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科幻 >

招黑體質開局修行在廢土

招黑體質開局修行在廢土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科幻
  • 作者:陳風笑
  • 更新時間:2024-07-11 05:44:40
招黑體質開局修行在廢土

簡介:sortname

開始閱讀
目錄
精彩節選

-

事實上,僅僅是修為受損,也是很多至高不願意接受的。

修為受損必然導致戰力下降,就算耗費大量資源,也很難補得回來。

最糟糕的是掉階,那樣甚至會影響壽命,安安生生度過三百年,享受世間富貴不好嗎?

偏執狂對劉青羽呼來喝去,不止因為自己是前輩,也是打心眼裡看不起對方。

——不敢衝擊一下至高之上的人,不值得他和顏悅色去對待。

但是這老太太又不一樣,起碼人家是衝擊過,而且失敗了。

話又說回來,他自己就算成功了嗎?那也真的……不好說。

尤其是對方所說的,衝階失敗感覺很丟人,這更是說到了他心坎裡。

像你我這樣的人,就該有這份驕傲!

隻憑著這一句話,偏執狂對賈老太的印象就大變。

他感觸頗深地點點頭,“是啊,至高之上……那真的是九死一生的經曆。”

賈老太狐疑地看他一眼,小心地發問,“前輩能說一說,怎麼衝階成功的嗎?”

非常乾脆的,她已經承認對方是前輩了——人家說的話就證明瞭這一點。

是不是虛言恫嚇?看一看旁邊熊貓的反應就知道了。

以老太太對熊貓的瞭解,相信他不至於坐看自己的笑話。

“衝階成功……”偏執狂聞言,嘴角露出一絲苦笑。

他跟曲澗磊在一起,始終都強調自己成功了,但是麵對老太太的提問,他遲疑了。

偏執狂很要麵子,可同時也很驕傲,不屑對彆人說謊。

他能跟曲澗磊爭辯,但是看到這雙期盼的老眼,實在生不出自吹自擂的興趣。

——反正我的經曆,那廝也都知道了,我現在不說,難道人家以後不會說?

最終他歎一口氣,緩緩搖頭,“現在也冇有完全成功,你都看出我精神和身體不協調了。”

“呃……”賈老太有點微微的意外,但也就那麼一點點。

對方的狀態不對,她早就看出來了,否則不至於一開始就疑惑地發問。

不過這種情況太正常了,迄今為止,她還冇有聽說過,誰是順風順水衝到至高之上的。

所以她隻是怔了一怔,然後點點頭,“冇有完全成功不要緊,可以慢慢來,不愧是奇才。”

然後她又頹然歎口氣,“反正比我強太多了。”

偏執狂摸了一下下巴,才又出聲發話。

“既然不是外人,你當初衝階,選的是內煉還是外煉……不會是煉神吧?”

這個問題相當冒失,涉及了至高的**,甚至還有算計人的潛在隱患。

哪怕是關係很不錯,也不合適隨便開口——最少是可以幫忙護法的交情,纔好張嘴。

不過他是前輩,又是進階至高之上了,這麼問肯定冇有什麼惡意。

憑良心說,在偏執狂的認識中,自己這麼問,都可以算是“提攜”對方。

也就是對方跟曲澗磊關係不錯,他又有點好奇,否則連問都懶得問。

老太太聞言,也明顯地訝異了一下,她還真冇想到,對方這麼不見外。

事實上,她一直都是同輩中的佼佼者,從冇有遇到過敢這麼直接問自己的人。

不過雙方已經交流到了這種程度,再多說幾句倒也無所謂。

關鍵是她的大限快到了,也真冇什麼值得計較的東西了。

帝國冇有“朝聞道夕死可矣”的說法,但是這種心態並不罕見。

而且對方也足夠坦白,敢於直接承認狀態還不夠穩定。

她輕喟一聲,“我選的是內煉方向,但是細節上有點不太一樣……”

“路子走錯了!”偏執狂毫不猶豫地打斷了她的話,“怪不得會失敗。”

賈老太聞言腰板一挺,眼睛也一瞪,居然釋放出了些微的至高威壓。

她冷冷地發話,“請前輩自重,我失敗是自身的問題,你這麼妄斷他人對錯,我不愛聽。”

涉及理念之爭,她是絕對不會因為對方的強大而退縮的,這點信念都冇有,還修煉什麼?

“呦嗬,”偏執狂似笑非笑地看著她,“你失敗了總冇錯吧?”

“有人成功了!”賈老太斬釘截鐵地回答,“而且我自己還做了調整。”

“但是你失敗了!”偏執狂的性格還真夠惡劣的,就抓住一點狠踹。

“你!”賈老太氣得豎起了稀疏的眉毛。

不過下一刻,她頹然歎口氣,“其實路徑不明,孰優孰劣並冇有定數,前輩何必如此?”

“內煉就是劣!”偏執狂毫不猶豫地表示。

要不說隻有起錯的名字,冇有叫錯的綽號,曲澗磊起的這個綽號,還真的形象。

說到底,他曾經一度衝過了那個門檻,現在活了四百歲,就覺得自己說話更權威。

“隻強調內煉,冇有強大的肉身支援,承載得住突飛猛進的修為嗎?”

曲澗磊無意摻和他倆的辯論,隻是默默地點起了一根菸:強大的身體……那灘爛泥嗎?

“你對內煉有偏見!”賈老太氣呼呼地回答,“內煉強調自內而外,並冇有否認支撐基礎!”

“拉倒吧,”偏執狂一擺手,淡淡地發話,“不抬杠,在一開始,我選擇的也是內煉……”

兩人你一言我一語地爭論了起來,曲澗磊叼著煙,好整以暇地看他倆爭辯。

不知道為什麼,他總是有一種看風清揚和嶽不群的既視感。

兩人誰也吵不贏誰,到了最後,賈老太忍不住對著前輩放大招了。

“既然外煉那麼好,你為什麼肉身和精神不協調,這說明瞭什麼?”

偏執狂氣得直翻白眼,想要繼續爭辯,又覺得有失風度,於是看曲澗磊一眼,“你來說。”

“關我什麼事?”曲澗磊愕然,他可冇想到,看熱鬨還能惹火燒身,“你倆吵就是了。”

偏執狂和賈老太異口同聲地發問,“你支援誰?”

“我誰也不支援,”曲澗磊下意識地回答,天公地道,他連內煉和外煉是什麼都不清楚。

這都是覺醒者體係推演出的理念,隻有至高能接觸到,而他根本就是野路子。

不過不知道為什麼,這句話說完,他總覺得哪裡有什麼不對。

果然是不對,他的話音剛落,那兩位居然齊齊發問,“那你支援什麼理念?”

曲澗磊在他倆的臉上輪流掃視了幾眼,才表情怪異地發話,“合著你倆是偷師來的?”

偏執狂是什麼脾氣?可是聞言居然訕訕地一笑,居然冇有說什麼。

因為他是真的想偷師,此前對方在靈氣上的造詣,已經頗令他驚訝了。

考慮到自己以後還要藉助聚靈陣修煉,他才捏著鼻子認了這麼個老大。

但是知道曲澗磊就是冉冰巒之後,他是徹徹底底不能淡定了。

冉冰巒為什麼被異管部死死盯上了?因為這傢夥進階至高的時候,居然拿出現了劫雷!

這個訊息非常隱秘,但是以偏執狂的修為和辣手無情,打聽到一些蛛絲馬跡也不難。

況且,他也不是一點訊息渠道都冇有。

昔年他看不上的小人物,都是軍方守護至高了,隻要能遇到熟人,那都是時下頂尖人物!

最關鍵的是他清楚,進階至高遭遇劫雷意味著什麼——那是原初戰士都追求的極致境界。

向這種人偷師,真的不丟人,原初戰士複活,都會來偷師,何況是他?

不過賈老太就耿直得多了,她衝著偏執狂努一努嘴。

“這位前輩都認你當老大了,我聽一聽你的說法,就當是長見識了。”

曲澗磊冇有計較她的說辭,而是呆在了那裡,幾秒鐘之後才搖搖頭。

“我不支援你倆任何一方的說辭,至於說我的理念……資訊壁壘,你們懂的。”

賈老太一聽“資訊壁壘”四個字,頓時就閉嘴了。

帝國官方都經常強調的因素,實在是太名正言順了。

“說一說唄,”偏執狂卻是冇皮冇臉地表示。

“你是早晚要突破至高之上的,描述一下風景也好,讓我們長一長見識。”

“早晚會突破至高之上嗎?”賈老太聽得眼睛又是一亮,帝國有誰敢說這麼滿的話?

然而偏偏的,說這話的傢夥,居然是一個已經破境的人,可信度不是一般的高。

曲澗磊笑一笑,“夭折了的天驕,就不是天驕,我還差得遠,你二位繼續。”

偏執狂還有心再套點訊息,但是賈老太已經直奔著他而去了。

“這位前輩,您問我半天了,我想請教一下,您是通過純粹外煉方式進階的嗎?”

她這個問題,其實還是有點置氣,單純的外煉方式衝擊至高之上,很有幾個弊端。

老太太當初準備進階之前,也琢磨過很多的方案,對於這些,她知之甚詳。

對方若是誇誇其談,她不介意繼續反駁。

然而,曲澗磊聽到這話,臉色變得異常地古怪——那種形態叫純粹外煉嗎?

偏執狂一直在觀察著他,發現他麵色古怪,也知道問題出在哪裡。

想到自己當初的尷尬模樣,他都恨不得一頭紮進地裡。

他乾咳一聲,“我主攻外煉,兼修煉神……不過是逆神煉。”

賈老太聽得先是一怔,然後嘴巴緩緩地張大,眼神也變得怪異了起來。

然後她一抬手,重重地一拍額頭,“外煉和逆神煉,你不會、不會是那個朝陽……”

(更新到,召喚月票、追訂和推薦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