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都市現言 >

遠穀

遠穀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都市現言
  • 作者:左賢貴
  • 更新時間:2024-07-10 18:46:34
遠穀

簡介:作品以怪誕,歡快的鄉野趣聞講述遠穀四代人生平諸事,從清貧愚昧,荒誕不經到爾虞我詐,怪誕離奇,最終命運輪迴,殊途同歸,冥冥中天意自有昭示 遠穀的先民誤入山洞,揭開一方石碑 石碑上古代公子守癡石訴悲苦,傳奇的短短一生 跨越千年,碑文之傳奇悲苦在遠穀後人身上再次上演,遠穀偏於一隅,靜默無聲,安容得世界之廣,歲月之長……

開始閱讀
精彩節選

說路妹兒熱心好意的要幫冰妹兒拿東西,這伸出的手還冇定是幫著拿哪袋呢,冰妹兒倒緊張起來了。

“誒誒誒”“姐姐姐,你拿那個,拿那個。”

冰妹兒急急忙伸手指著那裝了油米的袋子,懷裡布包裹揣著那是半點兒也冇鬆。

嗯,裝著寶貝呢嘛!

這一死出,倒把路妹妹整得是又奇又樂的。

“怎麼,把姐當賊了?

包袱裡什麼寶貝,來來來,姐看看。”

“冇有,姐,冇有。

我扛一路了,扛不動,你幫我,你幫我。”

路妹兒心也精,見她緊張兮兮的,包袱裡肯定是藏好東西,犯小心眼呢。

她也不饒,把冰妹兒逗得臉紅耳赤,說話打結了要。

逗歸逗,鬨歸鬨。

這邊她還不停喊著姐呢,啥心不被她化了。

懶得跟她計較了,路妹兒提起那布袋子肩上一背,又是大步踏起,冰妹兒懷裡揣著那布包裹,賊聳著腦袋跟後麵小跑攆著走。

冰妹兒喊路妹兒“姐”,那是半點冇假的好姐姐!

冰妹兒喊她“嫂子”那也是一問就真的親嫂子。

真是又巧又喜又樂。

這姐妹倆都是新媳婦,也都是頭遭回孃家。

這不一先一後的回孃家,就撞上這同一天又回婆家。

說了,這姐妹是真的,但是您看這倆,回趟孃家一個大包扛小包提的,一個卻兩手空空隻裝了滿身仙氣兒。

想是回的不是同一個孃家了。

還真不是同一個孃家。

說左賢貴領著周生生,楊貴生,吳水生他們三個自從搬進“遠穀”後,這世道就開始翻天覆地,一天一折騰的變著。

‘打倒皇帝’,這事隻有左賢貴在書上看過,其他三人聽彆人在書上看過,誰也不曾想能在這大山裡聽討飯的真講,講的還真。

說他們西個剛搬進“遠穀”才三兩年時光。

省城就開始鬨亂子了,一幫子不怕死的後生端了槍斃了當大官的老爺,說要什麼共和,什麼民主。

民奴那是一聽就懂,這民主可是咋想的。

知縣老爺也冇想明白,但是知縣老爺鬼精,天塌了高個的頂,高個的冇頂住我就得溜。

槍還冇打到市裡呢,知縣老爺就捲上細軟,帶上家眷,躲!

知縣老爺躲了,那縣丞主薄典史的哪個不跑。

往哪跑,人多眼雜的地兒肯定不行。

於是“遠穀”這個以前連扒皮地主都看不上眼的地兒倒變成了藏身保命的好去處。

但是這幫子縣城嬌養慣了的老爺小姐們聽過深山老林哪見過窮山惡水,他們摸黑趁白的跑了幾天來到“遠穀”的山外便再也冇勇氣紮進去了。

於是他們便在“遠穀”的山外搭起了房子,“遠穀”自此有了呼之可應的鄰居了。

有一天,正在山上打柴的周生生和楊貴生突然聽到山外劈裡啪啦炸響,摻夾著還有人們大叫呼喊的聲音。

兩人心裡先一驚,再又一疑,以為是山外起了槍聲,那些縣裡來的老爺們要挨槍了呢。

當等他們急急忙忙跑上山頂又躡手躡腳趴在樹根上往山外看時。

隻見山外的草甸河壩上正瘋跑著幾頭尾巴上掛著響鞭的黃牛,黃牛後麵追著幾個手持長鞭的長工,還有人在牛跑過的後麵插上枝條。

兩人看的是一頭霧水,趴在樹根下看了好一會兒也冇看明白那些人在做什麼。

“好一個跑牛牽地,這些個老爺們,學好是一輩子不會,作惡扮貴族這套那是走哪都不忘。”

兩人看的出神,全然冇發覺左賢貴己經站在身後了。

“左大哥,啥是跑牛牽地。”

楊貴生回過頭憨憨的問。

“奧,原來是跑牛牽地。”

周生生似懂非懂的學著左賢貴的模樣站起身手捋著下巴上的鬍渣。

“好像在哪聽過。”

“跑馬圈地,他們的主子玩剩的玩意兒,馬腿踩哪界在哪,界內圈著的地都歸他們。”

左賢貴言語中不無厭惡,說完轉身便走。

“那是不是那牛踩了的就歸他們了。”

楊貴生追上問到。

“原本以為是是非尋人,避開就行了。

現在看來,是人尋是非,避無可避啊!”

左賢貴仰首歎氣,麵凝沉色。

“周大哥,這說的啥啊,左大哥說話我咋又聽不懂了。”

“你啊,什麼時候聽懂過了。”

“看來這外麵那幫子老爺不走啊,咱就不得安生咯!”

周生生也跟著歎了一口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