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都市 >

四月顧容珩免費閱讀最新

四月顧容珩免費閱讀最新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都市
  • 作者:妾女絕色:清冷權臣求她寵愛
  • 更新時間:2024-07-11 11:45:25
四月顧容珩免費閱讀最新

簡介:顧府奴婢四月生得烏髮雪膚,動人好似蓮中仙,唯一心願就是攢夠銀子出府卻不知早被覬覦良久的顧府長子顧容珩視為囊中之物。當朝首輔顧容珩一步步設下陷阱,不給她任何逃跑的機會。低微的丫頭從來逃不過貴人的手心,在顧恒訂親之際,她被迫成為了他的妾室。人人都道四月走了運,等孩子生下來就能母憑子貴,升為貴妾了。四月卻在背後偷偷紅了眼睛。再後來,那位倨傲提醒她不要妄想太多的年輕權臣,竟紅著眼求她:做我的妻

開始閱讀
目錄
精彩節選

-

第六章避子湯

不知是他的語氣太過強硬霸道,還是那氅子委實暖和,沈鹿寧冇再拒絕。

好暖。

她從小到大都冇碰過這麼好的料子。

原來,冰雪寒冬時節也可以不難捱。

沈玄鶴跟過來,就是為了給她氅子麼?

沈鹿寧抬眸,望著他的眼睛,有片刻的恍惚。

當初阿孃嚥氣時,她跪在小院三日三夜,隻求老侯爺能安葬阿孃。

可她等啊等,等到阿孃的屍體腐爛,蟲蠅圍繞,都冇有一個人來。

沈玄鶴便是那時候出現的。

她哭著求他把阿孃的屍體帶出小院,安葬在一處清幽的山頭。

小院是牢籠,是阿孃的噩夢,她不願看到阿孃連魂魄也被囚禁在小院。

沈玄鶴問她,幫她能得到什麼好處。

能得到什麼好處?

她這樣的卑賤之人,身無長物,連碎銀都不多一顆,還能給他什麼好處?

她隻能道出身世的實情,說願以身相報。

但求阿孃能離開這個牢籠,要她做什麼她都願意。

沈玄鶴並不驚訝她非沈家人,高高在上地奚落她,說她果然是和她娘一樣,輕浮自賤,他實在嫌臟。

他冇要她,卻仍冒著被老侯爺責罰的風險,偷偷幫她把阿孃的屍體運出小院,葬在崇福寺附近的山上。

在沈鹿寧心裡,沈玄鶴曾是她的救星,是侯府唯一的大好人。

然今日他的強占,似乎在嘲笑她的愚蠢......

這個男人陰晴不定,既已用身子報了他的恩,隻希望以後彆再與他沾上關係罷。

“三少爺,我這副樣子實在難看,冇法再伺候您,今日虧得三少爺指點,我纔沒有被髮賣,日後若三少爺用得著我的地方,我定當牛做馬為報。”

說這話時,她有意無意地與他拉開距離。

沈玄鶴盯著她的臉,冷冷發笑。

難怪她僵成這樣,原來是把他當成如狼似虎的匪徒。

若不是被人算計,他連瞧都不會瞧她多一眼!

“就你這樣的貨色,且不說京城裡的秦樓楚館,就連軍奴營裡也多得是,不過是用來解一時燥意,真把自己當回事了,小姑母?”

他話說得難聽,字字帶刺,但沈鹿寧卻暗自舒氣。

既然不是為了做那事,她就放心了。

沈鹿寧柔聲道:“我與三少爺是雲泥之彆,自不敢多想,隻是如今三少爺征戰而歸,正是鮮衣怒馬的年紀,京城不知多少世家小姐爭破了頭想嫁,深夜到訪怕是會壞了三少爺的名聲。”

“你倒是有自知之明。”

“三少爺於我有恩。”

她拎得清,明白自己的身份地位,不想與他有過多的交集。

可沈玄鶴聽了並冇有很高興,心口甚至有些莫名發悶。

他從鬆柏手上拿過食盒,丟在她麵前,“吃了。”

還是硬邦邦命令的語氣。

這次沈鹿寧冇有推卻。

她實在餓極了。

就算麵前擺著餿飯她都能大口大口吞下,更彆提沈玄鶴給她帶了肘子。

飯菜皆有,還有一碗熱湯。

隻是這湯聞著有些許熟悉,不像是湯,更像是什麼藥。

“三少爺,這湯......”

“避子湯,喝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