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玄幻 >

她毅然離婚前夫追妻火葬場魚週週文章精選

她毅然離婚前夫追妻火葬場魚週週文章精選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玄幻
  • 作者:盛相思傅寒江
  • 更新時間:2024-07-11 05:44:28
她毅然離婚前夫追妻火葬場魚週週文章精選

簡介:《她毅然離婚!前夫追妻火葬場》這本書大家都在找,為各位推薦《她毅然離婚!前夫追妻火葬場》作者為魚週週情節波瀾起伏,細節描寫的惟妙惟肖,小說的主人公是盛相思傅寒江,講述了:...《她毅然離婚!前夫追妻火葬場》第19章免費試讀“我不是……”“少廢話!”傅寒江懶得聽她狡辯,“就今天,一天、一個小時、一分鐘,都不能推遲!你以為我跟你一樣很閒?什麼時間都可以麼?”說完,掛了盛相思握著手機,啞然失笑她要怎...

開始閱讀
目錄
精彩節選

-

盛相思愣了下,認出了他。

“是你?”

是他。那個在彌色,和她有過幾麵之緣,還給她送過‘南瓜甜湯’的年輕人。

“是我。”

鐘霈很是高興,嘴角咧開,露出一嘴燦白的牙齒。

“冇想到,會在這裡遇見你。”

前陣子,他手上有個項目,出國了好些日子,最近纔回到江城。

回來後,也冇什麼機會去彌色,是以,他有好一陣子冇見過盛相思了。

冇想到,會有這樣的驚喜!

鐘霈朝盛相思伸出手,“還冇自我介紹過,我叫鐘霈……鐘點的鐘,甘霈的霈。”

“你好。”盛相思笑笑,和他握了手。

“我……”鐘霈有些羞澀的笑笑,“能知道你的名字嗎?”

“當然。”

他不問,出於禮貌,既然他自報了家門,她也會告訴他。

“盛開的盛,相思紅豆的相思……我叫盛相思。”

盛、相、思。

鐘霈默默在心底重複了一遍,笑容越發燦爛。

她人長得漂亮,舞跳得好,就連名字都這麼好聽,她的一切,就冇有不美好的……

“你也是來參加生日宴的?”

“……”盛相思怔了下,點點頭,“是……吧。”

她是這場生日宴的主角,也算吧。

這會兒,鐘霈的手機響了。他拿起來看了下,“我朋友來了,我去一會兒,一會兒見。”

“嗯,你忙吧。”

鐘霈握著手機,轉身走了,背影和聲音都漸漸遠去,“你們在哪兒?我到了……”

盛相思一抬眸,看到傅明珠正在朝她招手。

她打起精神,笑著走了過去。

時間到了,賓客們也都基本到齊了。

傅明珠站在主位上,她的左手邊是傅寒江,右手邊是盛相思。

“傅老太太身邊那姑娘是誰啊?”

“冇見過啊,好漂亮啊。是哪家的千金?”

“什麼千金?不帶腦子的嗎?”

底下的人,小聲的,竊竊私語,議論紛紛。

“請柬上說,是傅家養女盛相思的生日宴——那這位,肯定就是盛相思唄。”

“盛相思?”

即便過去了很多年,但這個名字,在江城還是赫赫有名。

無他,江城人皆知,她曾經對傅寒江有多癡狂……

“她回來了?”

“早回來了,上次療養院等家宴,就是為了她辦的。”

“不能吧?上次冇見到她啊。”

“誰知道呢?”

主位上,傅明珠清了清嗓子,握著盛相思的手,開口了。

“諸位,這是我的小孫女相思……前幾年,她一直在國外唸書,近來纔回到江城。這不,剛好趕上她的生日,藉著這個機會,讓她出來見見各位長輩親朋,彆以後走在路上碰見各位,失了禮數。”

“哈哈,老太太哪裡話?”

“哪能呢?相思這麼漂亮,見一次就不會忘。”

傅明珠是會說話的,這話明麵上說是怕盛相思失禮,其實是在告訴各位,這是她傅家的孫女。

在江城,但凡忌憚傅家的,從此都得給盛相思幾分禮遇。

“相思。”

傅明珠拍拍盛相思的手,“一會兒呢,跟著奶奶,帶你見見幾位長輩。”

“好的,奶奶。”

不遠處,鐘霈和一幫朋友在一起,已然失了神。她……盛相思,傅家養女?

身邊,朋友們在說笑著。

“這個盛相思,不是傅二爺的太太嗎?怎麼成了傅家養女?”

“原本是被傅家收養的,說是養女,也冇錯。”

“不對啊,特意說明是養女,一句不提她和傅二爺的關係,是有什麼原因吧?”

有知道鐘霈的表哥秦衍之和傅寒江關係特彆好的,便問他。

“鐘霈,你知道為什麼嗎?你不是叫傅二爺一聲二哥麼?”

“我……”

鐘霈這會兒腦子不太夠用,他努力讓自己保持鎮定。

“我是聽說,她和傅二爺早就離婚了,分開好多年了。而且,傅二爺另有所愛。”

“離婚了?”

有人猜測到,“該不會,傅家是想給這位養女找個對象吧?”

大家麵麵相覷,“有可能,冇發現嗎?今晚來的年輕人,可不少。”

指了指傅明珠的方向。

“看見冇?傅老太太帶著那養女,打招呼的,都是家裡有兒子的。”

其中有人驚呼,“哎喲!那我們可怎麼辦?”

“哈哈!”

立即有人笑話他,“怎麼,傅家養女,

還配不上你啊?”

“這可不是個養女的事,她跟過傅二爺!”

“看不出來,挺古板,什麼年代了?還介意有過婚史的?”

“什麼啊?”男人反駁道,“壓根不是這麼回事,盛相思的名聲赫赫,纏起男人來是要出人命的!”

說著,指指大家。

“你們說說,把她配給你們,你們能樂意?”

“算了吧!”

“我是無福消受。”

鐘霈看看他們,不禁皺起了眉,盛相思她……很喜歡傅二哥嗎?現在,也還是一樣喜歡嗎?

“走了!”

“反正冇我們什麼事!”

鐘霈被眾人簇擁著,一起走開了。

幾步之遙的地方,傅寒江黑著臉,周身散發著森冷的氣息。他的一左一右,站著周晉庭和秦衍之。

兩人對視一眼,都看出來傅二爺心情不好了。

但他們勸不了,嘴長在彆人身上,捂得了一張嘴,卻捂不住所有人的嘴。

何況,他們說的,都是事實。

傅寒江端起手裡的杯子,揚起脖子,一飲而儘,把空杯子塞給周晉庭。

“我去找奶奶。”

“欸,寒江……乾什麼去?”

這會兒,傅明珠有些累了,正在花廳裡休息喝茶。

“奶奶。”

傅寒江徑直過去,在她麵前坐下。“您就這麼急著,給相思找對象嗎?”

傅明珠瞥一眼孫子黑沉沉的臉,“怎麼了?這是上哪兒受了氣,跑我這兒排揎來了?”

“奶奶!”

傅寒江抬手,捏住領帶結,鬆了鬆。

他覺得有點喘不過來氣。

“您是冇聽見,那些公子哥都是怎麼說她的!”

“嗯。”

傅明珠淡定的端起茶杯,淺喝了一口,“我是冇聽見,但不代表我不知道——”

抬眼瞄了眼孫子,“他們怎麼說的,都寫在你臉上了。”

“奶奶!”

傅寒江言辭急切,“既然您都知道,那些公子哥,冇有一個真心的……當麵一套背麵一套,您要把相思,托付給他們嗎?”

傅明珠覷著他,不理解,“你著什麼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