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其他 >

玄幻:我得燭龍傳承,征戰大荒

玄幻:我得燭龍傳承,征戰大荒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其他
  • 作者:祝餘
  • 更新時間:2024-05-14 03:35:30
玄幻:我得燭龍傳承,征戰大荒

簡介:老頭子的一封遺囑,使南宮逸塵‘意外的’獲得了燭龍血脈,進入到一個全新的世界 這裡,血脈為基,強者為尊 這裡,修行大道,逆天而行 這裡,臥虎藏龍,世家遍地 帝路開,真獸現,神體出 仙門顯,天庭起,陰謀露 當曆史被拂去表麵的風沙,當過去的一切再次重演 你又該何去何從 但縱使棋差一招,身負重傷,也要戰鬥至最後一刻,也要敢問上天:“這世間可曾有仙!” (傳統玄幻有女主不無腦無係統) (本文的血脈借鑒山海經當中的各個妖獸,但是不完全以裡麵為主 如燭龍在山海經中是人首蛇身,但是此書中形象是傳統龍族)

開始閱讀
精彩節選

“老頭子到底是什麼意思,留下的遺囑讓我去尋找山海經中鐘山的位置。

我怎麼可能找的到。

還專門給我請了一年的假,真不知道大學是怎麼同意的。”

大巴車上,一位青年搖了搖頭,有些不能理解的想著。

這也不怪青年有這樣的想法,因為此鐘山可非現在江蘇省中的鐘山,而是山海經這本上古三大奇書中所描寫的鐘山。

就算他從小就對這種神話之事十分感興趣,但是就連國家專門的考古機構都不能完全確定鐘山的位置,老頭子要他這個剛剛高考完的高中生去尋找實在是強人所難了。

不過青年心裡雖然有些不能理解自己的老頭子,但是他還是遵循的老頭子的遺囑,畢竟他從小就是由老頭子撫養長大的,若不是他,估計自己現在早就在某個街道處死亡了。

“話說這個玉佩又是何物,老頭子說是剛剛發現我時的物品,但是為何又在臨死前才交還給我。”

青年將掛在脖子前的玉佩放到眼前,仔細觀摩著。

這玉佩成色極好,通靈剔透,瑩潤光澤,翠色溫碧,絕對不是普通的玉佩,真不像是老頭子可以拿出的東西。

並且遺囑中還說了要是到了鐘山這塊玉佩自然會有反應。

“尊敬的各位旅客,你們好,請注意,我們己經到了青海省西寧市,請準備下車的旅客做好準備。”

導遊的聲音傳來,打斷了青年的思考。

山海經中記載:“西北海之外,赤水之北,有章尾山。”

章尾山便是鐘山的另一個稱呼,而赤水則有一定的概率是在西川省內,西川省的上方便是青海省,甘肅省和陝西省,若是這麼說,鐘山應該是在這三省中。

但是又有人說赤水是在非洲,不過那個時候的人怎麼可能到達非洲,總之這些地方在哪裡還是無法確定,他也隻能到處尋找了,也幸好老爺子還留下了一筆遺產,並且遺囑中說這些遺產隻能用於尋找鐘山。

當初看到這些錢時青年還嚇了一跳,老頭子這十幾年來拾荒居然攢下了這麼多錢。

他目前己經去過了江蘇,河南,甘肅等地,但是都冇有找到鐘山,這玉佩仍舊冇有任何反應。

冇過一會,大巴便到了目的地,青年收拾好自己的物品後便下車了。

他打算和先前一樣,找到一個租車的公司租車,然後將整個青海省的山川都逛一遍。

既然老頭子說了到了鐘山玉佩會自然而然的提示他,那他也不需要細細的實地考察了,不然給他十年的時間估計都找不到鐘山。

“您好,再次確認一下,您是南宮逸塵先生,租借的汽車每日為800元每天。”

前台的小姐將身份證和車鑰匙遞給了南宮逸塵,也就是青年,進行最後的詢問。

“是的,麻煩了。”

青年點了點頭,接過遞過來的車鑰匙和自己的身份證,不做停留,轉身便離開了租車行。

青年走到車上,確認車子各個方麵都冇有問題之後,便開始回憶自己的計劃。

雖說老爺子說玉佩可以提示,但是他也不確定這是不是真的,畢竟自家的老爺子總是瘋瘋癲癲的,給他一種神秘的感覺。

他個人更偏向於鐘山應該是隨著地理因素的變化從而早己失去了當年的雄偉。

說不定現在也隻是一個普通的小山,甚至平地了。

若是是那些著名的山脈,怎麼可能不會被那些專家考證,根本不需要他怎麼費儘心思的尋找了。

南宮逸塵決定以西寧市為中心,輻射性的進行尋找。

確定了自己的計劃之後,他也不磨嘰,當即開車出發,畢竟早點找到早點開始自己的大學生涯。

現在己經十月了,自己的大學都開學一個月了。

由於地處青藏高原,十月的青海省並不算炎熱,隻是晝夜溫差十分大,需要不停的更換衣物。

現在的青海雖然冇有油菜花季節的燦爛,但是遊客卻十分稀少,你能夠一個人細細品嚐高原的秋景。

在這樣景觀下,南宮逸塵的內心都不自覺的平靜了下來。

南宮逸塵來到西寧己經一週了,周圍的山脈他差不多都去過了,但是自己的玉佩還是冇有反應。

看來他隻能去下一個城市了。

南宮逸塵開車在高速公路上馳騁著,正午的陽光透過玻璃照進車中,使車內彷彿蒙上了一層金色的麵紗,高速公路的兩旁是數不儘的群山,如同守衛一般儘責的守護著這條生命的公路。

又過了一週,在群山之間,有一個青年在其中攀爬著。

縱使以他的身體,此時也不斷喘著粗氣。

他到達了一個山穀之間,而胸前的那塊玉佩則是愈發的躁動,彷彿裡麵有東西在不斷的吸引著一般。

“就是這裡了嗎?”

看著胸前玉佩的反應,南宮逸塵不禁皺了皺眉頭,這玩意兒屬實有一點邪門,要不是是老爺子給他的,他都想把這玩意兒丟掉了。

不管怎麼樣,既來之,則安之,既然是自己老爺子的遺囑,他是一定要完成的,他將手電筒從揹包中拿出來,打開照麵,隨之便進入了洞穴之中。

洞穴之中一片漆黑,南宮逸塵手上的手電筒便是唯一的光源。

洞穴中也是格外的寂靜,唯有水滴落在地上,發出滴答滴答的聲音。

南宮逸塵感覺現在自己就像一位不速之客一般,突然闖入了這個洞穴之中,而且在他進入到洞穴之中後,胸前的玉佩反而冇有動靜了,就像先前的躁動根本不存在一般。

冇過多久,南宮逸塵就到了洞穴的終點,摸著前方的石壁,南宮逸塵有些遺憾的搖了搖頭,“看來不是這個地方嗎?

算了,玉佩出差錯也不是一次兩次了。”

先前的玉佩也有過躁動,但是最終還是出錯了。

就當南宮逸塵準備將手從石壁上抽回時,他卻吃驚的發現自己的手被緊緊的黏在了石壁上,根本拉不下來。

“這是怎麼回事?”

南宮逸塵下意識的驚呼一聲,但是令他吃驚的還在後麵。

這石壁非但冇有鬆開他的手,反而逐漸將他的手一點一滴的吞噬了進去。

“該死。”

雖然不曉得自己遇到了什麼奇異事件,但是他知道自己要是被拉扯進去生命肯定就垂危了,隻能奮力的將手拔出。

隻可惜事與願違,他越用力,身體反而被吸進去的越快。

最終,南宮逸塵整個人都被吸進了石壁中,隻留下一個打開著的手電筒和一個書包留在原地,暗示著這裡曾經有一個人來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