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其他 >

崽被讀心後,暴君黑臉抓出男太後

崽被讀心後,暴君黑臉抓出男太後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其他
  • 作者:妙芝霖
  • 更新時間:2024-07-11 17:47:54
崽被讀心後,暴君黑臉抓出男太後

簡介:sortname

開始閱讀
目錄
精彩節選

-

皇帝看向朝臣們,眼神很明確:你們誰上。

朝臣們心下緊張,但很快又自我安慰,不慌,他們是尚書,底下還有很多侍郎小吏可以上。

太子摸著下巴:該讓哪三個朝臣心甘情願又合理地出來頂鍋呢。

係統:【阿軟你看看。】

元軟:【嗯,獎勵是很好,但完成方式太難了,哪個朝臣會願意說“我是豬”啊,士大夫士可殺不可辱啊!難辦。要不算了吧。】

皇帝就差伸出手:……

等等,有機會的!

每個朝堂這麼多人,有些變態也不奇怪啊!

係統:【是啊。這就是我冇說的原因,有些任務太變態了怎麼完成……等等,阿軟等下啊,我發現這個任務後麵有個加號。我研究下……】

元軟:【你快研究。】

係統:【好傢夥,係統升級之後居然還有個融合功能。】

元軟:【啥意思?】

皇帝一行人也認真地看過去。

係統:【係統升級以後,可以將兩個日常任務合併了。完成任務的方式,能結合兩個任務的最低標準抽取。】

元軟:【這個挺好,統兒你找個完成難度程度最低的任務。融合後再看看。】

係統嘿嘿一笑:【找好了。你看看這個。日常任務1:元軟隨機踹一個人的屁股五分鐘,可以得到Ad鈣奶一大桶。(未完成)這個不錯吧,很好完成。】

元軟:【這個確實好完成,不管怎麼樣,都有大侄子為自己兜底,反正他也隻會以為我在和他玩遊戲。快試試。】

係統:【對對對。】

驟然蚌住的太子:……

皇帝安撫般第輕輕拍了拍太子的肩膀。

係統:【阿軟,融合好啦。】

係統:【ok,我來試試。好啦!】

【日常任務x:元軟隨機揍一個皇子的白屁股五分鐘,可以得到Ad鈣奶一大桶,馬鐙(未完成)哈哈哈,是不是很好。】

太子忽然想到幾個月前,第一次聽到心聲的時候,係統就說過會有“打皇子”的任務。

皇帝:五兒,活該。

在這一刻,其他朝臣也是一個想法:五皇子,屁股不保。

元軟:【這個任務好啊!我可以去揍五皇子。我之前居然還想著踹大侄子,我真是……慣性思維了。】

刑部尚書心疼地看向太子:殿下你都經曆了啥,小國師居然會對你養成這樣的慣性思維。

係統:【對啊!那熊孩子最近老摸老拿你的東西,上午他還偷拿你一個小毛筆,被你電了一次還不放棄,真特麼熊。阿軟又不能直接把他弄死了。打屁股好,帶人一起去,人贓俱獲,正當理由打屁股!】

元軟:【對!阿兄、大侄子他們肯定站我,沖沖衝!這樣也可以趕緊把馬鞍搞到手,趕緊來找賈仁。】

係統:【嗷嗚,衝!】

元軟立刻扯了扯皇帝的衣袖,仰著頭,露出忽閃忽閃的大眼睛:“父,父皇,五,五,皇子,偷,我東西!”

雖然皇帝已經讀心知道來龍去脈。

但看見元軟這委屈巴巴的神態,皇帝反而更生氣了,五兒太不像話了。

他一把將元軟抱起來:“走,大……父皇替你出氣。”

皇帝起身離開。

這是要揍五皇子是家務事,其他朝臣也不好跟上,正好他們也留下來商議了一下怎麼安置賈仁。

等皇帝他們走遠。

冇多久,京城府府丞慢吞吞地走了回來。

他故作驚訝道:“啊,原來陛下已經離開了啊。哎,臣惶恐啊。”

李丞相不屑地看了他一眼:都是千年的狐狸玩什麼聊齋呢?誰不知道你是故意等皇帝走了才偷偷出來的。

禮部尚書忽然開口道:“你剛剛是去族譜除名了?”

京城府府丞故作一臉納悶:“什麼除名?我剛剛是去出恭。”

“你拉著你弟弟一起出恭?”

“那不是我親弟弟。”京城府府丞語速很快,“他隻是族弟,幼時住在我家而已。雖然上了我家的族譜,平時稱呼我兄長我也認,但終究遠了幾分。”

“哦,那那個弟弟的孩子……”

“我家最多認個族弟,他的孩子與我家出五服了,都不在族譜裡。”

朝臣們紛紛看向他,這麼短的時間,居然能把庶出弟弟說成普通族弟,又把可能觸怒皇帝的人趕出族譜。

禮部尚書“哦”了一聲,伸出大拇指比了比:“不後悔就好。”

京城府府丞一愣,很快蔑視地看了禮部尚書一眼:婦人之仁,去除害群之馬,是為保住家族的整體利益,他怎麼可能會後悔。

這時,兵部尚書也給他比了個大拇指:“撿了芝麻丟了西瓜,你可以的。”

京城府府丞:?

李丞相也笑了一聲:“這不是撿了芝麻,這是撿了狗屎丟了西瓜。哈哈哈……”

李丞相揚長而去。

京城府府丞注意到其他同僚也是一臉古怪的表情,心下一慌,怎麼回事?

他連忙拉扯住平日裡打交道最多的戶部尚書,低聲道:“大人,這,我這兢兢業業的,到底這什麼情況?從何說起啊。”

戶部尚書憐憫地瞥了他一眼,點出了馬匹三件套的威力。

京城府府丞倒吸一口涼氣,握戶部尚書的手不自覺用力:“大人你說什麼!這,這……豈不是能將功抵過,不,應該說功大於過!”

戶部尚書道:“說的什麼話。那些不是冇發生麼,這叫立功。”

京城府府丞聽到“立功”兩個字更崩潰了。

“蒼天呐!”京城府府丞一臉想自殺的模樣,捶胸頓足,“老夫是做錯了什麼啊!要這麼折磨老夫!”

戶部尚書見狀:出於一丁點的同僚關懷,他將“五皇子毀了馬匹三件套,以及即將被揍”的訊息給嚥了回去。

與此同時,漪瀾殿。

五皇子聽到太監通傳皇帝過來了,立刻興奮地放下玩具,一路小跑出來。

剛喊了一聲“父皇”,就聽見好大一聲打噴嚏的聲音。

五皇子一抬頭,就與窩坐在皇帝臂膀,滿臉不善的元軟打了個照麵。

五皇子的笑容僵在臉上。

但他很快想起母妃的教導,收斂好情緒,輕聲撒嬌:“父皇,兒子好高興能見到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