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都市 >

無限遊戲,邪神他被瘋批大佬盯上了

無限遊戲,邪神他被瘋批大佬盯上了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都市
  • 作者:沈昀
  • 更新時間:2024-07-11 23:49:10
無限遊戲,邪神他被瘋批大佬盯上了

簡介:sortname

開始閱讀
目錄
精彩節選

-

剛進去就感到一股不對勁兒的涼意,就像是寒氣凝為實質,濕濕的黏在裸露在外的皮膚上。

感覺自己就像外邊那被爬滿爬山虎的牆,都快和這破地方融為一體了。

隨之而來的還有刺鼻的黴味兒,除了屏息,怎麼也擋不住,順著呼吸道,直往人肺裡鑽,讓人窒息。

這裡很安靜,剛纔還能聽到「咚、咚、咚」雜亂無章的腳步聲,他一進來,聲音就消失得一乾二淨。

就像是……就像是專門為了誘捕他而建造的牢籠,獵物進入,便會封死出口。

他不敢輕舉妄動,並冇有貿然叫喊,壓低聲音詢問祁溟寒,「你進去了嗎?你那邊怎麼樣?」

祁溟寒這邊的教學樓年代要比白鈺澤那邊更久遠一些,因為季節的原因,兩者情況大差不差。

硬要說有哪裡不同的話,他這邊的牆麵上有一些不怕死的人來探險,留下的塗鴉。

這地方似乎變成了學校的靈異打卡點,「暫時冇有發現異常,分開調查還是一起?」

白鈺澤有些想笑,這有什麼區別嗎?搞得好像兩人在同一個時空一樣,「一起吧,我想先去左邊。」

祁溟寒點點頭,冇有異議,「那就走吧,你一定要小心,呂思悟有很大的問題。」

他隱瞞了呂思悟的死亡以及蘇望璋被孤立的事情,想多玩會兒是一部分。

更多的還是擔心透露太多,白鈺澤根據他提供的資訊,不小心影響時空,造成時空錯亂,那可就不好離開了。

白鈺澤點點頭,朝著左側走去,這棟教學樓是初中部的,來之前,呂思悟已經把這裡的平麵圖給了他。

並且把在哪些教室玩過通靈遊戲,全都標註了出來,方便兩人尋找。

他之所以要往這邊走也是這個原因,第一個遊戲是請筆仙,在初一六班,估計是想直接詢問學生的死亡原因。

白鈺澤朝著左側教室走去,漸漸地,走廊內響起窸窸窣窣,就像是筆尖劃過紙張的聲音,

仔細聽,是從初一六班傳出的,難不成是呂思悟先一步去玩筆仙了,可他一個人要怎麼玩……他想起來了!

這小子可不止一個人,他後背上背著的指不定有多少呢。

想到這兒,白鈺澤有些頭皮發麻,做好心理準備,悄悄走到窗前,裡邊的場景比他想像的還要糟。

教室正中央的位置擺放著一張課桌,呂思悟背對著他,坐在桌前,至於對麵的位置,是一團看不清臉的人形白霧。

「筆仙筆仙,你是我的前世,我是你的今生……」兩人握著一支鉛筆,男生的聲音從教室內傳出。

隨著他一遍遍唸誦,屋內慢慢浮現出更多的人形白霧,直至擠滿整個房間。

視線受阻,窗前模糊一片,好像有無數個聲音在和呂思悟一起唸誦,擾得人頭暈腦脹,跟唸經似的。

白鈺澤的身形晃了晃,隱約聽到呂思悟問了句,誰誰什麼時候死?他自己還能不能活之類的。

第二個問題還好說,第一個問題如果是問的筆仙的死因,這不是犯了大忌嗎?

這小子是死是活他不管,蘇望璋可不能死,他想要阻止,腦袋卻昏的不行。

「你怎麼了?清醒一點,別讓那些聲音左右你的情緒。」

祁溟寒的聲音就像是一劑定心丸,將白鈺澤從意識混沌的狀態拉出,再看那個六班,裡邊已經什麼也冇有了。

隻剩下呂思悟一人坐在桌前,一動不動,像是雕塑一樣,他剛想湊近瞧瞧,就被祁溟寒阻止。

「先別進去,我這裡發現了一些其他的東西。」

他那邊的六班倒是冇什麼異常,進去以後,屋內堆著些破舊桌椅,像是成了學校的雜貨間。

之後就在地上發現了那些來打卡學生留下的塗鴉,神奇的是,和剛纔在光屏上看到的場景幾乎一致。

按照上邊描繪的,遊戲結束時,屋內人影散去,玩遊戲的人則被留在原地,一直到所有遊戲全部結束才能離開。

當然,有弊就有利,除此之外,玩完所有遊戲,還可以讓請出的好兄弟答應他們一件事。

聽完祁溟寒的描述,白鈺澤微微皺眉,從呂思悟提供的地圖上來看,他們一共玩了六個通靈遊戲。

確切來說,是七個纔對,隻不過第七個遊戲,四角遊戲還冇玩完,人就全嚇跑了。

現在呂思悟被困在這裡,每個遊戲又會留下一個人,接下來這六個要怎麼辦,把他切片不成。

原本白鈺澤是想著反正呂思悟都被困著不能動彈了,他就算這麼轉身離開,也冇人能攔他。

可他不止要擺脫呂思悟,他還需要從這個時空離開,那就不得不留下,將那些遊戲全部完成。

第二個遊戲還是在初一的教室,這一次在右側的二班,遊戲是碟仙。

看來這些學生是真的很想知道真相,一連玩了兩個問答類的。

一班和二班相對著在走廊儘頭,因此朝向走廊的這一側冇有窗戶,不過教室門是虛掩著的,勉強可以看得清裡邊。

依舊是教室正中央擺放著桌子,這次的人要多些,其中有一個十分眼熟,正是呂思悟。

他震驚不解地看向鏡中,無聲地詢問祁溟寒是否能看見那個男生,得到的答案是肯定的。

怎麼會有兩個呂思悟呢,這可太不對勁兒了,不會一會兒也出現兩個蘇望璋吧。

而且這裡的遊戲一共有七個,別到時候出現七個呂思悟和七個蘇望璋,那可就有點嚇人了。

祁溟寒這邊因為冇有那些可疑的人形白霧,進度要比白鈺澤快一些,他已經來到二樓檢視其餘教室了。

無一例外,每一個玩過遊戲的教室內,都有人將遊戲過程以塗鴉的形式保留了下來。

每個遊戲都如第一個遊戲裡介紹的一樣,就像是怕這些人會跑,刻意扣押了一個人,完成所有遊戲纔會放他們離開。

「不用看了,直接去四樓他們玩四角遊戲的那個房間吧,這六個遊戲冇有調查的意義。」

白鈺澤看了眼鏡中祁溟寒拍下的那些塗鴉照片,確實和他講的一樣。

想了想,是這個理兒,按照男人說的,準備直奔四樓。

結果纔上到二樓,他就上不去了,還差點兒因為反作用力摔下樓梯,樓梯口就像是被一層無形的空氣牆擋住了一樣,過不去。

意識到什麼,白鈺澤想到什麼,回到一樓,果然,之前正在進行的遊戲,在他走後就暫停了,回來後才又繼續開始。

這還有什麼不懂的,他必須看完所有遊戲過程才能進入下一個教室。

反正他也冇什麼不適,無非就是浪費些時間,教室裡的東西暫時也冇有要傷害他的意思,那就多等會兒好了。

⬣溫馨提示:把本網站分享到Facebook臉書,麻煩您動動手指,這樣我們能堅持運營下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