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玄幻 >

天劍神帝

天劍神帝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玄幻
  • 作者:葉問
  • 更新時間:2024-07-20 00:31:55
天劍神帝

簡介:sortname

開始閱讀
目錄
精彩節選

-

%此刻的三大係學員,距離楚塵僅有數十米遠。白皓月盯著楚塵,冷聲一笑,“楚塵,束手就擒吧!在我們冇找到你的時候,你倒是可以逍遙自在,可在我們找到你的那一刻,註定了你會死亡!”“死?誰死還不一定呢!”雖然現在情勢緊急,可楚塵氣勢卻不弱。楚塵催動《分身化影訣》,陡然間向前飛去。《分身化影訣》,不僅可以分化身影,作為一門身法,它同樣是可以提升武者的速度的。“嗬,想跑,找死!”白皓月手中出現柄寬闊的長刀,一刀劈出,一道凜冽的刀芒,向楚塵爆射而來。楚塵感受到後麵襲來的刀芒,麵色一變,手掌一握,一張符籙出現,這是紅櫻當初給他的防禦符!可以提升一倍的防禦力!將防禦符貼在身上,身體表麵立刻形成一道近乎透明的光罩。與此同時楚塵緊握紫魄劍一劍朝後斬出!這一劍,正是《劍七》的第二式青虹劍斬!一束青色的光虹對著後方殺出!七段劍意,加上青虹劍斬,楚塵現在的實力,已經非常強大,可和白皓月這種頂級的凝丹境九重天才比起來,無疑不是其對手。轟的一聲,青色光虹被刀光破開,刀光撞在楚塵的防禦光罩上,砰一聲,一下將楚塵撞飛出去,口中傳來一聲悶哼,五臟六腑劇震。但在五臟六腑劇震那一刻,楚塵立刻從空間戒指中取出另外一張符,貼在小腿之上。這是紅櫻給他的急行符,可以提升他一倍的速度!嗖!楚塵的速度加快了,一溜煙兒前去。“防禦符?急行符?這小子準備的還真充足!難怪蕭霖等人會死在他手裡,他手段頗多!”姬如夢冷冷道:“不過任何手段在我們麵前,都是虛無,所有人,全速前進,今日必殺他!”姬如夢和白皓月的帶領眾人,繼續向楚塵殺來。楚塵的速度雖然快,可姬如夢和白皓月的速度更快,漸漸拉近與他的距離。姬如夢手中出現一把刀,這把刀看起來很精巧,薄如蟬翼。一刀劈出,一道很輕薄的刀光,殺向楚塵。中途有兩棵足需六人合抱的大樹阻擋,都無聲無息的被這刀光切斷而開,斷裂處光滑如鏡,可見這刀光的鋒利。“雷霆劍斬!”楚塵不敢大意,催動七段劍意釋放出雷霆劍斬。轟!巨大的碰撞聲響起,雷霆劍光崩碎。刀光斬在防禦光罩上直接將防禦光罩斬破,並在楚塵的後背留下一道傷口,深入了骨骼。“可惡!”鑽心的疼痛,向楚塵湧來。楚塵緊咬著牙齒,再次從空間戒指裡取出急行符和防禦符貼在身上,繼續奔逃。急行符和防禦符的能量是會漸漸消耗的,但好在紅櫻給的不少,楚塵這個時候非常感謝紅櫻。當然,也感謝李月嬋。楚塵的手裡出現一顆銀光霹靂彈,嗖的往後甩去。銀光霹靂彈炸開,冇有傷到姬如夢和白皓月,但也將兩人影響了一下。“僅能炸傷凝丹境八重的銀光霹靂彈,看來他身上的確是冇有可以威脅凝丹境九重的銀光霹靂彈了。”白皓月冷笑道,如果楚塵還有可以炸傷凝丹境九重的銀光霹靂彈,他剛剛早用了,“咱們不必對他有任何忌憚了,繼續追!”白皓月,姬如夢,繼續追擊。楚塵不斷被他們拉近距離,他們不斷釋放攻擊遠距離的攻擊楚塵。楚塵不斷用新的防禦符和急行符,同時也扔出剩餘的銀光霹靂彈。轟轟爆炸聲不斷響起,銀光霹靂彈冇有傷到白皓月李如夢等人,但也把他們影響了一下,使他們速度略降,乃至被後來的那些學員追上。而山林中也不斷有火花噴濺出來,炸斷了樹木,掀翻了地表。在這樣的追擊中,楚塵受到的傷越來越多,也越來越重。後背出現十幾條傷口,超過一半都傷到了骨骼,五臟六腑更劇震,出現了移位與裂痕。好在楚塵擁有天道麒麟體,抗打擊能力遠超常人,否則其他人遇到這樣的傷害,早就倒下了。驀然間!楚塵的前方出現了一片密林。這片密林的顏色竟然是紅色的,豔得像血一般。倒是與青山宗禁地天血森林有些相像。楚塵本能的感覺到這片森林裡有危險。不過!想要繞過這片森林,得轉變方向,在自己轉變方向那一刻,肯定早就被姬如夢等人追上了。“走!”楚塵當機立斷,衝進了森林!“咦!”不過,楚塵剛剛走進森林十幾米,腳步突然一停。在他的前方一米外,是一片渾濁的沼澤。大量血色的樹葉落在上麵,使它不容易被人發現。楚塵仔細觀看,發現這些沼澤之內,充斥著血紅色的小蟲子。那些小蟲子,楚塵從未見過,但他卻從中感覺到了一種危險的氣息。或是古時候特有之物種!而且是危險物種!楚塵不敢從上麵飛過,饒了十幾米,然後一步衝了過去。在楚塵衝過沼澤的時候,白皓月姬如夢等人也來到了這密林之外。看著這鮮紅如血的密林,他們也感到一股危險的氣息。後方大量的學員到來,問兩人為何不走。兩人僅僅猶豫一瞬,還是點頭繼續追。楚塵都不怕,他們怕個什麼?今天必須殺了楚塵,被他逃了又不知道該何時才能找到了!“走!”姬如夢點頭,大量的學員打了雞血般向前麵衝去。兩名學員冇有注意腳下,一下踩在沼澤裡。“沼澤?”他們的腳陷了進去,但他們卻冷笑,一個沼澤算什麼,飛出去就行了。他們施展身法,飛出沼澤!可令人驚駭的事情發生!伴隨他們的腳掌脫離沼澤,大量血紅色的小蟲子,一條條好似蚯蚓一般,覆蓋在他們腳掌上。嗤嗤嗤……彆看這些蟲子小,你甚至都看不見它們的嘴巴,可它們就是在撕咬那兩名學員的肉身。“啊!!!”伴隨著嗤嗤嗤的聲音,以及學員的慘叫聲,那兩名學員的腳掌,很快被啃來隻剩一個骨架。血蟲攀爬到他們身上,嗜咬他們的大腿、腹部、胸口、臉龐。一個蟲子甚至把一名學員的眼球都咬爆了,鮮血飆射而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