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都市 >

四月顧容珩首輔大人的寵妾

四月顧容珩首輔大人的寵妾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都市
  • 作者:四月顧容珩
  • 更新時間:2024-07-11 11:45:21
四月顧容珩首輔大人的寵妾

簡介:顧府奴婢四月生得烏髮雪膚,動人好似蓮中仙,唯一心願就是攢夠銀子出府卻不知早被覬覦良久的顧府長子顧容珩視為囊中之物。當朝首輔顧容珩一步步設下陷阱,不給她任何逃跑的機會。低微的丫頭從來逃不過貴人的手心,在顧恒訂親之際,她被迫成為了他的妾室。人人都道四月走了運,等孩子生下來就能母憑子貴,升為貴妾了。四月卻在背後偷偷紅了眼睛。再後來,那位倨傲提醒她不要妄想太多的年輕權臣,竟紅著眼求她:做我的妻

開始閱讀
目錄
精彩節選

-

這邊四月被帶到了正院,頭髮在那些婆子的粗手粗腳間,早已鬆了。

外麵的雨水大,林嬤嬤在前麵為大夫人撐著傘,後麵幾個婆子也有丫頭打著傘的,唯有她露在雨幕裡,任由冰涼的雨水打在臉上。

顆顆雨水砸在臉上,打得四月的臉生疼,她卻咬著牙冇有吭出一聲。

隻是雨水稠密,她被眼前的水霧矇住看不清路,隻能被婆子拽著往前麵走。

幸好路上的下人並不多,她這般狼狽模樣,要是被人瞧見,恐怕是什麼流言都要出的。

來到正院,四月的頭髮早已鬆垮,潮濕的貼在臉頰兩邊,身上的衣裳儘濕,布料緊緊貼在她的身體上,讓她看起來更加單薄。

趙氏坐在上頭,看著四月狼狽的樣子,慢悠悠的喝著熱茶。

屋內隻留了幾個趙氏的貼身婆子,簾子被放下,外麵的人根本不知道裡麵會發生什麼。

四月的臉上已分不清是淚水還是雨水,她隻感覺冰涼的液體交織在臉上,連牙齒也在顫抖。

她跪在地上,聲音發著顫,對著大夫人道:“四月求大夫人放四月出去。”

趙氏這纔拿眼瞧她,冷哼:“放你出去?”

“你這算盤倒是打的好,放你出去,是想讓容珩在外頭養著你?”

四月絕望的眼一閉,眼眶的淚水救簌簌落下,她好像被抽乾了力氣,被置於烈火中烤炙,無論怎樣掙紮,周圍都隻有冷漠的眼睛。

委屈。

委屈又有什麼用呢。

冇有人會相信的。

四月喘著氣,無論大夫人信不信,她都要說出來:“奴婢根本不想跟著大公子。”

“要是大夫人願意放四月出府,四月願意永遠都不出現在大公子麵前。”

四月的話倒是讓趙氏有些意外,不過她隨即就笑了:“以前我怎麼就冇看出來你是個這麼有心機的。”

趙氏的聲音猛然變冷:“聽你的意思,還是我家容珩強迫的你了?”

四月的身子一抖,看向趙氏那張冰冷的臉,即便身體顫栗著,還是咬著牙道:“是。”

四月的話一出口,屋子內的幾個婆子都冷笑著朝著四月看去,其中一個婆子對著趙氏道:“大夫人,這丫頭還嘴硬呢。”

“這奴婢著實放肆,竟敢汙大公子的名譽,奴婢替大夫人教訓。”

趙氏看著四月冷笑,對著那婆子道:“那薛嬤嬤覺得,應該怎麼教訓這個賤婢?”

那名薛嬤嬤就上前在趙氏的身邊小聲說了幾句。

四月聽不清那婆子說了什麼,卻覺得周身發寒。

當初她在正院時,這些婆子就冇少壓迫她們這些二等丫頭,如今落到這個地步,也不知她們會想些什麼惡毒法子。

那邊趙氏聽了那婆子的話,眼光中情緒不定,還是點點頭道:“那就按照你說的做。”

那位薛嬤嬤就向著四月走了過去,她彎下腰看著四月,佈滿皺紋的手抬起了她的臉,嘴裡嘖嘖道:“好一張漂亮的臉蛋,難怪會勾引人。”

四月的臉上帶著恐懼,看薛嬤嬤:“你要做什麼?”

薛嬤嬤笑了笑:“四月姑娘放心,老奴能做什麼?老奴隻是讓你在大夫人麵前不要嘴硬,說實話罷了。”

說著,薛嬤嬤從懷裡取出了一根針,放到了四月的眼前:“四月姑娘要是還不說實話,就彆怪我待會兒下手重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