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其他 >

誘你入懷

誘你入懷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其他
  • 作者:碗兔
  • 更新時間:2024-07-11 23:48:47
誘你入懷

簡介:bxp>溫柔,人如其名,長著一張溫和柔弱的臉,一個校霸見了都要喊姐的溫柔女子。傳聞她戀愛了,一個是上屆的理科狀元,一個是這屆文科狀元預備役?一中重點培養選手?學神檀溪。溫柔:“謠言!都是謠言!”辟謠後不久,溫柔屁顛屁顛找到檀溪。溫柔:“我喜歡你,我知道你有喜歡的人了,但是我還是想要告訴你,如果有一天你不喜歡她了,可……”檀溪:“可以。”溫柔:“?可以什麽?”她還說完啊!打斷別人告白很不禮貌的!檀溪:“可以是你。”bxbr/>bx

開始閱讀
精彩節選

-

第42章

高煜拉著她就直接跑路了,她都冇來得及跟溫啟懷和林芸打招呼,下了樓發了條訊息給溫啟懷說她不去吃飯了。

她跟著高煜到了一傢俬房菜館,服務員把他們引上到二樓包廂,江臨和王海岩已經在裏麵坐著了。

這家店裏外的裝修都是仿古式的,店外的大紅燈籠和店內的裝飾瞬間又把溫柔拉回到昨晚的密室。

大概高煜也有這種感覺,進到包廂,王海岩和江臨第一句都是打招呼,高煜進去就是。

“怎麽找這麽個鬼地方?”

服務員正拿著本子進來準備點菜,一時間氣氛有些尷尬。

溫柔在後麵踢了高煜一腳,讓他別亂說話。

王海岩摸摸頭不明所以:“這裏怎麽了?這兒的菜好吃啊!”

高煜拉開椅子坐下來,四處環顧了一圈:“有點瘮的慌。”

王海岩:“?”

江臨:“?”

站在包廂角落等著客人點菜的服務員臉上的笑容都有些掛不住了。

所有人都看著他,高煜輕咳了一聲:“那什麽,昨天我們玩那個密室也是這麽個仿古的樣子,我是擔心我柔妹回想起什麽不好的回憶,本來昨晚就嚇壞了。”

溫柔:“……”

全程尖叫次數最多的難道不是你嗎!

“你們昨天去玩密室啦?”江臨看向她。

溫柔點頭。

王海岩對著高煜道:“怪不得昨天叫你來吃宵夜,你都冇回我。”

“進去不能帶手機,靜音丟櫃子裏後來冇注意看。”高煜一手拿過菜單翻看起來。

江臨:“溫柔,看看想吃什麽?”

溫柔一向覺得點菜是件很麻煩的事情,她討厭做選擇,特別是在選項還很多的時候,可別人好意讓她點,她也不好推脫,隻能拿過菜單看看。

高煜知道她有這毛病,翻了翻菜單點了兩道溫柔喜歡的菜。

王海岩:“你們昨天去密室好玩不?裏麵什麽樣啊?”

高煜抓了一把桌上的瓜子,邊嗑邊嘮:“冇啥好玩的,就黑,跟鬼屋差不多。”

王海岩:“是不是有機關啊?我聽說密室跟鬼屋區別就在有機關。”

“冇幾個機關,簡單的很。”高煜翹著個二郎腿給王海岩講述他在密室裏解題破機關的過程。

“昨天那個密室黑得伸手不見五指,隻給一個小小的蠟燭照明……”

溫柔在一旁安靜的剝著瓜子,懶得去揭穿他。

她們昨天遇到的機關少難道不是因為根本就冇有玩完嗎?!

要不是工作人員帶著他們走了一遍後麵的遊戲流程,她們怕是都不知道隻玩了不到三分之一。

而且高煜全程就破這麽一個小學生都會解的密室機關,不知道他有什麽好渲染的。

也就王海岩頭腦簡單,好忽悠,聽得一愣一愣的。

“在哪玩的呀?有照片不?你們有冇有跟NPC合影什麽的?”王海岩聽得起勁。

“有,拍的不多。”溫柔說著。

溫柔點開【複習者聯盟】,昨天蔣軼誠把姚七七和高煜都拉進了群聊。

進去玩之前姚七七拿著手機拍了店內陳設和海報,乘著大家套外袍的時候給每個人都拍了一張,最後大家出來還拍了張合影,姚七七把這些照片都發在了群裏。

“誒?這不是那誰麽?”王海岩指著那張合影上的檀溪,手滑拉著螢幕放大,又低頭仔細看了一下,一邊用手指點著螢幕一邊道:“就是他!那個誰誰!他怎麽也在啊?”

江臨問:“誰啊?”

王海岩戳著螢幕,“就那誰!”

高煜:“……”

江臨:“……”

溫柔:“……你要不要聽聽自己在說什麽……”

王海岩抓抓腦袋,“唉呀,我不記得他名了,他就是我原先說那我女神喜歡那小白臉。”

王海岩的女神溫柔有幸聽說過,四中的校花,王海岩初中在四中讀的,高中纔來了一中,從此跟他的女神分開。

高煜迷惑:“你女神不是四中的嗎?不是跟我們一屆的嗎?”

“冇錯啊!”王海岩點頭,“這小子就是我們這屆的,四中的年級第一,高二分科開始就跟我女神一個班,媽的,就是這小子出現之後,我的女神說她有喜歡的人了,讓我以後別去找她了。”

江臨看了看照片上的檀溪道:“這說明你女神有著正常人該有的審美。”

王海岩憤怒了,“你是不是兄弟?這小子除了長得還行,成績比我好還有哪比我強了?”

江臨認真的看著他:“這還不夠?”

王海岩:“……”

高煜還是不太明白,轉頭問溫柔:“他不是你同學麽?”

溫柔點頭,“對啊!他是這學期新來的。”

“他去一中複讀了?我還以為這小子那件事之後離開Y市了呢。”王海岩道。

“什麽事啊?”溫柔隻聽蔣軼誠說過檀溪是高三突然休學了,後來又不知怎麽轉到了一中來。

“那事傳得可懸乎了,我還是聽四中一哥們偷偷給我講的,他們在學校都禁止談論這事兒。就今年年初的時候的事,這個誰——”王海岩指著照片上的檀溪。

溫柔、高煜提醒到:“檀溪。”

“對,就是這名。今年年初長青路那邊一輛貨車撞死一個醉漢那新聞你們知道嗎?”

江臨:“有印象,說是人撞飛出去七八米,現場極其慘烈,學校那段時間不是正好在宣傳交通安全知識麽,正好出了這事,老師拿來當案例講,讓我們過馬路注意安全。”

江臨這麽一說溫柔也想起來了,那段時間學校正在大力整治上下學騎車帶人的,天天在教室裏放交通安全宣傳片,老徐也提過這個車禍新聞。

“這和檀溪有什麽關係?”溫柔蹙著眉。

“關係可大了去了!被撞那人是檀溪他爸!”

此話一出,所有人都愣了一下,這類事件若隻是出現在新聞報道裏,感嘆、悲憫的情緒隻是短暫的出現,可一旦跟周圍認識的人聯絡到一起,就會放大這種悲憫感。

一時間溫柔和高煜都冇有接話。

王海岩頓了頓,繼續到:“就車禍這事兒第二天,警察去了四中,把他給接走了,剛好前一天晚上是週末,返校的學生不少,有人看見他回宿舍的時候身上有傷衣服上還有血,後來冇多久他又休學了,四中都傳他跟他爸的死有關。”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