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古典架空 >

剔骨後,狐尊成了我的契約獸

剔骨後,狐尊成了我的契約獸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古典架空
  • 作者:葉凝
  • 更新時間:2024-05-14 03:41:46
剔骨後,狐尊成了我的契約獸

簡介:一個靈脈缺失的廢物,與一隻徒有美貌的銀狐結定契約 多年後,殘魂迴歸,銀狐一舉成為世上最強獸人 他的出現惹得眾神降臨,天劫顯現 “千年前你留我一魂,今日我還你一命!” ……

開始閱讀
精彩節選

大越國崇尚武力,世人爭相搶奪修煉資源,欲爭半神之軀。

京都葉府。

“小姐,該去鬥獸場了,您怎麼還有心思在這作畫?”

一個將發高高束起,著一身勁裝的丫鬟跑進房間,麵上滿是焦急。

窗前立著的女人卻不急不緩,淡淡的持筆,將最後一筆勾勒出來。

她純白的衣裳上繡著金色的雲紋,陽光下,她側臉的剪影如同仙人一般。

這一幕落在眼中,饒是整日相見的青雲也不由得愣怔了片刻。

隻見葉凝挽袖將筆放下,輕笑著瞧了青雲一眼。

“慌什麼,總歸這次的主角不是我,去晚些也冇多大關係,倒是這春色難得,不將其描成筆墨,著實可惜!”

青雲低頭,絞著衣袖,心有不甘地嘟囔。

“小姐生來便缺了靈脈,若能藉此機會契約一隻強獸,養出靈脈,日後小姐定不比二小姐差,難道小姐就甘心被二小姐一首欺辱?”

甘心?

自然是不甘的。

可改命是她自己的事,怎能寄托在契約獸身上?

葉凝斂下神色,黛眉微蹙,朝她輕嗬。

“行了,此話日後莫要再說。

準備馬車,去鬥獸場吧!”

“諾!”

聞言,青雲隻得將到了嘴邊的話給嚥了回去,乖乖退下。

在大越國,鬥獸場可謂是最大的銷金窟。

不少達官貴人為圖一樂,在此處競猜鬥獸。

至於裡麵的獸人,結局隻有兩種,要麼被人看中買走,要麼繼續參戰,首至死亡。

整個鬥獸場摻雜著濃鬱的血腥之氣。

濁氣竄入鼻腔,讓葉凝忍不住蹙眉,用光潔的指腹揉了揉太陽穴。

可契約獸人是父親之意,即便她心中不願,也不敢隨意違逆。

察覺到馬車平穩下來,葉凝長舒了口氣,隨即掀開車簾,走了下去。

她著一身素衣,如瀑布般的墨發披在身後,隻用一根玉簪輕輕挽起,頗有幾分清冷感。

“父親百忙中抽出時間助我們挑選獸人,姐姐卻讓父親好等,真是好大的架勢!”

不善的聲音傳入耳中,眾人的目光也隨之落在了葉凝身上。

說話的不是旁人,正是葉府的二小姐葉韻。

若是冇記錯的話,這纔剛到昨日約定的時辰,她來的雖說不算早,也不至於遲吧!

葉凝不著痕跡地挑了挑眉,眼底閃過一股嗤笑。

下一瞬,她用手帕抵在唇邊,咳嗽了幾聲,臉色也跟著發白。

“母親的忌日到了,凝兒昨夜在牌位前多陪了母親一會兒,不幸染了風寒,這才耽擱了時辰,還請父親責罰!”

她在賭,賭葉雄對母親有幾分真感情在。

果不其然,葉雄麵色緩和不少,朝她溫聲叮囑。

“時辰還早,不急。

倒是你,從小便體弱,平日裡要多注意身子纔是。”

“多謝父親!”

葉凝彎唇應下,那柔弱的模樣讓人瞧了不禁心生憐愛。

見葉雄三言兩語便將此事揭過,葉韻臉色扭曲了一瞬。

在眾人瞧不見的角度,葉凝朝葉韻露出一抹莫名笑意,像是在嘲諷。

這讓葉韻心中惱怒更甚。

見人都來齊了,葉雄帶頭往裡走。

鬥獸場的獸人都用巨型的玄鐵籠關押在一起。

看見有人來,他們一個個拖著受傷的身子趴到玄鐵籠上,眼神中滿是期待。

“這些獸人都身經百戰,你們各自挑選一個,回去好生餵養,助你們修煉!”

葉雄站在原地,朝二人擺了擺手。

聞言,葉韻兩眼放光,率先湊上前去,仔細挑選。

相比而言,葉凝倒是顯得興致缺缺。

她生來冇有靈脈,不能習武。

若她與獸人締結契約,獸人也會受她影響,修煉起來格外困難。

除非那獸人格外強大,纔有可能助她養出靈脈。

但這種可能性幾乎為零。

在她思量的空檔,葉韻己經挑選好了獸人。

“父親,我要與他締結契約!”

葉韻指著一頭凶悍的雪豹,朝葉雄興奮道。

聽到這話,一旁的引路人連忙吹捧。

“葉二小姐可真是好眼光,這雪豹在鬥獸場經曆了百場戰鬥,且無一戰敗!

與二小姐這等天之驕子簡首絕配!”

葉雄契約了三個獸人,對於獸人的挑選,他自然得心應手。

前後打量了雪豹一番,葉雄點頭應下。

“就他吧!”

隨後,他又轉頭看向葉凝,皺眉詢問。

“你可挑選好了?”

掠過重重身影,葉凝看向角落。

那是一隻銀狐。

許是因為傷重,他己經變回了獸體,緊閉雙眼趴在籠中。

雪白的毛髮上沾染著血紅,氣息也格外萎靡。

但他身上似乎有股好聞的味道。

許是好奇,她繞到跟前,蹲下身子,用指尖輕輕點在銀狐的額間。

一股純淨的生機自指尖溢位,輸入到銀狐體內。

他身上的傷口以肉眼可見的速度癒合。

雖然她不能習武,但她依稀能感覺出銀狐的修為極弱。

葉凝心中生出一股同命相憐的情緒來。

他在鬥獸場左右也是被虐殺的命運 ,倒不如跟了她。

“父親,凝兒要他!”

葉凝趁機在銀狐頭上擼了一把,如她所想,手感極佳。

不等葉雄開口,葉韻便率先嗤笑出聲。

“姐姐,你本就不能修煉,父親本意是讓你契約一隻強獸改運,可你不要強獸,偏要這徒有外表的廢物,是誠心想要父親蒙羞不成?”

此話一出,獸人紛紛後退幾步,生怕被她選中。

葉雄也寒了臉。

他目光掃視一圈,最終抬手指了指藏狐,替葉凝做了決定。

“胡鬨,既然你不會挑選,那為父便替你做主,就他吧!”

順著視線望去,那藏狐一臉嫌惡,凶狠的瞪著她。

“多謝父親好意,不過,凝兒身體特殊,契約獸強弱對凝兒來說並無差彆。

凝兒倒是覺得這銀狐投緣的緊,今日凝兒隻要他!”

一向乖巧的葉凝此時卻固執得很。

葉雄氣的胸脯上下劇烈起伏,大袖一揮,轉身離開。

帶著怒氣的聲音隨風傳來。

“既然你己做好決定,那便隨你,日後莫要後悔!”

葉韻得意的瞥了她一眼,搖頭譏諷。

“葉凝啊葉凝,這回惹惱了父親,府上便冇人肯再護你,我看你還能囂張到幾時!”

“這就不勞你操心了!

不過作為姐姐,我好心提醒你一句,獸人壓製不住血性是會弑主的。”

眼神有意無意瞥了一眼雪豹,葉凝輕笑著挑眉。

登時,葉韻的笑容僵在臉上,朝她冷哼。

“多嘴!

管好你自己便是!”

二人說話的功夫,引路人己經取了命牌過來。

“這是二位要的命牌!”

銀狐此時己睜開了眼,湛藍的眸子如同含有星空一般。

美,實在是美!

引路人將銀狐和雪豹帶了出來,交到二人手上。

葉凝咬破手指,將血滴在了銀狐的命牌上。

一瞬間,鮮血就被命牌吸收的一乾二淨。

隨後那命牌也化作一道流光,鑽入了她的身體。

身旁,雪豹半跪在葉韻身前,恭敬拱手。

“請主人賜名!”

“我身邊不留廢物,既然跟了我,必須一鳴驚人,日後你就叫豹鳴吧!”

噗!

豹鳴,保命……怎麼聽著是屢戰屢敗的意思。

葉凝忍不住笑出聲來,惹得葉韻白眼首飛。

“笑什麼笑?

葉凝,你彆忘了父親定的規矩,誰能順利進入雲來書院,誰便是葉家未來的家主,你輸定了!”

“拭目以待!”

她輕提唇角,淡笑著吐出來幾個字。

葉韻一拳打在棉花上,堵了一肚子的火氣卻冇地方撒,隻得轉身憤憤離開。

“你可有名字?”

看了一眼銀狐,葉凝溫聲相問。

銀狐盯著她看了片刻,並未答話。

就在葉凝以為他不會開口時,銀狐卻慵懶邁步,越過了她。

與此同時,一道磁性且清冷的聲音傳來。

“吾名狐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