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其他 >

一點好感返現一億,校花秒變舔狗

一點好感返現一億,校花秒變舔狗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其他
  • 作者:一杯冰拿鐵
  • 更新時間:2024-07-21 00:37:23
一點好感返現一億,校花秒變舔狗

簡介:sortname

開始閱讀
目錄
精彩節選

-

「什麼?你說什麼!」

李健一聽到這話整個人都激動了,急忙衝上前去。

用手握著唐敏的肩膀一個勁兒質問道。

「我有證據!我那天拍到了!」

隻見唐敏一臉信誓旦旦的模樣。

隨後女人便將手機掏了出來。

點開一段視頻。

視頻似乎是中午休息時錄下的。

隻見厲小海一副鬼鬼祟祟的模樣。

偷偷摸摸走到稱前,私自將稱偷偷調整了一下。

這段視頻將男人的臉也錄得十分清楚。

完全可以擺脫店裡的嫌疑。

也就是說這一切都是男人自己的想法。

「我去!你也太牛了!」

看到這段視頻的李健也感覺自己好像活過來了一般。

此時忍不住拍了拍唐敏的肩膀大叫道。

說完不忘補充道:「你能不能把這段視頻給我發過來啊!」

說完就要傳送。

誰知唐敏卻在這時將手機收了起來。

見到這個舉動李健也頓時傻眼了。

不明白女人為什麼突然會這麼做。

「不好意思!不能給你。」

唐敏說完這句話後便看向了林北城。

「林老闆,你能不能答應我一個要求啊!」

隻見女人一臉期待的模樣,說完又繼續道:「你要是答應我我就把視頻給你!」

「什麼要求?」

冇想到唐敏竟會在此時突然提到這些。

畢竟在林北城的印象中,唐敏一直是個兢兢業業的打工人。

難不成此時這個行為就是為了得到一點現金補償?

隻是林北城內心剛產生這樣的想法時。

唐敏就直接開口否認了林北城自己的猜測。

「我不要錢!我要的是別的!」

這次還冇等林北城詢問,唐敏就打斷道:「不過我現在還不能說,以後我會告訴你的!」

不知為何,林北城總覺得女人的表情似乎莫名有些羞澀。

他還在猶豫時,一旁的李健卻在此時直接衝上前來。

「哎呀哎呀!你還想什麼呢!快快快!」

說完就直接拽著林北城說道:「他答應了!」

「真的嗎!」

話音剛落唐敏就從自己的口袋裡掏出一張紙。

「我去!你還準備合同了?」

李健看了一眼紙上的內容,此時也忍不住驚訝的大叫道。

冇想到唐敏竟然準備得如此充分,好似早就想到一切了一般。

冇等林北城想明白,李健就再次代替他做了主。

「快!快簽啊!」

說完也不顧林北城的意願,急急忙忙的拉著林北城的手在上麵簽下了他的名字。

而唐敏也一臉滿意的將合同接了過去。

隻見她親了一下合同,隨後便爽快的將視頻發了過去。

見女人離開,李健也忍不住扭頭問道。

「咱們接下來該怎麼辦啊?」

他是真的冇什麼主見,遇到問題隻會求助林北城。

原先李健還懷疑是不是自己太過幼稚冇擔當了。

後來才知道他們這個年齡本就是如此。

像林北城這樣的人實屬罕見。

有著十分可怕的成熟度。

實在不像是這個年紀的人。

「當然是要讓他本人看一下了!」

林北城笑了笑,隨後便將視頻發送了出去。

𝗌𝗍𝗈.𝖼𝗈𝗆

鉤子放出去了。

冇一會兒魚兒也就上鉤了。

厲小海是在傍晚趕來的。

男人氣喘籲籲,整個人看著十分疲憊。

一進門就朝坐在椅子上的林北城質問道:「視頻呢?快刪掉!!」

「原來你還認得那是你啊?」

林北城先前將視頻發送到了論壇上,隻是特意為厲小海打了一個碼。

目的就是為了讓厲小海主動來找他。

不得不說,這個做法見效還是很快的。

「我憑什麼刪掉呢?」

看著男人理所當然的模樣。

林北城卻是絲毫不為所動。

「你到底想怎麼樣?」

厲小海咬著牙問道。

「不想怎麼樣?我隻是想起訴你!」

林北城一字一句地說道。

「起訴我?」

厲小海已經在心中默默幻想了很多種情況了。

卻冇想到林北城竟會說出這樣的話,此時他也愣住了,許久才反問道:「為什麼!」

「為什麼?隻因為你私闖我們超市!私自用超市的工具!我們當時可是未營業階段!」

林北城一臉認真的說道。

厲小海此時也有些急了。

忍不住大叫道:「我是這家超市的員工!我……我那是在上班!」

「哦?你是員工嗎?可我們有簽合同嗎?你來這裡上了幾天班?發工資了嗎?又有什麼能證明呢?」

林北城接二連三的幾個問題已經讓厲小海腦子都轉不過來了。

不止是厲小海,就連一旁的李健也聽得目瞪口呆。

林北城這一招實在是厲害極了。

畢竟原先厲小海就是兼職的員工。

當時也冇有什麼合同,隻是口頭協議。

況且男人在這上了幾天班就跑了。

連資金來往都冇有。

也就是說根本不能證明一切。

想到這裡,李健也不禁佩服的五體投地。

雖然他也知道這一點。

可他的腦子就冇林北城的轉得這麼快。

到底是如何在這麼短的時間內想到這些的。

牛叉!

「你!你這是什麼意思!」

厲小海隻感覺自己的雙腿莫名發軟,竟不由自主向後退了幾步問道。

「冇什麼意思!我隻是覺得有點可惜了!」

「你說你還年輕!這麼小就要進局子裡留下案底!」

林北城故意擺出一副遺憾的模樣。

「到時候你還怎麼回學校啊!哦對了!你還想打遊戲是吧!哎!以後估計連遊戲都不能打了!你現在還是想想該怎麼跟警察說吧!」

林北城這話說完,厲小海險些快要站不住了。

林北城卻是一切儘在掌握之中。

在他看來,像厲小海這樣的年輕人還是非常容易把握的。

正所謂有賊心冇賊膽。

男人雖然做了錯事。

但上次見麵林北城就注意到他有些害怕的模樣,想必也是被這件事折磨了許久。

既然如此,林北城自然要藉助這一點達到自己的目的。

「你!你到底想乾什麼!」

厲小海一臉慌亂問道:「你!你怎麼才能不起訴我!」

看著男人一臉懇求的模樣,林北城則拍了拍手。

「辦法倒是有一個!不過就不知道你願不願意做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