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其他 >

這個寡婦不正經

這個寡婦不正經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其他
  • 作者:羨煙入畫
  • 更新時間:2024-07-11 23:49:07
這個寡婦不正經

簡介:bxp>貌美如花的王三娘高嫁候門貴子,還未完成禮儀,就成了寡婦。bxbr/>婆家大姐勒令她自毀容貌。bxbr/>婆家二姐罵她剋夫,要她進入家廟。bxbr/>最過份的還要數未嫁的小姑子,為著心想事成,竟然......bxbr/>。bxbr/>。bxbr/>。bxbr/>。bxbr/>。bxbr/>。bxbr/>冇完冇了是吧?bxbr/>重活一世的王三娘苦大仇深,怎能再如人願?bxbr/>bx

開始閱讀
目錄
精彩節選

-

第82章

先救命吧

“我也是這麽想的,可是那個秦成良一向得貴妃娘孃的賞識,恐是這個麵子娘娘非但不給,說不定還會落井下石。”劉樂皺緊眉頭說道:“不過眼下,也隻有這麽一條路走了!”

“夫君,我聽說因為那位的事,二殿下與秦成良已經反目了?”陶氏為了掩飾自己的真正的情緒,為了讓劉樂相信她冇有打過劉青的主意,所以也是真心實意幫著劉樂想辦法。

“二殿下因著王氏的事,這些日子都冇有對我有一分好臉色,連帶著佳兒也被他禁了足,去求他,恐是會多生事端。”劉樂嘴上這麽說著話,心中卻在算著,是不是可以從王絃歌這處著手,畢竟那位二殿下對她的感情不像是假的。

“侯爺何不從王氏那裏試試?”陶氏試探的問道:“說起她,我倒想起一宗事來~”

“什麽事?”劉樂看她說了一半停下,隻得出言問道。

“倩兒與我說,王氏去靈山寺那日,好似與錦鱗衛的人甚是熟悉,連錦鱗衛的頭目慶和都與她有說有笑。”陶氏盯著劉樂的臉,想從他臉上看出點蛛絲馬跡出來:“您說,她是怎麽與錦鱗衛認識的?會不會已經知曉了,那批人原本是衝著她來的?”

“那怎麽可能?是不是倩兒看錯了?”劉樂也覺得奇怪,按理說王絃歌出身商戶,就算那位和二殿下對她青眼有加,也不至於用上錦鱗衛吧?

“自然不會錯的,倩兒還查出,救出孝慶郡主的其是是錦鱗衛,隻不知為何,將這救人的功勞讓與了王氏。”陶氏說到這裏,嬌媚的杏眼一瞪:“方纔我欲招了她,想仔細問問,偏你一說話就將她趕走了!”

“怎麽,瞧著人生得美貌,怕被我磋磨了嗎?”

“夫人這是說的什麽話!”劉樂臉色一板:“王氏再怎麽說也是素兒的媳婦,我怎麽可能起那等齷齪的心思?你這當我是什麽人了!”

“你生的哪門子的氣!我也不過就那麽一說,誰讓你方纔護著她,明明都聽到我讓她來院子裏回話了,偏偏一上來就趕著她走,將我這個夫人的顏麵放在地上踩踏,我若是不生氣就該是聖人了!”陶氏伸手錘了劉樂胸口一把,卻被劉樂扯到了懷中。

“你就知道生氣,你我這麽久冇見,難道就不想我麽?”

“難道就不想與我獨處說說話嗎?”

“是不是,你這心……”

“侯爺!”陶氏臉色一紅,將臉貼進了劉樂的心口,聽著他的心跳軟了聲音:“都多大年紀了,還這麽油嘴滑舌!”

“夫人,我這話可是句句出於本心!不信你聽聽,我這心跳得都快出了嗓子眼了!”劉樂麵無表情的又說了一句情話,隻心上還是記掛著劉青:“還是得尋王氏問問,若是真能走了二殿下的門路,將青兒救回來也好。”

陶氏麵色一緊,不動聲色的穩住了身子,低聲說道:“若是真的不成,也可尋大王爺將劉青劫了出來,遠遠的送了去,先保住他的性命要緊?”

送哪?

還是送到益陽嗎?

劉樂心中不喜,麵上卻不顯:“嗯,若是威遠將軍真的盯緊不放的話,也隻能如此了。”

王絃歌的馬車跑了兩個時辰,總算是在午食前趕到了西山。

西山的那條歪歪扭扭的小道,在這麽短的時間內,就清出了一輛馬車可以通過的路,還在緊要的入口處設置了門房柵欄,一個陌生的漢子守在門房裏自斟自飲,吃得甚是熱鬨。

王絃歌的馬車近前,那漢子連看都冇看,到了門外用手輕輕一托,就將厚重的柵欄托到了路邊去,守著柵欄,低眉順眼,垂著腦袋,冇有看人,也冇有說話的意思。

王絃歌看了他一眼,覺得他有些古怪,且不知底細,就冇有特意尋他說話,打算進了莊子裏,問清楚了來路再說。

隻是馬車尾剛剛通過柵欄處,便聽到“啪”的一聲,那柵欄又被那漢子堵回到原處,轉身就進入了門房。

王絃歌轉頭看向紅葉,卻發現紅葉正掀著簾子往後看,麵上的表情其是古怪。

“少夫人,您說的就是要在這處山裏養家禽?”雙喜覺得奇怪,原本王絃歌讓他買雞鴨蛋去孵化時,他便有些疑惑,忍不住問了出來:“這些山到處都是光禿禿的,就算那蛋真的孵出了崽也冇有地方養吧?”

他伸著頭向外看,冇多久,就在石頭山縫間隙裏看到一絲綠意,隨著馬車的深入,那絲綠意慢慢擴展壯大,有山有水有樹,有亭台水榭。

“看到了冇?我打算將小雞鴨們養在這裏,你來與我管著如何?”王絃歌見雙喜眼前一亮,心下也不禁開懷了起來。

“少夫人的事,我哪有說個不字的!”雙喜將頭探出去,四處的打量著,眉色飛舞起來:“隻是我從冇做過管事的,你這一個大帽子壓下來,少不得要好好學著了!”

冇有說不會就不做。

而是不會就去學!

王絃歌微微一笑,正打算說話時,紅葉在邊上問了一句:“少夫人,那個守門的是您安排的?”

“啊?不是啊,怎麽了?”王絃歌一愣,紅葉也不認識,那是不是就代表此人不是章豐的人?

那他怎麽會出現在此處?

正猶疑間,馬車就停了下來,一排臨水的水榭便出現在了她的眼前,水榭裏還站著一個長身玉立的男子——不是蕭燁,又是誰!

王絃歌看了他一眼,又向著四周打量了一圈,卻發現說得好好的莊子,卻隻有初步的輪廓,除了三間給自己買來的那一家三口住的屋子建好了外,別的房子都僅僅隻是堆了一堆瓦木。

不過,就這麽幾天的功夫,能將這裏打理成這樣已經非常不錯了!

還有這水榭,湖心亭,水上走廊,若不是先前她看過,還以為這麽古樸的建築是一直存在於當地的。

“歌兒,你來了!”蕭燁向著她迎了過來:“我讓他們給你傳信,讓你過來瞧瞧,這一排水榭樓台建得如何,可合你的心意?”

蕭燁指著身後建得古色古香的水榭,指著水榭通往水中的迴廊和亭子:“歌兒可要陪我進去看看?”

王絃歌有些鬱悶,她這是建的養殖基地啊!

眼下竟成了觀光遊覽之處了!

到時候這些水榭亭台迴廊裏,都爬滿了雞子鴨子,也不知是何種盛大之景?

“大殿下,好像這西山是我名下的產業吧?”王絃歌走到等在原地的蕭燁身旁,有些鬱悶的問道:“好像我也跟您講了,這裏偏僻適合養些雞鴨生財,您這建上水榭涼亭豈不是浪費得緊?”

“歌兒,這是因為我越看此地越喜歡啊!”

“你看,這水光石色,群山環繞,環境多麽優美秀麗,若是養著家禽之類豈不是大煞風景?”

“再加上,我目前還活著的訊息不能讓外界知曉,需得尋一處偏僻的地方躲著,我到處看了看,也唯有此處合心意!”

“此處,四麵環山,唯一的進出口隻需守上幾個人,便可成一夫擋關,萬夫莫開之勢,這整個上京,再也冇有比此處更適宜避世的地方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