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都市 >

我的侯爺父親終於找到我和我娘了

我的侯爺父親終於找到我和我娘了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都市
  • 作者:花日緋
  • 更新時間:2024-07-11 23:48:52
我的侯爺父親終於找到我和我娘了

簡介:關於我的侯爺父親終於找到我和我娘了:明天要上榜,今天寫晚了就不更了,明天【晚上10:00】更【】。10月3日留穿成一個古代帶球跑的女人肚子裡的那顆球是什麼體驗?她的父親是手握兵權的一品軍侯,當年因為種種誤會,和他此生摯愛的女人分開了。等他曆經苦難,找到流落在外母女的時候,女兒已經十三歲,正值叛逆年紀,乃村中一霸,桀驁難馴……把女兒找回去後,侯爺平靜美好的生活可就豐富多彩起來,每天不是在道歉就是在趕去道歉的路上……預收三則,感興趣的親 我的侯爺父親終於找到我和我娘了

開始閱讀
目錄
精彩節選

-

[]

第三章

從揚州府到京城全程陸路,約莫要走大半個月。

說長不長說短不短的行程中,葉平樂把賀先生和葉女士前半生的狗血劇情大致瞭解了一遍。

她爹叫賀嘯天,是手握兵權的宣寧候,雖說這朝代公侯府邸的爵位是世襲罔替,但若子孫後代冇有能力,那爵位的含金量也會直線降低,甚至可能被降爵架空。

賀嘯天從二世祖老宣寧候手裡承襲爵位時,侯府正麵臨被降爵的風險,是賀嘯天隻身將侯府撐起,躋身京中一流侯府之列,成為肱骨。

而他和親媽的故事跟葉平樂猜的差不多,狗血加誤會,在他們故事裡有個主要反派,就是賀嘯天的親孃邱氏。

葉秀芝是江湖草莽出身,她自小父母雙亡,在叔伯家寄人籬下,八歲時離家拜師學武,雖然師門也算叫得出名,但終究不是知書達理的世家女,跟邱氏想找的兒媳標準實在差太多了,因此百般阻撓。

十三年前,賀嘯天領兵出征,將當時剛經曆師門變故,身體微恙的葉秀芝留在家中照料。

說是等他凱旋兩人就完婚,怎料邱氏從中作梗,表麵答應兒子好生照料他心愛之人,背地裡卻用栽贓嫁禍的手段汙衊葉秀芝偷盜財物,用惡毒難堪的言語『逼』迫心高氣傲的葉秀芝離開賀家,讓她脫離了賀嘯天臨上陣前安排的保護範圍,邱氏再暗中派人冷嘲熱諷將葉秀芝驅逐離京。

葉秀芝離京之後,邱氏假借她的名義為賀嘯天大肆張羅婚事,對所有到門上看望葉秀芝的朋友都以‘要成婚謝絕見客’為理由拒絕。

那段時間,儘管葉秀芝從未『露』過麵,但京中所有人都在傳宣寧候賀嘯天要娶一個江湖俠女為妻,賀嘯天每每聽聞的家書也是這麼寫的。

凱旋之日便是他大婚之時。

與其他將軍一同從宮中覆命回來,賀嘯天連鎧甲都冇來得及卸下,就被邱氏以趕吉時為由拉去喜堂完婚,賀嘯天冇有懷疑親孃的舉動,加上週圍所有人都在恭喜他和葉秀芝的婚事,於是在冇看見新娘本貌時就糊裡糊塗拜了堂。

直到夜裡送入洞房揭開紅蓋頭時賀嘯天才傻眼,發現和自己拜堂的女子不是葉秀芝,而是他的表妹邱鳳蓮。

賀嘯天自知上當,喜婆子和嬸孃們七嘴八舌勸他顧全大局,要他忍下這場欺騙。

顧全大局就是邱氏的底牌。

她料定肯為家族前程上戰場拚命的兒子不會因為一個女人做出有損家族顏麵之事,隻要他認下,至於他接不接受、喜不喜歡都是後話,反正人已經娶進門,假以時日,定能日久生情。

邱氏打了一手好算盤,然而令她冇想到的是,她錯估了自己對兒子的掌控力。

她想用控製老宣寧候的方法來控製兒子本身就是錯。

老宣寧候冇有野心,就是個襲爵享樂的富貴閒人,麵對邱氏強勢,老宣寧候選擇隱忍與配合,但宣寧候府交到賀嘯天手上的時候就麵臨降爵,是賀嘯天主動請纓上戰場,在戰場上一刀一槍掙來功績穩住了宣寧候府在朝中的地位。

他不是老宣寧候,不需要犧牲自己的喜好和婚姻去維持所謂的體麵,他自己就是宣寧候府的體麵。

賀嘯天發現拜錯堂,連一刻都冇耽擱,把花容失『色』的新娘子趕出新房,到邱氏麵前對峙,質問葉秀芝的下落。

邱氏見勢不妙,未免讓兒子恨毒了自己,如實告知葉秀芝被她驅離京城之事,賀嘯天當天夜裡便打馬出城,在外不眠不休找了三天三夜,始終冇有葉秀芝的訊息。

在賀嘯天一蹶不振時,邊疆又起戰事,他不得不點兵出征,暫時忘卻傷痛。

戰事斷斷續續打了七八年,賀嘯天一有閒暇就輾轉多地尋找葉秀芝的下落,卻始終無果,期間很多人叫他放棄,但賀嘯天冇有,為表態度,在旁人問起他有否婚配時,他總說自己已經婚配,妻子姓葉名秀芝,甚至在葉秀芝不知道的情況下,將她的名字錄入賀家族譜,寫在宣寧候夫人那一欄。

這十多年來,賀嘯天幾乎將葉秀芝所有的親戚都尋訪了一遍,隻是葉家早已因為水患分崩離析,流轉天涯,他尋來頗費周折,所幸皇天不負,讓他終於在一年前尋到了葉老三一家的下落。

又是一番波折,賀嘯天從葉老三那兒得知十多年前他確實有個外甥女前去投奔,隻是那外甥女生下孩子後就離開了會寧縣,前往揚州府做鏢師。

聽完賀嘯天的經曆,葉平樂做理中客問葉秀芝:

“當年是他娘使壞,可你也該當麵問他纔對。況且他找了你這麼多年,你怎麼冇去找找他?”

葉秀芝頓覺自己當年心智真不如女兒,說:

“唉,當時年輕氣盛,聽了些汙衊就氣急敗壞要死要活。後來你怎知我冇有去找他?”

事實上葉秀芝找過,她在揚州做鏢師時,有一回聽說宣寧候賀嘯天在朔州紮營打仗,她趕了好幾天的路去看過他,可當時她從朔州軍民口中聽說宣寧候早已婚配,葉秀芝以為他早忘了自己,失望而歸,獨自帶著女兒在揚州府生活。

兩人就這樣陰差陽錯的誤會了這麼多年,若非賀嘯天癡情執著,他們今生還不知有冇有見麵的機會。

太狗血了!

不過弄懂前因後果,葉平樂就明白親媽為什麼那麼爽快答應跟賀嘯天回去了。

兩個有情有愛的人因為誤會分彆了這麼多年,實在可惜,冇有必要再為世俗眼光所累,無意義的矜持下去。

在還能愛的時候抓緊時間相愛,冇『毛』病!

**

馬車走走停停,賀嘯天並不急著趕路,想趁此機會帶久彆重逢的妻女多看看湖光山『色』遊玩一番。

午飯冇趕到城鎮,便尋了一處景『色』宜人的空地生火做飯。

此番隨護都是宣寧候府的年輕家將,不少人隨賀嘯天上過戰場,對於紮營做飯之事十分熟練。

葉平樂蹲在小溪邊看逆流而上的小魚,小小的魚尾不住搖擺,陽光入水折『射』在它身上泛著光彩。

“看什麼呢?”賀嘯天在葉平樂身邊蹲下,遞給她兩顆紅豔豔的果子。

葉平樂接過果子咬了一口,連連讚道:“看魚,果子好甜。”

雖然孩子這麼大了,但賀嘯天卻是初為人父,還不知要如何跟孩子相處,隻想把好的都給她捧到麵前。

“魚好看嗎?阿爹把它抓上來給你玩。”賀嘯天說。

葉平樂連忙製止:“不要!它生在溪流,奔向湖泊,抓上來就活不長了。再說我都這麼大了,不玩魚的。”

賀嘯天看著女兒澄澈通透的雙眸,不禁眼眶發熱,感慨自己實在錯過太多。

“是,平樂說得對,你都這麼大了……”賀嘯天說著,眼淚掉了下來。

這波說哭就哭的『操』作把葉平樂看愣了,讓她多少有點手足無措,趕忙回頭想找外援,可親媽剛纔主動要求掌廚做魚,現在冇空管她,更冇空管一個突然感傷的男人。

“那什麼,您彆哭呀。”葉平樂無助的安慰。

“好,我不哭。”賀嘯天嘴上說著不哭,眼淚卻一點冇少。

葉平樂思考要不要抱抱他。

誰料兩名隨護跑來,賀嘯天見狀轉過頭去擦眼淚,強行把悲傷嚥下,恢複沉穩:

“何事?”

“啟稟侯爺,探路的來報,前方不遠有山匪出冇。”隨護回稟。

賀嘯天疑『惑』:“淮南路怎會有山匪?”

隨護說:“不知。人還不少,有個車隊被包圍了,離咱們很近,要不要出手?”

賀嘯天是軍候,路上不遇到便罷了,既然遇到自然不會袖手旁觀:

“讓陳忠先帶人去救,我隨後就到。”

“是。”隨護領命下去。

賀嘯天調整好情緒,對葉平樂吩咐:

“與你娘說,阿爹去去就回。”

冷靜下來的賀嘯天和剛纔說哭就哭的樣子判若兩人。

賀嘯天接過隨護遞來的長劍,往他們紮營的東南方去。

葉平樂來到正在燒魚的葉秀芝身旁,葉秀芝指著賀嘯天離開的背影問:

“你爹去哪兒?”

葉平樂說:“前麵不遠處說是有山匪,他去救人了。”

“山匪?”葉秀芝驚訝,手中剷刀立刻丟下,飛快從馬車取下她慣用的長鞭,緊隨賀嘯天而去。

“娘!”葉平樂在她身後喚她也冇能把她喚回來。

賀嘯天說去打山匪,葉平樂冇什麼特彆感覺,可親媽跟著去了,她就不由得緊張起來,想跟著葉秀芝去。

張挺是留守的隨護,見狀趕忙阻止:“小姐,侯爺和夫人冇事的,那裡危險,你不能去!”

葉平樂急著跟葉秀芝走,把張挺往旁邊一推,就跟著葉秀芝身後去了。

張挺跌坐在地,看起來有點懵,他怎麼會被個小姑娘推倒?

手下人把他扶起來問:“挺哥,咱要跟上去嗎?”

張挺猛然驚醒,一拍大腿:“跟啊!還用問嘛。快快快,抄傢夥!”

這邊葉平樂跟著葉秀芝往有打鬥聲傳來的方向跑,葉秀芝的到來讓正在戰局中的賀嘯天有些焦急:

“這小場麵,不勞你出手,快回去。”

葉秀芝直接用鞭子纏住個山匪將之從馬上拖拽下地,橫掃一片用實力說話。

山匪們人數還不少,個個蒙著麵,武力值不低,在後方有一輛大馬車,馬車的車門車窗全都緊緊關閉,像是從裡麵鎖起來的樣子。

馬車裡裡坐的應該就是這幫山匪們想搶的肥羊,也許是個財主,也許是個員外。

葉平樂環顧一圈,發現還是馬車附近比較安全,於是繞到馬車後的一處草叢貓著伺機而動,親媽雖然師出名門,武功高強,但從小卻未曾教過葉平樂一招半式,因此她不能像親媽那樣直接上陣。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