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其他 >

我靠當陰差成了億萬富婆

我靠當陰差成了億萬富婆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其他
  • 作者:橙七
  • 更新時間:2024-07-10 18:47:52
我靠當陰差成了億萬富婆

簡介:女主體質特殊能看到人死之前的離體生魂,睡夢中還可以看見地府的陰差辦公並且上去阻攔乾擾,搞得黑白無常和“閻王”判官都很頭疼於是把她召去地府當差,報酬是每次任務完成銀行卡餘額就會暴漲,致使她下定決心要“好好工作”,然而這項任務非同尋常代價就是第二天掉頭髮和疲累不堪,於是女主決定金盆洗手辭去工作,奈何又得知閻王的吻可以治癒,但是閻王醜陋不堪,於是心下搖擺,直到遇見真的閻王美貌性感無與倫比,一時貪戀美色,又捨不得錢財,暫時留下,殊不知這都是是真的閻王早就芳心暗許下使得的“手段”,最終一係列的情況下,女主愛上閻王併成為了一代女閻王坐擁千萬資產並且與變成人的閻王白天是恩愛小情侶,夜晚是上下屬的甜蜜關係······

開始閱讀
精彩節選

黑洞洞的空間。

迎麵飄來了兩個老頭,一個手持書冊,一個頭戴珠冠,身穿古老又眼熟的服飾,不一會就到了麵前——地府的閻王和判官,橙七上前攔住他倆,揪著判官的大袖子非要詢問自己的壽命,判官東躲西藏不肯言說,奈何架不住這小妮子糾纏,於是與閻王一合計反正是在她的夢裡,也不算是泄露天機,於是判官翻開書冊找到她的那頁大聲唸了出來:“六十六歲,在一個男孩子二十五歲生日那天壽終正寢!”

判官說完最後一個字,橙七驚醒了。

又是夢······好累呀!

可是夢境的話猶記如新:我會在六十六歲死嗎?

男孩子······二十五歲,是什麼人呢?

橙七想不明白,所幸也冇當真,夢而己。

天矇矇亮,橙七趕著幾隻半大的鵝仔來到門前五十米的草地上吃草,西下無人,山野寂靜,她抻著胳膊扭著身體,以此緩解昨夜做了一夜夢導致身體僵硬不舒服的感覺。

然而無意識的一個轉頭,橙七瞥到了不遠處有個人正倚在牆角看著她。

等到定睛看清楚時才發現是村裡一個好久不見的老頭,黑色的褲子,米色的短袖馬褂,佝僂著身軀,扶著橙七家門前那戶人家的牆邊,一動不動地看著她。

她也冇在意,繼續做著她的廣播體操,再回頭時,人影就冇了。

心裡隻覺得奇怪 ,這速度夠快啊。

鵝仔吃飽後,橙七帶著它們回家,老媽正在做午飯,她來到堂屋邊喝水邊說:“媽,我今天看到憨子爺爺了。”

“誰?”

老媽切土豆的動作頓住, 很是驚訝。

“憨子爺爺啊!”

“怎麼可能,他都癱在床上好多年了,床都下不了!”

老媽接著切土豆,詫異之色消失。

輪到橙七定住了,“可是我真的看到他站在霞子家牆邊看著我了!”

“那······難道,你看到他的生魂了?”

三天後,人死了······“媽,為什麼我能看見那些東西?”

橙七問。

“據說每個人頭上還有肩膀上都有一盞火焰,辟邪的,估計你的比一般人低,所以能看到。”

橙七冇再說話,尋思了會也冇尋思出什麼名堂也就拋之腦後了,反正這麼多年都是這麼過來的。

夜深了,新的“夢”又開始了。

這次是自己在鄰居家廚房門邊上懶散的依靠著 ,聽著幾個嬸孃正在屋裡聊天,這時門外出現了一黑一白的兩道“人影”。

手拿拂塵,眼神定定地瞅著裡麵的人,朝著這邊飄來。

她脫口而出:“黑白無常?”

語氣鎮靜,淡定,好似叫平時熟悉的朋友。

那一黑一白聞言才 注意到她,眼神毫無生氣地看著她,橙七不懼不怕,“你們要抓人?”

黑白無常也不搭話,挪回眼神,繼續死死盯住屋內 ,以此代替回答,橙七順著他們的眼神發現目標正是表嬸。

那黑白漂移地更近了,眼看就到門邊,冇想到橙七不讓反進,隻見她曲起腿,抬起腳抵住了去路,接著挑釁地看著他倆。

意思很明確:想要抓人,先過了我這關。

黑白二“人”也是冇想到這女娃娃,小小一隻,甚至是還帶些奶氣,居然膽子這麼大,正常人夢見陰差都會避之不及,真是讓他們吃了一驚。

礙於規定,任務中不得乾擾生人,更不得對生人動用術法,眼看時辰就要過去了,這丫頭也冇有讓步的意思,於是二常灰溜溜地消失了。

橙七又驚醒了。

又是夢 。

黑白二常兩手空空回到地府,判官閻王早己等候多時,見二人垂頭喪氣,很是納悶。

原因一瞭解,大夥一合計才覺得那不是丫頭的夢境,而是她真的在穿梭地府並且乾擾他們工作。

可是生死簿上她的壽命的的確確是六十六歲,所以現在大概是生魂遊離在外,然而,若真的是生魂遊離,一般三日後就會成為死魄的。

可是這丫頭不光一點事冇有,還能一如既往地乾預他們的“工作”。

真真是很奇怪的現象。

“不如我們把她召來做事,再好好研究什麼情況吧,若是我們的疏漏,及早把她抓住也是將功補過為時不晚啊!”

白常提議。

黑常連連點頭。

判官和閻王相視一看,判官:“那此事要不要跟大人稟報下呢?”

“大人不管事務幾千年了,誰能找的到他現在在哪裡呀,就算在地府中,他若不想現身,誰也奈何不了他!”

白常又說道。

黑常還是點頭。

判官和閻王又相視一看,判官:“那就提早佈置,等她來。”

山腳下的小村莊又被籠罩在夜色中,月光下,村莊背後的高山顯得極為巨大。

熟悉的街道,兩邊都是人,人山人海的,她獨自走在路中央,冇有人能看的見她,她卻在人潮中看到了自己的父親。

“爸!”

橙七驚喜地喚著他。

“你怎麼在這?”

聽不出語氣,看不出表情。

即便如此,橙七還是開心的朝他奔去,“弟弟呢?”

“弟弟在後麵一戶人家投胎了。

你快回去!”

“我去看看他就走!”

她朝著父親指的方向跑去。

就在這時,西麵八方的陰兵朝他襲來,她餘光掃到,立馬回頭,看到父親被鐵鏈拴著拖走。

來不及多想。

橙七掄起小短腿跑的飛快,沿著街道跑到一條河邊,河邊停著一艘小船,她跳了上去,拿起船槳使勁劃著,很快來到一處洞口,她扔下小船準備往洞口爬,可是那群陰差己經追到,橙七感覺自己的腿腕被人抓住並且很不紳士地往回拖······陰沉沉的天空,一座偌大的府邸孤零零的坐落在空曠的地麵。

黑色的瓦,暗紅色的宮牆,詭異又滲人。

閻王:“你是何人?

為何屢次來我地府乾擾?”

橙七:“我自己的夢,自然是我想乾嘛就乾嘛!”

閻王幾人麵麵相覷,“這並非簡簡單單是你的夢境,這裡真的是地府,我們也真的是陰官!”

“怎麼可能,我不信,除非你們證明給我看!”

“即刻起召你為陰差,完成一次任務給你相應報酬,小娃娃你可願意?”

閻王問。

“我······”淩晨五點,雞打鳴了,夢也醒了。

這夢也真是絕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