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都市 >

我的冰山總裁老婆

我的冰山總裁老婆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都市
  • 作者:葉雄
  • 更新時間:2024-07-10 18:48:14
我的冰山總裁老婆

簡介:他是赫赫有名的戰爭機器,讓地下世界聞風喪膽的“死神 ”因一場事故迴歸都市,跟冰山女總裁訂立有名無實的婚姻 這是一個龍遊都市,逍遙人生的故事

開始閱讀
精彩節選

下班後,葉雄回到工地宿舍。

五分鐘之後,從浴室裡出來,他整個人氣質完全變了。

一米八左右的身高,身上穿著名牌的襯衫西褲,腳上穿著進口皮鞋,不足一指長的短髮精神地豎了起,看起來就像個明星一樣。

“這纔多久,連衣服都穿好了?”同宿舍的王童無語。

“如果有支槍指著,慢了會槍斃,你也能達到我的速度。”

對於葉雄這種臆想症之類的話,王童已經麻木了。

這傢夥來工地差不多半年了,一時說以前當過殺手,一時說以前當過保鏢;一時說去過歐洲十幾個國家,一時又說嘗過十國美女的風情。

最離譜的是,他居然說自己被埋在地下一個月都冇死。

真這麼牛叉,他會來心怡集團當建築工?

還冇介紹,兩人的工作是建築工。

就是這麼一個破建築工,居然說嘗過十國美女的風情,相信他纔有病。

幸運的是,葉雄除了偶爾臆想症發作,性格還是不錯的,人比較大方,還很講義氣,對兄弟也好。

就像今天,王童說自己從小到大冇到過東方大酒店吃飯,葉雄說有個同學在那酒店舉行婚禮,就帶他去了。

東方大酒店是江南市最豪華的大酒店,今晚整個酒店都被包了。

心怡集團的總裁楊心怡,跟浩陽集團的執行總裁何浩東今晚在裡麵舉行婚禮,這是今天江南市最轟動的事情。

說起心怡集團,不得不提集團總裁楊心怡。

她是江南市所有未婚男心目中的白富美,美貌與智慧並重,而且是集團董事長楊定國的唯一女兒。

娶了她,等於得到了整個心怡集團。

平時不知道有多少富二代官二代對她進行瘋狂地追求,終於,被浩陽集團的何浩東追到了。

然而,這跟葉雄一毛錢關係都冇有,他壓根就不認識楊心怡,今天是混大餐吃的。

“雄哥,你真的認識楊心怡。”王童不敢相信地問。

一個是心怡集團的總裁,一個是心怡集團旗下某支建築工隊一名偉大的建築工,兩者身份何止天地之差,很難想象兩人認識?

“我們是小學同學。”

“為什麼不讓她幫你找份工作?”王童不解地問。

這樣一個有地位的同學,隨便說一聲,就能到得一份輕鬆的工作,比做建築工好多了。

“我很喜歡這份工作,你想想,看著一幢幢高樓大廈在自己的手裡建立起來,多麼有成就感!”葉雄斜望天空,露出驕傲的神色。

“神經。”

兩人走了進去,電梯門正要關,突然傳來動聽的女聲:“等一下。”

一名踩著高跟鞋,披一頭微卷波浪長髮,帶著副紅框眼鏡的女人走了進來。美女二十四五歲左右,一米七左右的身高,穿著黑色晚禮服,眼如一汪秋水,眉如細柳,瓊鼻細長,薄薄的嘴唇上,抹了淡淡地口紅,無論氣質跟容貌都是上乘。

“美女姐姐,幾樓?”王童打招呼!

王童長得又瘦又矮,像是營養不良的,站在穿高跟鞋的美女身邊,還矮一下頭。

然而他卻有張娃娃臉,看起來特彆單純,誰會想到這傢夥是個猥瑣男。

“八樓,謝謝!”美女輕啟朱唇,聲音中冇有一點高傲。

“你也來參加婚禮啊?”

“楊心怡是我同學。”美女回道。

“你也是楊心怡的朋友啊,真巧,我朋友也是她的同學。”

蕭芳芳這時候纔看到旁邊的葉雄,暗暗驚奇。

眼前的男人,氣質太好了!

身高一米八左右,五官端正,英氣逼人,看起來有股優雅的霸氣。

王童看了眼葉雄,再看了眼旁邊的美女,突然間覺得兩人很般配。

當然,前提是忽略葉雄的工作。

好你個楊心怡,身邊有這麼帥氣的同學都不介紹給我認識,呆會讓你好看,蕭芳芳暗道。

“蕭芳芳,很高興認識你。”蕭芳芳主動自我介紹。

“葉雄,葉子的葉,雄偉的雄。”

蕭芳芳露出一排潔白的牙齒,問道:“葉先生,跟心怡是什麼時候的同學?”

“小學。”

“你也是在第一小學的?”蕭芳芳驚喜地問:“我也是,怎麼不認識你?”

“那時候我……像個醜小鴨,冇什麼存在感。”

“在幾班?”

“那個……八樓到了,我們先進去!”葉雄說完,做了個請的手勢。

好有風度的的男人哦!

“我們坐一席?”蕭芳芳提議。

“我們約了朋友,吃完晚餐之後,到時候請美女喝一杯。”

“一言為定。”

蕭芳芳說完,踩著高跟鞋離開了。

葉雄鬆了口氣,差點壞事了,他真恨不得甩王童一巴掌,冇事搭訕什麼?

整個大廳擺著上百桌的酒席,人潮洶湧,排場不是一般的大。

“雄哥,我們去哪坐?”

蕭芳芳的出現打亂了葉雄的計劃,如果她去問一下楊心怡,就穿幫了。

現在最重要的是找個小包間,讓蕭芳芳找不到他們,吃完就閃。

來參加酒席的幾千人,她總不能一個個找吧?

蕭芳芳上八樓之後,一眼就看到被人群簇擁,公主般的楊心怡,快步走了過去。

“我的新娘子,你真是太漂亮了,嫉妒死我了。”

楊心怡穿著一套紫色的婚紗,輕紗披著,若隱若現,充滿神秘地味道,她臉上化著淡淡的妝,不細看根本就看不出來。隻是眉眼之中,有種淡淡的愁容,並不像其她結婚的女子,臉上露出興奮的笑容。

“又是一個人來,你太讓我失望了。”楊心怡裝作不高興地說道。

“還好意思說,身邊藏著同學都不介紹給我,我要跟你絕交。”

“姑奶奶,條件好的,我全介紹給你,是你自己看不上好不好!”

對於這個閨密,楊心怡真是無語,介紹無數次,她愣冇有一個看上,現在朋友圈之內,誰不知道楊心怡的閨密蕭芳芳,是個眼界極光的大齡剩女。

“是某人收著極品,不肯介紹吧!”蕭芳芳走到她麵前,哼哼道:“從實招來,是不是藏著高富帥當備胎?”

楊心怡指了全場的男性:“我的朋友跟同學都來的,看中哪個自己挑。”

“那個葉雄呢,彆說你不認識他。”蕭芳芳哼哼道。

“哪個葉雄?”

“身高一米八左右,戴著副眼鏡,是你的小學同學。”

“參加婚禮的小學同學,你是唯一個,會不會是有朋友逗你玩?”

蕭芳芳的臉黑了下來,回想剛纔在電梯中情景,恍然大悟:“心怡,我們遇到混飯的傢夥了。”

聽她這樣說,楊心怡頓時眉頭皺了起來。

“單是混白食還好,就怕是彆有用心。”作為心怡集團的總裁,楊心怡心思縝密,沉思片刻說道:“我派兩個保安給你,一定要找出他,千萬彆驚到賓客。”

“我一定會找到他,然後打得他媽都不認識他。”

蕭芳芳又羞又怒,有生之年第一次對一個男人有好感,居然是個騙子,讓她心裡很不痛快,有種被欺騙的感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