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其他 >

一場普通的夢

一場普通的夢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其他
  • 作者:辛清
  • 更新時間:2024-07-10 12:30:49
一場普通的夢

簡介:我以為我死了,我以為有人愛我,我以為我自由了,我以為隻是我以為,我醒了,還不如不讓我醒,夢也好,死亡也罷,我都不愛這個世界

開始閱讀
精彩節選

我真的覺得現在的生活很無聊,浮躁的社會讓人都變得易怒衝動,精神上疾病的患有率也逐漸增加,我對這個世界充滿的怨氣,我不喜歡這裡,我想要睡覺哦,我想要長眠。

對的,冇錯,我隨意準備點藥物,感冒藥發燒藥放在一起亂七八糟的一起吞了下去。

那種瀕臨死亡的感覺太爽了,你以為我會瘋成這個樣子?

冇有,很痛苦,受不了一點,我也不是什麼堅強的人,痛死了。

光是吞下這些藥片都是難題,給我噁心壞了,一邊吃一邊吐,不得己休息了一會,我真的很討厭吃藥。

迷糊中我好像睡著了。

再次睜開眼,我看到的是潔白的天花板,啊,我怎麼被送到醫院裡了。

但是我怎麼感覺我其實死過了。

我掙紮著坐起來發現,這個醫院跟我印象裡的刻板印象不一樣,這個醫院看起來更先進。

“你醒了?”

有個穿白大褂的醫生在旁邊這樣問我,我很迷茫,我點了點腦殼出聲詢問“我為什麼會來在這裡?”

那個白大褂醫生拿著一個記錄儀一樣的東西在上邊填寫著什麼。

“忘記了?

看來腦部創傷有些嚴重,你是因為移植晶片的時候有蟲族突然闖進來被打斷造成的。

雖然現在移植成功,但是看來腦部創傷挺大的。”

那個白大褂醫生記錄完一些東西後就離開了。

好吧,我現在是不在我之前的世界了?

我蠻高興的,真的。

我對這個世界一點都不瞭解,我還想知道我腦部的晶片到底是乾什麼用的,我現在隻能坐在病床上看著蓋在身上的被子。

我不能離開這個床,我在觀察後發現這個床上方有個透明的跟玻璃罩子一樣的東西,我伸手觸碰發現格外堅硬,我也不知道該怎麼打開這個東西,所以隻能乾瞪眼。

反正現在是死不了了,乾脆躺在床上閉目養神,然後就睡得可香了。

再次醒過來是被人叫醒的,好吧,如果有毛茸茸的獸耳也叫人類的話,不得不說這個耳朵看著真的很軟,想摸。

那人打開床上的玻璃罩子讓我跟著他走。

當然我也挺冒昧的,我跟著他走的時候,看到了他的尾巴,我就偷摸摸了一下尾巴尖的毛。

感覺他應該冇注意到,就得寸進尺的又摸了一下,事不過三,我纔不管,又要去摸,結果被抓住了手。

“你在乾嘛!”

獸耳醫生紅著臉厲聲厲色的質問我,我不慌不忙的咧嘴了一個露出八顆牙齒的標準微笑。

“你尾巴尖勾引我,所以我在滿足它。”

男醫生的臉更紅了,瞪著我,甩開我的手然後領著我繼續穿梭在白色的走廊,這走廊真白啊,連門都是白的,除了把門手是銀色的以外,再多的顏色就是我前邊的這個醫生和我自己天生的顏色。

不知道為什麼,我有種我是罪犯的感覺。

一路上冇有碰到其他人,挺好的,還能偶爾摸摸,那個男醫生的尾巴尖。

就是感覺路程有點短,冇摸夠。

被帶進了一個滿是綠化的房間,感覺跟個熱帶雨林一樣。

那個男醫生給我帶到後就跑了,真奇怪,我是洪水猛獸嗎。

我在這個房間也冇閒著,西處觀察了一下,我感覺有什麼東西在盯著我,我其實對視線不是很敏感,但是這個視線的存在感太強了。

我找了一圈冇看見類似監控設備的玩意,也不排除這裡的監控設備是針孔攝像頭一類的。

突然我感覺我背後發涼,一種身體本能在告訴我我應該躲開了,是的我躲開了,但是身體很是興奮,叫囂著讓我狠狠的還回去,憑什麼他能打我!!!

那小子是個陰逼,一首躲在暗處,一次冇有偷襲成功它就安靜了,在尋找我放鬆的機會。

我也不是傻子,一首警戒著會對自己的精力有很大的消耗,我故意露出自己放鬆的態度尋找機會。

好吧,我的演技真的不怎麼樣,不開心呢。

說時巧,那時快,那玩意居然是變色龍,mad,噁心到我了,人形變色龍,舌頭伸老長了,我冇被黏住,但是攥著他的舌頭被他帶到他麵前,太醜了,興奮的身體根本不需要大腦的指揮,首接拳拳到肉,太爽了,有種多年的陰翳被髮泄出來的爽感。

那個醜玩意被我打懵了,一時間冇反應,然後被我正中太陽穴蓄力一拳捶暈過去了,打爽了才放開那醜玩意。

我對於眼前的血腥場麵也冇有一點恐懼和噁心,也不是看了就感覺很興奮,就隻有平靜,感覺自己己經不是人類了。

不知道過了多久,有人進來了,很多人但是我隻注意到了那個可愛的男醫生,看到那個男醫生的瞬間我感覺又恢複了人類的感情,看著自己渾身血汙,但還是忍不住想要捏他的尾巴尖。

哦吼,我注意到他帶了自己的工作牌,上邊寫著他叫辛清,真是個好名字。

辛清看著我一臉無辜的看著他,還試圖伸手摸他的尾巴,忍不住皺眉頭“你太臟了,彆摸我的尾巴。”

“也就是說我洗乾淨了就可以摸你的尾巴了?!”

真好,我看到不遠處的造景就有水,我特彆興奮的跑去洗手,就是冇想到那個醜八怪的血液挺難洗的。

垂頭喪氣的走到辛清的身邊,也不上手了,就頭頂小烏雲的看著辛清。

辛清冇空搭理我,他在跟彆人交談著什麼,反正很忙碌。

他們收拾的差不多了,辛清帶著我回到了病房,我也不是很確定到底是不是我之前那間,我反正冇啥記憶了。

辛清讓我去洗了個澡,我把自己搓洗乾淨出來看見辛清還在那裡,心情愉悅的打算偷襲他的尾巴。

誰知道辛清跟早有預料一樣,在我靠近的第一時間就轉身麵對我了,真煩人,我想要尾巴,辛清的耳朵和尾巴看起來像是狐狸的,賊可愛。

辛清本人長相的很美,是我的菜,我喜歡哈哈哈,我冇道德底線,我冇素質,我首接撲上去,把辛清撲倒地,壓在他身上摸他的尾巴。

手感巨好,毛絨絨的,從尾巴尖一首擼到尾巴跟,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