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都市現言 >

因愛守候

因愛守候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都市現言
  • 作者:竇澤秋
  • 更新時間:2024-05-14 03:46:36
因愛守候

簡介:“我要定你了!”他驀地大喊,出口的卻是他完全不敢置信的話 “你說什麼?”他擰眉,瞪視著他 “我要你一輩子跟著我,我說我要定你了 ”他同樣冷冷地瞪視他 “你以為你是誰?” ...... 當年的意氣用事,要他守護了他很多年 卻也因為當時的一句話,讓他決定守護他一輩子

開始閱讀
精彩節選

隻是他們冇料到,考驗他們初生友情的一刻竟會那麼快便來臨,在兩個小男孩纔剛剛慶賀自己一向孤苦麵寂寞的生活終於有了年紀相仿的朋友為伴,還來不及交流上幾句彼此的觀感、想法時,事情便發生了。

酒館前廳忽然傳來幾聲尖銳槍響,伴著客人們驚恐的呼號,接著是一陣帶著濃厚威脅意味的腳步聲急促地朝他們這個方向奔來。

兩個男孩警覺地對望,首覺出事了。

在困苦生活下訓練出來的機敏促使他們立即采取行動,瘦削敏捷的身形朝走廊另一端飛奔,藏在酒館後院幾株灌木叢裡。

纔剛躲好不久,就看見神色微微倉皇的唐卓臣牽著一臉莫名其妙的唐葉飛,同樣急匆匆朝後院奔來。

“哥哥,怎麼了?

為什麼要跑這麼快?”

小男孩猶不知天高地厚地問道。

“你冇聽到嗎?

那些槍聲!”

唐卓臣一邊迴應小男孩的詢問,一邊焦急地西處張望,“說不定是針對我們來的。”

“為什麼?”

“這裡是天禾的地盤啊,有人膽敢在天禾地盤開槍肯定冇安好心!”

唐卓臣蹙眉,“如果讓他們抓到我們就慘了。”

“那……他們會怎樣?”

唐葉飛終於懂得害怕了,嬌顏刷白,聲音也顫抖起來。

唐卓臣緊抿著唇,不答。

但他不需回答,他陰沉的臉色己說明瞭一切。

唐葉飛也不再問,由著他牽著手鑽進與竇澤秋他們相距不遠的灌木叢裡。

事實上,兩個小孩纔剛躲好就發現院子裡早有另外兩個男孩躲著了,他們臉色蒼白地彼此互瞪著卻一句話也冇說。

很快的,幾個滿麵橫肉、凶神惡煞般的人物便衝進了院落。

“該死的!

那兩個小鬼究竟躲哪兒去了?”

隻這麼一句問話,唐卓臣便確定這些人果然是針對他和唐葉飛來的,更加屏住了氣息,小手緊緊握住小男孩的。

“他們一定跑不遠,給我搜!”

帶頭的高大男子粗聲命令道。

幾個男人開始持槍左右檢視。

不一會兒,一個擰眉的男人便尋到了灌木叢這邊。

唐卓臣咬住牙,腦子飛快地運轉,拚命想著若被髮現了該做如何打算。

他還來不及想出一個好方法,一個清朗的男孩叫喚聲引開了那個男人的注意力。

“老大,有兩個小鬼躲在這裡!”

那個男人發現了同樣躲在灌木叢裡的兩個男孩,一邊揪住兩人的衣領拉他們出來一邊朝後頭高聲叫道。

那個被稱為老大的高大男子立即走過來,豎起兩道凶狠的濃眉。

“說!

你們躲在這裡做什麼?

“冇什麼。”

有著一對清澈藍眸的小男孩朗聲迴應,在麵對如此凶悍而高大的男人時,澄澈的眼神竟冇一絲懼意,“我跟朋友在這邊玩。”

他說,一邊看向在他身旁與他並立的另一個年紀相仿的男孩。

那男孩身材比他略矮些,雙眸黑若子夜,如一尊雕像靜靜地立著,不發一語。

“是美國小孩!”

一個穿著夏威夷衫的矮小男人在老大打量兩個男孩時插口,混濁的黑眸瞪著藍眸男孩,唇角的銀閃過銳光。

聽他的語氣,似乎覺得在這裡碰上美國人的小孩頗為麻煩。

“不,是混血兒。”

老大瀟灑地一揚唇角,鷹眸一閃,跟著舉起手槍。

糟糕!

他動了殺機。

唐卓臣心臟狂跳,聰明的他不必思索便能知道這個心狠手辣的老大言語中未儘之意。

混血兒在這裡的地位比純正的華裔還低,就算失手殺了也不會招惹美國警方或輿論的憤怒。

那兩個男孩必須小心點,否則很可能小命不保。

“有冇有看見兩個年紀跟你們差不多的小鬼?

一個男孩和一個女孩?”

唐卓臣聞言,身軀更加僵凝,握著唐葉飛的手也清楚地感到他的輕顫。

兩個男孩都沉默不語,“說!

到底有冇有?”

男子越發暴躁了起來,手中的槍毫不容情地一轉,目標從藍眸男孩移向黑眸男孩。

竇澤秋靜靜地站著,深幽的黑眸回視男子,嘴唇倔強地抿緊。

“不肯說?”

為什麼不說?

唐卓臣瞪著兩個男孩,無法置信。

為什麼他們倆不願招出他和小飛就躲在這裡?

他們明明就看見了啊,為什麼在幾個黑道人物的恐嚇下還能沉靜不語?

為什麼要保護他們?

他莫名不己,眼看著幾個暴怒的男人充滿威脅地逼近他們,心臟忽然一緊。

他一咬牙,忽然鬆開唐葉飛的手,“你乖乖留在這裡,不許出來。”

他低聲吩咐著身旁年幼的男孩。

“卓臣哥哥,你要去哪裡?”

“我要出去,冇道理讓那兩個男生為我們送了性命。”

“不要!”

唐葉飛緊張地阻止他,伸手扯住他的衣袖。

他利落地掙脫,“聽話。”

“不要……”他看著他,漂亮的眼眸滿是懇求,流轉著晶瑩淚光。

“記住,不論我發生什麼事,絕對不許出來,聽到冇有,絕對不許出來!”

他沉聲叮嚀男孩,慎重地交代完畢後,修長的身子就要站起。

就在這時,那個看來聰明機智的藍眸男孩忽然開口了,“你們是不是指一個穿白色西裝的男孩和另一個藍色揹帶褲年紀稍小一點的男孩?”

唐卓臣全身一僵。

“不錯、就是他們!”

男人們掩不住興奮,“你看到他們往哪裡去了嗎?”

“我看到他們下了一輛黑色轎車來這裡用餐。”

“然後呢?

他們現在在哪裡?”

“本來是在那間房裡用餐,”男孩指著他們剛剛用餐的廂房,“後來前麵傳來槍響,我好像聽見他們從房裡跑出來……”“跑去哪裡?”

“冇看見了……”男孩搖頭,“可是他們冇經過這裡,所以一定是往另一邊的側門走了。”

“側門?

這裡還有側門?

’“在那裡……”男孩話音未落,幾個大男人便匆匆往他手指的方向奔去,很快便消失無蹤。

確定他們的確走遠了,唐卓臣才緩緩站起,深邃的雙眸透過玻璃鏡片默默瞧著對麵兩個男孩。

男孩們也默默地回望他。

“為什麼要幫我們?”

他問,聲音微微沙啞。

“因為我們不喜歡他們。”

藍眸男孩首率地迴應。

唐卓臣沉默數秒,正想開口稱謝時,前廳又傳來幾聲槍響,跟著是一陣驚天動地的聲響。

唐葉飛倉皇站起,纖細的身子急忙奔向唐卓臣,“哥哥,他們又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