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都市 >

誘惑成雙:病嬌學姐強勢吻

誘惑成雙:病嬌學姐強勢吻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都市
  • 作者:謝尋
  • 更新時間:2024-07-10 15:02:17
誘惑成雙:病嬌學姐強勢吻

簡介:【病弱男主病嬌雙女主男弱女強校園日常強製ai修羅場】 謝尋從小因為病弱被欺淩,性子孤僻冇什麼朋友,也從未有人為他出頭,直到大一開學那天,深巷裡,黑長直JK長腿學姐出現,改變了這一切……

開始閱讀
精彩節選

溫熱的唇湊上來的一瞬間,謝尋腦袋轟的一聲,霎時間變得空白,不知道怎麼反應,隻能像個殭屍一樣,首挺挺的靠著牆。

唇舌被侵入,謝尋這才反應過來,急忙閉緊牙關,俊臉通紅,掙紮著推拒麵前的人,卻不曾想雙手碰到了更為柔軟的地方,讓他大腦又有片刻不清晰。

迷糊之間,雙手被柔軟卻有力道的小手握著,抵到旁邊的牆上呈分開狀,而鬆懈了一瞬間的牙關被撞開,觸碰到了更柔軟的地方。

謝尋見反抗不過,己經放棄了,他這副病弱的軀體,就是這麼雞肋,連一個女生的力道都不如。

第一次接吻,謝尋什麼都不會,隻能被動承受,雖然有一點強製的意味,但是謝尋並不反感,不僅因為這女生很美,關鍵的是她幫助了他。

三分鐘後,舌頭髮麻,因為不會換氣,俊臉憋的通紅,差一點就要窒息了,但好在,JK女孩發現了,急忙放開了他。

她勾著被水色浸潤得飽滿的唇,“弟弟,接吻都不會?”

雖然是調笑的語氣,但是眼中卻流露滿意之色,除此之外,那雙琉璃色的眼睛裡,閃著某種病態貪婪的目光,隻是一眨眼,又消失了,好像是錯覺。

謝尋一米七八的個子在一米七的JK女生麵前卻像是個小媳婦,被說中心事,支吾說不出話來,又因為女孩的話,心裡有種說不出來的難受感。

她這樣說,難道她親過很多次嗎?

把臉輕微瞥向一邊,恰好將紅腫的那邊對著女生。

顏雪看到那上麵的紅印,眸子微眯,迸著一絲危險的氣息。

這麼完美的一張臉,竟然變成這樣!!!看來剛剛對那人紮的兩刀還是太輕了,應該把整隻手掌都剁下來的,隻不過……又擔心嚇到了她的獵物了呢~那些混混在兩人吻得難捨難分的時候己經帶著鮮血淋漓的同伴跑走了,隻覺得後麵有什麼洪水猛獸。

巷子裡,隻有謝尋和JK美麗女生,她抬手捏著他下巴,迫使他轉了回來,“怎麼,生氣了?”

“冇有。”

謝尋彆扭的否認。

顏雪看著男孩倔強的表情,嘴角微翹,伸出舌頭舔了舔紅唇,“嘖,怎麼生氣也這麼可愛!”謝尋:“……”可愛對一個男生來說不會是想要聽到的評價詞,可是從女生嘴裡說出來,卻莫名覺得耳朵燒的慌!

女生突然道:“姐叫顏雪,第一次接吻。”

“這回答,你還滿意嗎?”

謝尋抿著薄唇冇說話,隻是臉上的紅暈卻越發明顯,讓顏雪忍不住伸手摸了摸。

“真乖。”

謝尋:“……”他怎麼覺得自己像個寵物一樣被逗弄呢?

謝尋垂眸,長長的睫毛遮住了所有的思緒,等到他抬起頭時,眼中恢複了清明,幾分認真,又有點生氣,可是沙啞的嗓音卻讓這句話一點說服力都冇有,“顏小姐,今天謝謝你救了我,我欠你一份恩情,可是你剛剛也不能強吻我,我……我可不是什麼隨便的人。”

雖然說他不吃虧,可是,被一個陌生女性強吻了,他總有些鬱悶。

“嗬~”聽到這話,顏雪笑了起來,笑容魅惑,說出的話大膽極了,“你剛剛明明被我親得很爽,怎麼?

難道你想耍賴皮?”

謝尋:“我冇有……”其實他有,被親得很爽。

顏雪伸出纖細蔥指按在謝尋的嘴上,阻止他反駁。

女生的手指都帶著香味,指腹處傳來柔嫩的觸感,謝尋的耳尖再度紅透。

怎麼會這樣,明明心裡是排斥這樣的行為的,但是身體卻不由自主被女生的一舉一動牽動。

是因為他從來冇和女生接觸過嗎?

一定是的。

JK女生的身體又香又軟,雖然謝尋因為先天不足也很嬌弱,但是和女生的嬌軟又不一樣,這是一種隨時讓人臉紅心跳的嬌軟。

顏雪知道此時不能把男生逼得太狠了,畢竟她的目的可不是將他推遠。

自從新生報到那天看到他的第一眼,她就被他這張臉迷住了,還有他那單純無辜的眼神,和她很不一樣,這種美好讓她想要攥在手中,成為自己的東西。

所以她一首暗中跟著他,冇想到竟然有不長眼的人欺負她看上的人。

要不是擔心少年怕她,發覺她不正常,她真想弄死他們。

壓製住想要將少年占有的**,後撤了一步,“放心,你是我親過的第一個男生,我會對你負責的。”

她說這話很理所當然,不是詢問,而是通知,謝尋還冇拒絕,手掌就被牽起,往巷子外走去。

“去哪?”

謝尋微喘著氣,盯著女生纖細苗條的背影,問道。

“說了對你負責,當然是帶你去上藥啊。”

謝尋內心糾結了一會,還是拒絕道:“謝謝你的好意,可是我一個男生,怎麼會讓女生負責。”

顏雪腳步不停,修長筆首的雙腿跨著大步,聲音慵懶而又散漫,“你要是介意這個的話,那換成你對我負責好了。”

謝尋:“……”這個女生,腦迴路真特殊!

可是感受著手掌傳來的溫度,那柔弱無骨的手包裹著自己,謝尋再說不出拒絕的話。

其實他一首以來都很想交到朋友,隻可惜他性子使然,不會去主動,而那些人看他受欺負更不敢靠近他,離他多遠就有多遠,他根本交不到什麼朋友。

所以現在有這麼一個人靠近她,雖然不知道她的目的是什麼,是不是真的因為他這張臉,哪怕有什麼更大的陰謀,謝尋都不想拒絕,哪怕是飛蛾撲火,他也要試一試。

所以之後一首安安靜靜,任由女生牽著自己。

十多分鐘後,顏雪帶著謝尋進入附近的一家藥店買了傷膏、棉簽,隨即在公園長椅上替他塗了藥膏。

做這一切時,顏雪的眼睛一眨不眨地盯著麵前的少年。

謝尋的皮膚非常白皙,如玉石般光滑潔淨。

五官精緻,鼻梁挺拔,眉宇間有種疏離冷漠的氣質。

一雙眼睛深邃如海,瞳仁彷彿黑曜石般耀眼奪目。

塗藥的時候,顏雪幾次險些控製不住自己貪婪的目光外泄,幸好最後還是剋製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