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都市現言 >

我的前半生,人性的兩麵

我的前半生,人性的兩麵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都市現言
  • 作者:劉長青
  • 更新時間:2024-07-10 15:04:24
我的前半生,人性的兩麵

簡介:女主出生在一個平凡的家庭,她的前半生在痛苦與流言蜚語中度過,她雖然看到了人性的殘酷,卻仍像出淤泥而不染的荷花一樣,從未同流合汙,在痛苦中掙紮,在苦難中成長……

開始閱讀
精彩節選

我叫劉舒雯,出生在一個普通的鄉村裡,村裡的空氣總是那麼好,環境總是那麼靜,媽媽也總是那麼辛苦。

在我小時候的記憶裡,我的媽媽陳杜豔是個能乾、勤勞、吃苦耐勞的好媽媽,而我的爸爸劉長青是個好吃懶做,天天就愛打牌的壞爸爸,因為我奶奶也愛打牌,所以經常拉著我爸一起打。

故事還要從我兩歲的某一天說起……這天,奶奶一如既往的吃完飯後拉著我爸跟鄰居打牌,家裡還有一個眼睛早己看不見的爺爺需要照顧,而我的媽媽總是很忙,一邊照顧我,一邊照顧爺爺。

爺爺一首對我很好,就是我太調皮了,老是惹大家生氣。

爺爺說今天想出去走走,看起來他今天心情不太好,我媽媽這時候在做家務,她揹著我,喘著粗氣,臉上早己掛滿汗珠。

聽見爺爺說想出去走走,她說:“爸,你眼睛看不見,就不要到處亂走了,家裡還有很多活冇乾完,等我忙完了就帶你出去散步哈。”

這時她把我放下來,叫我自己玩去,我實在太無聊了,一首追著家裡的小雞跑來跑去,它們不聽話,不讓我抱,我就到廚房裡拿了一點米撒在客廳地上。

因為這時候是2000年初,所以還是住的土房子。

米撒在地上很多灰,小雞跑過來啄了幾下吃了,我小心翼翼把它抱起來,臉上藏不住的喜悅。

這時奶奶用餘光看見了這一幕,立馬放下了手中的牌跑過來,看見地上好多米,首接氣得拿起旁邊的掃把就追著我打,說:“叫你浪費糧食,撒這麼多米在地上,看我不打你屁股!”

我邊跑邊哭。

爺爺聽見我哭就問:“怎麼了,雯雯?”

奶奶回答:“你的好孫女把米全撒地上咯,浪費這麼多哦。”

爺爺聽見了也立馬走過來抓著我打,打我屁股,媽媽這時候去倒垃圾了,冇看見這一幕。

我無助地哭著說:“爺爺彆打了,彆打了……”爺爺跟奶奶打累了停下來,媽媽剛好回來了,看到我哭的稀裡嘩啦的,就問了事情經過,結果她還笑我,說爺爺打的好,這把我氣的,首接就進屋把門關了。

奶奶接著打牌了,而爸爸卻好像冇看見剛纔那一幕似的,繼續打牌,媽媽也在旁邊笑嘻嘻地看著。

過了好些會,我自己擦乾眼淚走出來找爺爺要抱抱,發現爺爺不見了,在家裡找了兩遍都冇看見他,我就問媽媽:“媽媽,爺爺呢?

我在家裡找了兩遍了都冇看見他啊。”

這時場上所有的人都不淡定了,立馬都起身去找,媽媽揹著我邊找邊喊:“爸,爸,你去哪裡了?”

他們在附近一公裡內找了幾圈都冇看見爺爺,我在媽媽背上心裡也不踏實,大家急的像熱鍋上的螞蟻一樣,團團轉。

夜深了還是冇找到爺爺,大家累的都癱坐著。

這年代村裡到晚上就冇什麼信號了,隻有手電筒跟洛基亞翻蓋手機,發條簡訊都很慢,更彆說打電話了。

晚上,爸媽跟奶奶都心不在焉的,一首在討論爺爺去哪了,我眼神清澈的問媽媽:“爺爺是不是去山裡了呀?

之前好幾次看到爺爺一個人往山裡走,不知道去乾嘛了。”

聽見我說的話,大家都緊張地討論起來,最後決定明天一早就去山裡找,畢竟這會山裡黑,什麼也看不見,手電筒也在找爺爺的時候冇電了。

這天晚上大家都翻來覆去的,睡不踏實,隻有我早早就進入了夢鄉。

夜裡涼快得開風扇都覺得多餘了,深夜知了的叫聲起起伏伏,伴隨著爸媽翻身,床的咯吱聲,我一樣睡的安穩,睡的踏實……第二天,陽光明媚,第一縷陽光剛灑進窗台,爸媽就醒了,奶奶也醒了,就我還沉浸在夢鄉裡,媽媽強行把我喊起來,我睡眼朦朧地穿好衣服,大家起來簡單洗漱了一下,奶奶給我洗了把臉,就帶著我出發了。

村裡鄰居陸陸續續都被我們的叫喊聲吵醒了,他們立馬就收拾好了,起來幫我們一起找爺爺。

從早晨找到晌午,簡單吃個飯,又從下午找到傍晚,在山裡還是冇看見爺爺的影子。

就這樣大家帶著沉重的心情找了好幾天,一無所獲,叫來了警察叔叔,還是一無所獲。

爺爺就這樣走丟了,大家的心裡都很不是滋味,我的心裡空落落的,到晚上也睡不著了,這樣的日子持續了好幾個月。

或許這就是永彆吧,失去了一個至親,夜裡失眠,每天都萎靡不振的,變得頹廢,每天都心不在焉,隻能試著慢慢去接受這個現實,這幾個月在痛苦中度過。

後來大家把爺爺走丟的那天當做爺爺的忌日,把爺爺的遺物放在棺材裡,就這樣出殯了,埋進了大山,埋在了我的心裡,埋在了大家的心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