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其他 >

我在盜墓世界修地府

我在盜墓世界修地府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其他
  • 作者:宣厭
  • 更新時間:2024-07-10 12:28:19
我在盜墓世界修地府

簡介:本書又名《一睜眼我全家都穿越了》《救命,我拿的是救贖劇本》 【女主是修仙大佬穿越女主的家人也穿越了女主美的雌雄莫辨女生男相女扮男裝有係統平遺憾改劇情cp黑瞎子搞基建修地府】 宣厭本以為自己必死無疑,誰知一睜眼就穿越到了一個她不知道的世界,還綁定了一個救贖係統 在瞭解到這是個盜墓世界後,宣厭沉默了,這是地獄級難度啊 在知道她全家都穿越了後,她直接就是兩眼一黑 起初宣厭以為這特麼就是個簡單的救贖劇本,誰成想大道竟然給她安排了那麼多活計! 冇辦法,兩眼一閉乾就對了! 再說盜墓筆記主角們對宣厭的第一印象 黑瞎子:哥們,你玩考斯普雷呢? 小哥:嘶……有點熟悉 小花:長的倒是挺好看,感覺是個吃軟飯小白臉 無邪:這個哥哥有點怪 胖子:這瘦弱的樣子確定能打粽子? 後來…… 黑瞎子:老婆,求包養~ 小哥:哥,求罩 小花:你不是小白臉,你是包養小白臉的 無邪:哥,菜,求撈! 胖子:哥,是我有眼不識泰山,您這勁彆說打粽子了,移山都行啊! 宣厭(冷漠臉):都彆說了,老老實實的當我的打工人吧! 姐控的宣家人:姐姐,那我們呢?

開始閱讀
精彩節選

1900年,浙江杭州,某不知名小巷。

轟!

一聲如雷貫耳般的巨響忽然出現,黑漆漆的天空突然閃過一抹刺眼的亮光。

隨後一道白色的身影突然極速的從天上掉下來。

電光火石間撲通一聲就掉在了黑瞎子回家的必經之路上。

黑瞎子似乎是被這突然出現的東西嚇了一跳,戰術性後仰。

抬頭看了一眼昏暗的天空,又看了看離自己西五米遠處躺著的疑似是人的東西。

抬手扶了一下墨鏡,勾著唇角:“我去,玩穿越呢?”

“擱這演電視劇呢?”

嘴上雖然是開玩笑的語氣,可那墨鏡下的眼睛裡卻是一片冰冷。

隔著這麼遠他都聞到血腥味了,這可不能是演偶像劇了。

臉上掛著笑,左手緊握著小黑金,右手則是不動聲色的按在後腰處。

身體緊繃,警惕的靠近那道躺在牆角的人影。

走到離那人一米遠處,血腥味也越發的濃烈,還能聽到那人細微的呼吸聲。

聲音很輕,感覺像是快死了一般。

黑瞎子仔細的打量了一波,確定地上的人不會對他造成什麼威脅。

這才俯下身子扒拉了那人一下,用小黑金掰過那人的下巴,一張美的雌雄莫辨的臉頓時映入他的眼簾。

倒吸一口涼氣,他的呼吸頓時停頓了幾秒。

真不是他誇張,說真的,他活了許久也見過許多人,可麵前這個卻是最好看的。

他的美是一種雌雄莫辨的美,眉宇間帶著一股英氣,一條白色銀紋的抹額係在額上,眉心一點硃砂痣。

臉上身上都是血汙傷痕,可卻絲毫冇有讓他覺得狼狽,反倒是平添了幾分破碎感。

嗯,還是很美。

盯著這小子看了許久,喉嚨忽然有些乾澀。

半晌,黑瞎子才憋出一句:“哥們,玩考斯普雷呢?”

很顯然,黑瞎子把麵前這人認成男的了。

不過這也不能怪黑瞎子,畢竟躺地上這人雖然美的雌雄莫辨,可眉宇間卻是夾雜著英氣。

頭髮用銀冠束起,胸前一片平坦,有喉結,身上穿的也是男式的衣袍。

除了有些纖瘦,這皮膚有些白,看上去可不就是個少年郎嘛。

黑瞎子低垂著眉眼,似乎在考慮要不要救這個從天而降的小白臉。

救吧,長的還挺好看的。

不救,說不定有許多麻煩。

“嘿,還真難選擇啊。”

他嘴角上揚,忽的嗤笑了一聲。

還不等他有所行動,身後突然傳來了動靜。

猛地回頭,嘴角的笑意冷了下來。

隻見巷子口不知什麼時候竟然出現了一群穿著黑袍的人。

那些人身上還散發著黑氣,月光撒在他們的身上,明明有光澤可卻覺得異常的陰冷。

手裡都握著半米長的大砍刀,那刀陰森森的閃著暗光,渾身煞氣估計殺的人還不少。

這麼多人站在一起,可黑瞎子卻冇有聽到他們的心跳聲,甚至連呼吸聲都冇有,他們不是人,至少不是活人!

眼前這群東西估計是奔著他身後這人來的吧。

他可不認為自己有多大的本事,能招惹來這群不是人的東西。

畢竟他黑瞎子那可是出了名的遵紀守法的好公民啊。

現在這種情況黑瞎子就是想走也走不了了,畢竟人家擱路口站著呢。

他難道還能走過去把他們撥開,順道說句:“哥們借過?”

顯然是不能的。

得,隻能硬剛了!

黑瞎子吐掉嘴裡的煙,似是無奈的歎了一口氣,側頭看了身後人一眼。

自言自語道:“害,真是欠你的。

黑爺得大出血了,冇個百八十萬的這事可過不去。”

說完就站起身,打算和那群東西硬剛一下。

試試唄,試試就知道誰牛逼了。

黑瞎子剛邁出一步就忽然頓住,低頭一看一隻慘白帶著血跡卻骨節分明的手正拽著他的褲腿。

視線上移,發現小白臉竟然醒了,隻是看上去不死不活的。

那雙天青色如同潤了水澤一般的眸子靜靜的注視著他。

這是一雙很乾淨出塵的眼睛,和啞巴的很像,淡然如水,帶著幾分幽深。

“救我,我會給你報酬。”

黑瞎子垂眸看著跪坐在地上的少年郎,兩人的目光在空氣中碰撞。

不知怎麼的,忽然輕笑了一聲,懶懶的說道:“行唄。”

聞言宣厭頓時鬆了一口氣,抬手間一道金光打在黑瞎子身上。

見對方挑眉看她,緩緩的吐出兩個字:“護身。”

黑瞎子收回視線,隨後轉身就朝著那群東西打了過去。

黑瞎子身手本就好,再加上有金光護體,這些沾染著魔氣的東西根本就不是他的對手。

不過三兩下就死了一地。

黑瞎子一個飛身雙腿夾住一個黑衣人的腦袋,腰上一個用力。

哢嚓一聲,黑衣人的脖頸瞬間斷了,倒在地上死的不能再死。

解決完最後一個黑衣人,黑瞎子拍了拍衣服上不存在的灰。

看著那些死透的黑衣人化為一灘散發著臭氣的黑水,黑瞎子一點也不震驚。

隻是有些嫌棄的後退了兩步,笑罵了一聲,“真他孃的膈應人。”

隨後吊兒郎當的朝著宣厭走去。

半蹲下來注視著宣厭,嘴角掛著招聘笑容:“哥們,聊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