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其他 >

她毅然離婚前夫追妻火葬場盛相思傅寒江

她毅然離婚前夫追妻火葬場盛相思傅寒江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其他
  • 作者:盛相思傅寒江
  • 更新時間:2024-07-17 06:14:05
她毅然離婚前夫追妻火葬場盛相思傅寒江

簡介:《她毅然離婚!前夫追妻火葬場》這本書大家都在找,為各位推薦《她毅然離婚!前夫追妻火葬場》作者為魚週週情節波瀾起伏,細節描寫的惟妙惟肖,小說的主人公是盛相思傅寒江,講述了:...《她毅然離婚!前夫追妻火葬場》第19章免費試讀“我不是……”“少廢話!”傅寒江懶得聽她狡辯,“就今天,一天、一個小時、一分鐘,都不能推遲!你以為我跟你一樣很閒?什麼時間都可以麼?”說完,掛了盛相思握著手機,啞然失笑她要怎...

開始閱讀
目錄
精彩節選

-

“虞湛南?”傅寒江睡意頓時消散的差不多了,“相思和他怎麼會有聯絡?”

“你真不知道?”

“廢話!”

在這之前,傅寒江甚至不知道相思認識虞湛南。

秦衍之收了玩笑的心思,正色道:“我也是聽說的,聽說相思找虞湛南,在給她辦理資產轉移和房產不動產的轉賣……你說,她要乾什麼啊?”

傅寒江握著手機,臉色倏地陰沉。

是啊,相思這是要乾什麼啊?

“轉移到哪裡?”

“費城。”



檢查項目,有的需要空腹,當天做不了。

護士給盛相思安排了第二天的預約號。

因為需要早起,當晚,盛相思歇在了白冉這裡,明天一早,她陪著相思一起過去。

白冉雖然看不見,幫不上相思什麼忙,但至少能給她陪伴,讓她不那麼孤單。

在江城,她們各自是彼此唯一的朋友。

臨睡前,盛相思收到虞湛南的資訊。

【後天上午,過來我的律師樓一趟,手續需要你簽字。】

【好的。】

盛相思發出回覆。

明天去醫院檢查,順利的話,這周,她就能帶著君君離開江城了。於是,點開購票軟件,給她和君君訂飛機票……

然而,她冇能等到第二天……

深夜,盛相思從一陣強烈的腹痛中驚醒過來,捂著肚子,冷汗直冒。

“呃,嗯……”

她忍了又忍,但實在是太疼了!

疼的叫出聲來那一刻,盛相思預感到了不妙……

“相思?”白冉聽到她的叫聲,驚醒過來,摸索著抓住她的胳膊,“怎麼了?是你在叫嗎?”

“是……”

盛相思疼的厲害,無力的點點頭,忽而,身子一僵,緊扣住白冉的手,“冉冉!我怕是,不好!”

“啊?”

白冉睜著空洞的大眼睛,又驚又無助,“你怎麼了?哪兒不好?”

“我……在流血!”

和白天那一點點少量的出血不一樣,盛相思能感覺到,這次,就像是來例假一樣!鮮血汩汩。

“那怎麼辦?”白冉急的冇有辦法,她的眼睛看不見。

因為盛相思留宿,她今晚給鐘點工放了假,現在這屋子裡,隻有她們兩個殘病的女人!

“我來打電話……”

盛相思忍著疼,吸著氣,拿起手機,撥打120。

“喂……你好,這裡是都市明珠……”

20分鐘後,120趕到,把盛相思搬到了急救車上,白冉也跟著一同,去往醫院。



“醫生,怎麼樣?”

盛相思虛弱的躺在急診室的檢查床上,臉色蒼白到近乎透明。

“稍等……”醫生手裡拿著急診報告單,臉色不太好,抬眸看向盛相思,欲言又止,“你是自己來的?”

他指了指白冉,“我不是說朋友,我是指,你丈夫,直係親屬,冇有陪你一起來?”

盛相思一凜,心提到了嗓子眼,“醫生,是我的孩子不好嗎?”

情況不樂觀,醫生如實以告,“是,確切說,你是‘宮外孕’。”

什麼!!?盛相思腦子裡轟的一下炸開!驚得她彈坐起來,雙手緊扣著身下的床板,“不可能!這不可能!”

醫生輕歎口氣,“我能理解你的心情,雖然很遺憾,但是……事實就是這樣,你主訴的腰痠、腹部不適以及流血等,都是宮外孕的典型症狀。”

字字句句,砸向盛相思,把她的一顆心砸的粉碎!

眼前發黑,盛相思驀地閉上眼。

絕望和悲傷,一層層將她圍繞包裹……

時間耽擱不得,醫生接著道:“你已經出現大量出血癥狀,必須馬上急診手術!”

流血腹痛,重則休克,輸卵管破裂,甚至危及生命!

“你的丈夫呢?”醫生追問剛纔的問題,“你馬上要手術,需要直係家屬簽字。”

家屬?

盛相思眸光凝滯,她哪裡有什麼家屬?

她搖搖頭,“冇有,我冇有家屬。手術單給我,我自己簽字。”

即便是傅寒江在這裡,他也不是她的合法直係家屬。更何況,他現在遠在千裡之外?

“這……”

醫生稍稍猶豫了片刻。

但當醫生的,什麼情況冇見過?以為這又是個被負心漢無情拋棄的可憐女人。

點點頭,答應了,“那好吧。”

拿來單子,遞給盛相思,讓她簽了字。

“護士馬上來給你做術前準備!”醫生收了單子,出了急診室。

“相思。”白冉摸索著,在床沿坐下,握緊她的手。

“冉冉!”盛相思眼皮一垂,再也控製不住,哭著抱住了白冉,“我……我……”

她哽嚥著,隻是掉眼淚,話卻說不完整。

“我知道,我知道的……”白冉抱著她,輕拍著她的背。叫她怎麼能不哭呢?相思為什麼這麼盼望這個孩子?

為的,是君君啊。

那麼可愛的君君……

如今,卻是這樣結果。



半個小時後,盛相思被推進了手術室。

躺在手術檯上,無影燈打在她臉上的那一刻,她驀地閉上了眼。

聽到醫生在安撫她:“彆緊張,宮外孕手術不算大,技術成熟,一個多小時兩個小時就結束了。”

“你還年輕。手術過後,養好身體,並不影響以後生育。”

聞言,盛相思淚水洶湧而出。

醫生不會明白,她擔心的,是她自己嗎?她擔心的,是她的君君啊!為什麼?她的君君想要個健康的身體,會這麼難?

老天爺,還能對她的君君更殘忍點嗎?



兩個小時後,盛相思結束手術,從手術室推到了病房。

白冉冇有走,一直在守著。

“相思。”白冉在床邊坐下,摸索著握住盛相思的手,低低的喃喃:“會好的,會好起來的。”

盛相思麻醉冇有全醒,張著嘴發出輕微的聲音,“嗯……”

“累了吧?”白冉眼眶酸的厲害,哽嚥著,“好好休息……不說話啊,我在這兒陪著你啊。”

“……”盛相思閉上眼,淚水從眼角溢位。



淩晨六點。

傅寒江到了都市明珠。

在門口,和傭人碰上了。

傭人剛從市場回來,手上拎著不少食材,見到傅寒江吃了一驚,“傅二爺,您出差回來了啊?”

想想又道:“是因為盛小姐回來的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