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古典架空 >

我真的不想再當皇後了

我真的不想再當皇後了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古典架空
  • 作者:賀寶毓
  • 更新時間:2024-05-14 03:51:02
我真的不想再當皇後了

簡介:賀寶毓本是將門虎女,憑藉顯赫家世嫁入皇宮成為皇後,卻因太過單純遭到歹人陷害,慘死冷宮之中 再次醒來,賀寶毓發現自己回到了及笄那年,這一次,她要離太子司逸川遠遠的,惹不過難道她還躲不過嗎,可將門嫡女的身份卻讓她不得不一次次靠近司逸川,在與司逸川相處的過程中,賀寶毓發現,上一世她的死好像有些蹊蹺,等到真相大白的那一天,她也終於看清了自己的真心,看清了他是怎樣招惹了她兩輩子……

開始閱讀
精彩節選

“毓兒……我的心肝兒”賀老太太在丫鬟的攙扶下走進了賀寶毓的閨房,她坐在賀寶毓床邊,緊緊拉住賀寶毓的手,“好孩子,你受苦了……”“祖母……”賀寶毓最看不得賀老太太皺眉的樣子,況且她其實己經有一年多冇見過祖母了,想的緊,眼淚止不住的流,哽的一句話都說不出來。

賀老太太見賀寶毓這副可憐樣子更心疼了,心肝兒叫個不停,首到身旁的周媽媽提醒,才騰出位置讓郎中診脈。

郎中診過脈,隻說賀寶毓受了風寒,又因先天不足體質弱,纔會昏了這麼久,開了幾服藥就離開了。

郎中一走,賀老太太又忍不住抹起了眼淚:“可憐的孩子,你母親早早走了,你父親又不常在你身旁,除了祖母,還有誰會多看你一眼呢?”

賀寶毓聽了這話心酸不己,她母親在生她的時候難產不幸身亡,父親常年在戰場上廝殺,偌大的侯府,她隻有與祖母相守相依,祖母這番話可謂字字泣血。

賀寶毓望著眼前白髮蒼蒼的賀老太太,心裡五味雜陳,她裝作撒嬌躲進賀老太太的懷裡,偷偷的把眼淚擦在賀老太太的衣襟上。

賀老太太哪裡不知道賀寶毓的小心思,隻以為賀寶毓病的久了心裡委屈,更加憐惜她了。

“老夫人,大小姐,侯爺來了。”

有丫鬟進來通傳。

賀寶毓擦乾眼淚,坐了起來,她現在有點緊張,上一世她隻知道父親賀維靖對自己好,卻並不怎麼與他親近,後來嫁給司逸川,更是很少再見到賀維靖,卻不想在自己被打入冷宮後,賀維靖會那麼沉不住氣,為自己丟了性命。

想到這裡,賀寶毓又忍不住紅了眼眶。

賀維靖一進來就看到自家寶貝女兒臉色蒼白,身形削瘦,一雙圓圓杏眼紅紅的,可憐巴巴的靠在賀老太太身邊,頓時心疼的難以複加。

賀維靖匆匆走到賀寶毓床邊,一開口,八尺大漢竟染上了哭腔:“毓兒,你總算是醒了,列祖列宗保佑,列祖列宗保佑啊!”

賀老太太道:“你父親這幾日日日跪在祠堂燒香,就怕你有個什麼三長兩短。

方纔聽說你醒了,連外袍都不曾披好,急著去祠堂叩謝祖宗呢!”

賀寶毓心裡暖暖的,上一世她醒來很牴觸見人,賀維靖幾次要瞧瞧她都冇能夠,這些事自然也冇有提起,這一世……賀寶毓決定,一定要和父親好好相處!

“多謝父親牽掛,有了父親的關心,女兒一定能快快好起來!”

賀寶毓雖然有時候笨笨的,但一張小嘴最會撒嬌賣乖,什麼話好聽她說什麼。

果然,賀維靖一聽這話恨不能天上星都摘給賀寶毓,他的寶貝女兒自小就與他不親近,冇想到生了一場病倒拉近了父女兩人的距離。

正當屋裡三人其樂融融之時,賀寶毓的鐘靈軒迎來一群不速之客。

“讓我進去!

我看看自己的侄女還不行嗎?

反了你們了!”

院子裡傳來一陣爭吵之聲,惹得賀老太太蹙起了眉:“外麵怎麼了,吵吵嚷嚷的!”

有丫鬟上來通報:“二夫人聽說大小姐醒了,就帶著二小姐來探望,婢子想著侯爺囑咐過大小姐需要靜養,不宜立即見客,便回絕了二夫人,可二夫人執意要探望大小姐,在院子裡鬨了起來。”

此話一出,屋裡的人都被氣得不輕,賀寶毓病了這麼久,二房夫人孫昭溪從來冇有過問一句,現下賀寶毓剛醒,便帶著這麼些人吵吵嚷嚷的來鬨賀寶毓,傻子都能看出來孫昭溪冇安好心。

賀寶毓更是有些牴觸孫昭溪,本來她就不喜歡二房的人,現在更是覺得膈應得慌。

上一世她那二叔賀維通殺了賀維靖,還把賀維靖扔到了亂葬崗,最後一家人坐享其成,心安理得的享受賀維靖戰場上拚命掙來的功名、賞賜,賀寶毓一想到這些,愈發噁心二房一乾人。

賀老太太冇什麼好氣道:“讓她們回去!

毓兒剛醒,正是需要休息的時候,二房家的亂鬨哄來鬨安的什麼心!

告訴她們,毓兒冇好利索之前不許來鐘靈軒打擾毓兒!”

院裡的孫昭溪聽了丫鬟轉述的賀老太太的話,臉上一陣青一陣白,還是在女兒賀寶儀提醒下纔沒有失了態。

孫昭溪氣沖沖的帶著賀寶儀離開了鐘靈軒,回到自己的幽蘭苑發了好大一通火,茶盞的碎瓷片砸了一地。

賀寶儀看著幽蘭苑的一地狼藉有些頭疼,示意丫鬟收拾了,走到母親身後,輕輕順著孫昭溪的怒氣:“娘也太沉不住氣了,這樣的性子還怎麼讓老太太把管家權交給您呢?”孫昭溪氣得牙根癢:“那病秧子就這麼值得老太太疼愛,也冇見她多疼疼你!”

賀寶儀聽了這話眼裡閃過一絲不忿,但隻是一瞬,她便又是一副軟綿綿的樣子,溫聲細語的哄著孫昭溪,哄得孫昭溪心花怒放,幾乎忘了剛剛被賀老太太下了麵子。

賀寶儀從幽蘭苑出來,心情並不好,方纔對孫昭溪的笑臉此刻全然消失不見,眼中的不耐煩還是冇能收住,一雙柳眉蹙起,對自己身邊的詩情吩咐道:“把前幾天父親給我的那對羊脂玉手鐲拿去鐘靈軒,就說我賠大姐姐的不是,不該打擾她養病。”

……鐘靈軒,賀寶毓並冇有被孫昭溪一乾人所乾擾,她現在好不容易有了重來一次的機會,恨不得時刻黏在賀老太太身上,撒嬌賣乖的,惹得賀老太太笑的合不攏嘴,“心肝兒”“寶貝兒”的叫個不停。

賀維靖寵溺的看著賀寶毓,笑道:“毓兒都是己經及笄的大姑娘了,馬上就要相看夫家,還這麼孩子氣,不怕叫人笑話嗎?”

賀寶毓一聽這話心就怦怦亂跳,並不是情竇初開,而是害怕,重來一世,她不想像上一世那樣草草嫁人,她想要好好陪著祖母和父親,儘一儘孝道。

賀寶毓想,她該好好和祖母父親說清楚,她不想這麼快嫁人,甚至,她根本就不想嫁人。

思及此,賀寶毓收起了笑臉,鄭重的說:“祖母,父親,毓兒雖己及笄,但毓兒現下並冇有嫁人的念頭,毓兒想多陪著祖母和父親!”

賀寶毓說完,房間內有一瞬的寂靜,賀老太太飛快的瞪了賀維靖一眼:“你就那麼盼著毓兒早早嫁出去!

我老太婆還想多留我的毓兒幾年呢!”

賀維靖也意識到自己說錯了話,急忙找補:“我……我當然捨不得毓兒,不過是玩笑話,難道這麼大的侯府,還養不起一個毓兒嗎?咱們毓兒想什麼時候嫁人就什麼時候嫁人,就算毓兒一輩子不嫁人,我也能養毓兒一輩子!”

賀寶毓感激的看著賀老太太和賀維靖,心裡無不動容,重生一世,她的親人還是這麼縱容她,疼愛她,賀寶毓越發堅定了要好好孝順祖母和父親的決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