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都市 >

吞噬洪荒,雲霄仙子的貼身小徒弟

吞噬洪荒,雲霄仙子的貼身小徒弟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都市
  • 作者:敖燁
  • 更新時間:2024-07-10 18:47:09
吞噬洪荒,雲霄仙子的貼身小徒弟

簡介:敖燁重生洪荒,成為了一隻小小的虺 紫霄宮三講之後,僥倖拜師雲霄成為截教三代弟子 就在以為憑藉前世記憶,活出精彩一生之際,無奈發現洪荒隻講跟腳 一隻小虺不能翻江倒海,唯有躲在暗處瑟瑟發抖 幸得吞噬道果轉變局麵,從此截教最強三代弟子應運而生,從此搶靈寶、奪天仙、鬨天庭、懟天尊一發不可收拾 “那年我雙手叉腰,不知三隻眼、孫猴子、小哪吒…哪一個纔是對手 ”——《敖燁仙帝精彩語錄》

開始閱讀
精彩節選

“發達了,發達了,這次真的發達了。”

敖燁喊了許久終於確認這是一座未出世的仙島。

俗話講得好地侶法財。

有仙府在,日後修煉的速度自然也會快上許多。

哈哈哈哈——敖燁大笑數聲,才平緩過來激動人心,盤膝坐地吸收起先前吞噬之物。

倏地,他周身仙氣環繞,盤旋出無數淡藍色陣符,識海中逐漸構建起仙島陣法的輪廓。

僅僅用了片刻功夫,敖燁驚訝地發現,他己領悟了這座先天大陣的些許皮毛。

雙指一抬,頓時,模擬出了此處大陣的部分玄妙,所行之事宛如喝水吃飯般簡單。

“吞噬道果果然不凡!”

“我隻需要每日吞噬大陣,總有一天就能徹底控製住此座仙島。”

敖燁起身朝著大陣走去,他當下修為太低。

隻有真仙境。

當然,他也隻能修煉到真仙境。

在這太乙賤如狗,大羅滿街走的洪荒世界,敖燁就是一個小卡拉米。

“玄仙,金仙,太乙金仙,大羅金仙,混元大羅金仙。”

敖燁掰著手指頭數了數,怕是隻有修煉到太乙金仙才配在洪荒行走。

“來吧,我要煉化你!”

敖燁大吼一聲,指尖再度生出吞噬黑洞點在大陣上。

吞天噬地,萬物如一,吞噬先天大陣,陣道修為提升…時光如風,轉眼十年。

敖燁終於徹底掌控了這座先天大陣,取名先天癸水乙大陣。

“哈哈,終於將此地陣法煉化成功。”

敖燁心情大好,決定先去巡視一下自己的家。

勾勾手指喚來了當初嚇他一跳的白鹿坐了前去。

“嘶嘶~”白鹿兩隻前腳不停刨地,回頭怒視敖燁,混蛋,你快下去。

“彆鬨,家師雲霄你隻要乖乖跟在我身邊,日後保你吃香的喝辣的。”

敖燁大喊一嗓子。

“嘶嘶~”白鹿重重地噴了一口鼻息,眼中帶著似信非信之色,真的?

敖燁自信地拍著胸口,指著前方,笑道:“家師雲霄豈會騙你?

走著!”

“嘶嘶~”白鹿信了敖燁的鬼話,乖乖向前走,毫無怨言。

如此一來,一鹿一虺信步參觀起仙島。

“聚靈草、養魂花、蠻歌花、火心七葉花…”“我去,好多仙草。”

“吞!

吞!

稍後,我要將你們全吞了!”

敖燁望著眼前遍地仙草,心癢難耐。

奈何,他隻是個虺。

就算將這裡所有的靈草吞掉,也無法突破跟腳的枷鎖。

還隻能老老實實地當一隻虺!

“天道不公,何其悲涼。”

“要是我爹是祖龍,還愁大羅不可期?”

敖燁坐在白鹿身上不停抱怨。

咣噹——白鹿不知道踢到了什麼東西,傳出一陣金屬聲打斷了敖燁的幻想。

“法寶?”

敖燁手掌向上一揮將其拿到手中,發現竟是半截殘劍。

他連忙展開神識掃蕩,片刻功夫就又發現了數個失去靈韻的法寶碎片。

“不好,莫不是有人?”

敖燁心頭一凜躍到半空,再次吼道:“家師雲霄還請閣下出來一見。”

“家師向來護短,你我莫要傷了和氣。”

結果敖燁又喊了半天,還冇人回答。

“找!”

“那人不肯定出來說話,定是想要暗算我!”

突然,他發現了不對勁,眼中同時閃過一抹異樣。

仔細看去,下方的深坑盆地不像是自然演變而來。

反而更像是被巨大的能量轟出來的。

“難不成,這裡是上古戰場?

仙島也是被人砸進海裡的?”

想到這裡,敖燁身子立馬就冒出一股涼氣。

能將一整座島嶼轟進海裡。

那會是多恐怖的威能,最起碼他一個小小真仙做不到。

“嘶嘶~”白鹿突然對著敖燁嘶吼一聲,前蹄不停地在地上猛刨。

嘎達——一個白磷磷的骨頭,被他從地上用力拽了出來。

然而,不論它怎麼用力,那骨頭就是拔不出一絲一毫。

“起開!”

敖燁揮揮手指攆開白鹿,凝聚出法力大手抓向妖骨。

用力那麼向上一拔,結果…冇拔出來。

“嘶嘶~”白鹿叫了一聲,眼神滿是譏諷。

“哎呦…”“還挺深!”

敖燁隻覺一陣臊得慌,連忙認真再度加**力。

轟隆…轟隆…白骨越拽越深,一寸一寸宛如錯綜複雜的樹根,“嘩啦啦”牽扯出一方土沙。

“嘶嘶~”白鹿區區一個普通靈獸,何曾見過這種巨物,嚇得不停嘶鳴連連後退。

敖燁臉色微變,從天上看去。

那堆白骨,竟是一隻長著雙翅足達十丈的巨大妖骸,渾身上下散發著恐怖威壓。

“要是我能吞噬這骨頭架子,肯定能提升我的血脈。”

敖燁兩眼放光首呼可惜。

話說回來,這等恐怖的巨獸從哪裡來的?

沉思之際,忽見巨獸坑下折射出一道金光,低頭看去竟是一座座破碎的宮殿。

敖燁又是一驚,忽然,腦子閃過一件大事,心中更隱隱有了猜測。

破敗的宮殿前,橫七豎八的石柱上仍舊依稀可見一些題詩:“天仙統領,大道綱維。”

“稟九炁之元靈,聚清微之妙奧。”

敖燁嘴角上揚,自通道:“我想我知道這座島是誰的了。”

神識一閃,果真發現了一具修長的屍體。

除了半邊被燒燬的臉頰外,屍骨似活著一般無二。

身上穿著青色道袍,臉色如溫,安詳地坐在蒲團之上。

盤膝的雙腿上,橫放著一根土黃色柺杖。

“是他,真的是他。”

敖燁站在屍體麵前不敢再上前半步,反而恭恭敬敬對著屍體拱手道:“雲霄首徒敖燁見過東王公!”

嗡——屍體聽到敖燁的話,好似活過來了一般,散發著恐怖道韻。

如同心跳般,噗通…噗通…噗通…半晌後。

又自頭頂百彙懸起一抹靈識,冇入了一旁的向陽神花。

隨即,屍骨化為虛無,徹底消散於世間。

咣噹——柺杖落在地上,咕嚕嚕地滾到敖燁的腳尖。

“哈?”

“嚇我一跳。”

敖燁拍了拍胸口,還以為東王公會突然發難搞死自己。

撿起柺杖笑了笑,冇想到,是虛驚一場。

正想著上前去檢查一下那朵向陽神花時,身子一頓死死盯向手中柺杖。

“若上麵那位是東王公,那根柺杖不就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