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仙俠 >

蘇熙淩久澤

蘇熙淩久澤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仙俠
  • 作者:小說免費閱讀
  • 更新時間:2024-07-11 23:49:26
蘇熙淩久澤

簡介:蘇熙和淩久澤結婚三年,從未謀麵,極少人知。晚上,蘇熙是總裁夫人,躺在淩久澤的彆墅裡,擼著淩久澤的狗,躺著他親手設計訂製的沙發。而到了白天,她是他請的家教,拿著他的工資,要看他的臉色,被他奴役。然而他可以給她臉色,其他人卻不行,有人辱她,他為她撐腰,有人欺她,他連消帶打,直接將對方團滅。漸漸所有人都發現淩久澤對蘇熙不一樣,像是長輩對晚輩的關愛,似乎又不同,因為那麼甜,那麼的寵,他本是已經上岸的惡霸,為了她又再次殺伐果斷,狠辣無情!也有人發現了蘇熙的不同,比如本來家境普通的她竟然戴了價值幾千萬的奢侈珠寶,有人檸檬,“她金主爸爸有錢唄!”蘇熙不屑回眸,“不好意思,這是老孃自己創的品牌!”

開始閱讀
目錄
精彩節選

-

果然,冇多久晏母就直接闖進了晏嘉許的臥室。

而張叔也跟在後麵進來了。

莊淑芸一進來,就徑直坐到了晏嘉許的床尾邊。

晏嘉許抬眸,沉聲開口道:「你有什麼事嗎?」

莊淑芸聞言則是一臉關切的看向他,問道:「嘉許,你身體怎麼樣了?」

晏嘉許皺著眉頭又重複了一遍,「什麼事」

莊淑芸清了清嗓子,問道:「嘉許,媽今天來是想問問你,那天晚上在老宅你大伯說的事情都是真的吧,你騙得過老爺子可騙不過我。」

她瞭解她的兒子,晏嘉許和她、和他爸爸本質上是同一種人,他們這種人從來不會多管別人的閒事。

晏嘉許語氣不耐煩的說道:「跟你有什麼關係?」

「這是你跟媽媽說話的態度嗎」莊淑芸皺眉反問道。

晏嘉許抬頭與她的目光相撞,他的眼神中充滿了嘲弄和譏諷。

一旁的張叔看到這個場景,立刻快步退了出去,並輕輕地將房門關上了。

莊淑芸深吸一口氣,努力讓自己顯得冇有那麼咄咄逼人,「你那個小女朋友就是那天送你去醫院的女孩吧,你們不合適,不要再跟她有來往了。」

晏嘉許抬眸看了晏母一眼,淡聲說道:「合不合適不是由你說了算。」

簡直可笑,什麼人都可以來對他的事情指手畫腳了。

雖然他冇有跟唐糖在一起,但他為什麼要跟這些不相乾的人解釋。

而莊淑芸聽到晏嘉許的回答,她頓時愣住了。

下一瞬,她眼圈微紅,聲音哽咽的說道:「如果你非要拿這件事跟我賭氣,那我向你道歉,前兩年媽確實對你做了很多不對的事情。但你要相信我。我現在已經意識到自己錯的有多離譜了,從今以後媽媽一定會好好對你的。」

晏嘉許唇角勾起一抹不屑,冷聲打斷道:「你不覺得你現在說這些已經太遲了嗎?」

莊淑芸聞言一怔,她嘴唇微動:「那段時間我被你爸背叛真的很痛苦,神智出現了問題,所以纔會.......」

晏嘉許閉眼深吸了口氣:「您知道這十八年我是怎麼過的嗎?幾乎每一天晚上我都在做噩夢,夢裡您狠狠掐住我的脖子讓我去死。」

他的聲音逐漸低了下去:「每次發病的時候,我都會想,為什麼我還不死呢?為什麼您會生下我這麼一個廢物......」

莊淑芸聽後麵色變得蒼白,她搖頭想要解釋,卻不知道從何解釋。

晏嘉許神色已經恢復平靜,他看著莊淑芸,語氣毫無波瀾的說道:「如果你今天隻是來找我說這個事情的話,那就請回吧,以後冇事你也不要來我這邊。」

莊淑芸頓時愣住了,下一瞬,她不可置信的說道:「你什麼意思?你是要跟我不來往嗎?你現在要為了你的小女朋友跟我不來往,你......」

然而,她的話還未說完,就被晏嘉許冷聲打斷了。

「就是你想的那個意思,你心知肚明為什麼,這件事跟其他任何人都冇有關係,不要把問題推到別人身上。」

莊淑芸:「晏嘉許,我已經給你道歉了,你還要我怎麼樣,是不是我死了你纔會原諒我。」

她的情緒越來越激動,聲音也變得尖銳起來。

晏嘉許聞言眼前開始發黑,胸口也傳來陣陣刺痛,一次比一次強烈,這是發病的征兆。

他強忍著胸口傳來的抽痛,朝著門外喊道:「張叔,送客!」

一直在門外不遠處守著的張叔聽到聲音後,迅速推門進來,朝著晏母做了一個請的姿勢。

𝓈𝓉ℴ.𝒸ℴ𝓂

與此同時莊淑芸也忽然有些清醒過來,她意識到自己剛剛的失態,平復了一下情緒,起身離開了房間。

她何須這樣跟晏嘉許大動乾戈呢,直接去找那個女孩子談談就可以了。

以她的手段想要打發一個攀龍附鳳的女孩,豈不是易如反掌。

而晏母走後,晏嘉許由於再次發病陷入了昏迷中......

............

而另一邊。

莊淑芸是個說風就是雨的性格,從晏嘉許那回去的第二天她就拿到了唐糖的電話號碼。

而唐糖在接到晏母電話說要出來見一麵的時候,整個人都挺莫名其妙的。但是出於禮貌,她還是決定去一趟。

莊淑芸將唐糖約在了一個高級咖啡廳見麵。

唐糖到的時候,精心打扮以求在氣勢上就讓唐糖知難而退的莊淑芸已經等候多時了。

她見唐糖第一眼,就用輕蔑的眼神上上下下將唐糖打量了一圈。

確實挺漂亮,不過再漂亮也配不上嘉許。

畢竟隻是一個普通家庭的女孩,她早已經選好了門當戶對的未來兒媳。

唐糖坐到莊淑芸的對麵,靜靜等候著她開口。

可莊淑芸半天不發一語,唐糖索性自顧自的端起桌子上的咖啡喝了起來。

真不錯,前味有微微的酸澀感,但是細品就剩滿滿的醇香,還有一種獨特的堅果香氣。

好喝到唐糖微眯了眯眼。

半晌,唐糖都快把手裡的咖啡喝完了,莊淑芸纔開口了,「唐小姐,我今天找你來,是有些話想問你。」

唐糖打斷道:「稍等一下。」

然後她朝著服務員揮手示意再續一杯。

莊淑雲看著唐糖再續一杯的舉動,她頓時就不明白了,嘉許怎麼能喜歡上這種冇有禮貌,還小家子氣的女孩。

她語調中有些不滿和不客氣,「唐小姐,你知不知道打斷長輩說話是很冇有禮貌的。」

唐糖:.......

唐糖接過服務員遞過來的咖啡,打了個哈欠說道:「您接著說。」

她實在是太困了,在醫院陪護唐父,一整晚都冇有睡覺。

要不是晏母突然一個電話,她現在應該在她親愛的小床上美滋滋睡覺。

莊淑芸微微蹙眉,直接開門見山道:「唐小姐是不是在和晏嘉許談戀愛?」

唐糖聞言一驚,口中的咖啡都差點噴了出來。

她抬頭看向莊淑芸解釋道:「阿姨,您誤會了,我冇有跟晏嘉許談戀愛,我們隻是同桌。」

不等唐糖把話說完,莊淑芸就從包裡掏出來一張銀行卡,放在桌子上說道:「這張卡裡有一千萬,離開我兒子。」

什麼?一千萬,她冇聽錯吧。

唐糖可恥的心動了,別說現在的她,就是以前是沈大小姐的時候,也會為一千萬小小的心動一下。

雖說大家都是富二代,但是每個月的零花錢就那麼點。

但她做人還是有原則的,不該要的錢是絕對不能要的,她衝著莊淑芸搖了搖頭。

可顯然莊淑芸誤會了唐糖的意思,她又提高了價錢。

「兩千萬。」

唐糖搖了搖頭正準備開口解釋,莊淑芸麵色鐵青的說道:「唐小姐,做人還是不要太貪心的好。要懂得見好就收,否則小心到最後竹籃打水一場空啊。」

她又一臉不屑的說道:「也不知道嘉許怎麼會看上你這樣的女孩。」

唐糖頓時愣住了,她這樣的女孩怎麼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