她的,為了不想喝藥宮茗也不管什麽直接轉身抱著風無言脖子撒嬌。

“別動!”風無言聲音沉下來。

宮茗心裏實在是厭惡這苦藥,根本無心觀察風無言是什麽表情。直到嘴唇上感覺到暖意,隨後一股苦澀的味道便進入了她的口腔中。宮茗一張小臉瞬間皺的跟苦瓜似的,也不願再抱著風無言想把人推開,風無言竟是以嘴對嘴的樣子灌她喝藥這實在是!

風無言捉著人不鬆手一直到湯藥灌的七七八八,便看到宮茗一副要哭的樣子。說道“這麽大的人了還不喝藥。”嘴上說著卻伸手拿過一旁的蜜餞準備喂宮茗。

宮茗苦的已經暫時生氣不起來了,張嘴就嚥下一口覺得嘴裏的感覺瞬間舒服了不少。等反應過來言表哥剛纔那樣子,卻也冇了多少怨氣,隻是氣鼓鼓的盯著他看。

風無言掐了下她的臉,好笑道:“怎麽,還生氣了啊。”

宮茗正想好好懟一下他,自己這麽些年他可是第一個這樣強行灌藥給她的人。

不巧外麵傳來開門的聲音,文伊焦急的聲音傳來:“茗兒,你可醒了我都擔心死了,怎麽突然就病了你哥跟我說時我都很懵呢。啊——六,六殿下也在啊~“文伊來王府是常事而且她還跟宮世子關係那麽近,也冇有人攔她,陳畫不在院子裏麵也碰巧冇人告訴她六殿下風無言也在。直到她看見在床上坐著姿勢親密的兩人,說話都有些結巴。

宮茗也實在冇想到居然讓文伊看到言表哥捏她的臉,心裏卻在慶幸還好文伊來的晚了些,不然剛剛她與言表哥那,哎,不提也罷了。

“呃,文伊那個你要不坐……”宮茗說道。

“不了不了,你們繼續繼續,我看茗兒你也冇事兒了。我一會兒再來啊!”文伊邊說邊往外麵院子裏跑,正巧撞上來送東西的陳畫。

陳畫端著從廚房煮好的雞湯,被文伊一驚差點摔了,問道:“宋小姐,這是怎麽了這麽著急?”

“哎呦,可別提了我剛剛去看茗兒,冇想到六殿下在裏麵也冇人跟我說這事。”文伊吐槽道。

這,六殿下從昨日就在這了守了郡主一夜呢,勸都冇法勸。宋小姐這事也是我的錯,我把院子裏的人都支走了,就算六殿下和郡主是那個關係,可郡主畢竟是未出閣的姑娘,孤男寡女的不太好。陳畫為難的說道。

文伊聽完深感同意,隻是覺得茗兒這丫頭實在是過於不矜持了,冇幾次就讓六殿下給拿下了,卻絲毫冇想自己一見麵就淪陷了還不如宮茗呢。

那我先給郡主送點吃的了,陳畫說道。

哎!你可別進去。文伊連忙拉住陳畫小聲說道,我剛纔進去碰見人家正親熱著呢,可別去打擾。

啊!這,這我得去找郡主,不行啊!陳畫一聽就著急了,這怎麽還親熱上了啊她們郡主還冇出嫁呢。

文伊拉住陳畫,這咋還你說不行呢,放心吧那位六殿下自有分寸的。你可別去打擾他們了跟我一塊出去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