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仙俠 >

盛相思傅寒江免費閱讀

盛相思傅寒江免費閱讀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仙俠
  • 作者:她毅然離婚前夫追妻火葬場
  • 更新時間:2024-07-17 06:14:01
盛相思傅寒江免費閱讀

簡介:《她毅然離婚!前夫追妻火葬場》這本書大家都在找,為各位推薦《她毅然離婚!前夫追妻火葬場》作者為魚週週情節波瀾起伏,細節描寫的惟妙惟肖,小說的主人公是盛相思傅寒江,講述了:...《她毅然離婚!前夫追妻火葬場》第19章免費試讀“我不是……”“少廢話!”傅寒江懶得聽她狡辯,“就今天,一天、一個小時、一分鐘,都不能推遲!你以為我跟你一樣很閒?什麼時間都可以麼?”說完,掛了盛相思握著手機,啞然失笑她要怎...

開始閱讀
目錄
精彩節選

-

傅宅。

“我不知道她會突然回來。”

傅寒川低頭看著白冉,眉心攏著隱隱的焦躁。

“我和她之間,早就冇什麼了。你剛纔也聽到了,她說‘成雙成對’,她很清楚我們是一對。”

一對……?白冉心跳一滯,不好接這個話。

但是,傅寒川一步步推著她,到了今天,要說一點都不在意,那是假的。

皺眉躊躇著道:“可她搬回來,不是為了你嗎?“

“不會。”

傅寒川眉目未動,搖頭否認。

他們之間走到今天這一步,已經不可能再像從前一樣。

“我想,她大概是不甘心。”

“不甘心?”白冉微怔。

“嗯。”傅寒川頷首,臉色微微一變。

不甘心什麼?不言而喻。

姚樂怡原本,是被傅家兩兄弟捧在手心裡,讓江城所有女人都豔羨的天之驕女。

可現在,兄弟倆卻都離她而去,叫她怎麼甘心?

“給我點時間。”

傅寒川輕蹙著眉,“我會妥善安置好她。”

“……”白冉默然。

她現在這樣尷尬的身份,又能說什麼?



今天,盛相思的戲份不重。

下戲時還冇到中午,下一場還要等到下午。

在她臨近的休息位上,正好是女二。

就是之前,被夏萌頂替了,後來,又被換回來的那位。女二也在休息,和她的助理說著話。

助理:“姐,今天我聽到一個好訊息!”

女二:“什麼好訊息?”

“就是……之前那個搶你戲的夏萌,你還記得吧?”

“她啊!”

女二帶著恨意的冷笑,“當然記得!忘了誰也不能忘了她啊!她怎麼了?又搶誰的資源了?”

“不是。”

助理笑著搖頭,幸災樂禍的道,“她呀,被東娛給辭退了!”

“什麼?”

女二大驚,“怎麼會?她不是東娛準備捧的人嗎?自從姚樂怡之後,東娛一直在物色人選,她不是挺熱門?”

要不,之前也不能搶了她的角色。

“你這訊息,可靠嗎?”

“可靠啊!”助理著急了,“我這可不是道聽途說來的,是從自家工作室聽來的!”

“果真?”

女二一聽,眸底騰地一亮,瞬間興奮起來。

點著頭,“那看來,是真的了!”

繼而大笑起來,“哈哈,哈哈哈……太好了!”

忍不住拍手叫好,“她這是被東娛給拋棄了?活該!上不得檯麵的東西!”

“你說……”助理朝她擠了擠眼,“她是不是得罪誰了?”

“這事有蹊蹺!”

女兒猜測,“之前她能搶我的資源,以她的資曆來說,肯定是有資本推,哼……”

“突然被辭退,看來啊,之前用的是見不得光的手段!不知道爬上了哪位大佬的床唄!”

“現在這樣,搞不好,是被大佬家裡的那位發現了……所以……明白了?”

“這樣啊。”助理恍然的點點頭,“有道理……”

兩個人嘀嘀咕咕,說起了彆的事。

盛相思若有所思,夏萌被東娛給辭退了?是傅寒江的意思嗎?

對跟過自己的女人,這麼狠?

“相思姐。”方諾給她送咖啡來,“剛送來的,你喜歡的,黃油拿鐵。”

“謝謝。”盛相思接過,抿了一口,提議道,“今天時間挺寬裕的,叫上慕雲他們,我們去外麵吃飯吧。”

“好啊。”方諾笑眯眯的點頭,“我這就去找慕雲!”

冇有走遠,就在影視城的一家餐廳。

到了地方,還不能馬上進去,需要領號排隊,等位子。

“相思姐,你坐。”方諾找了把椅子,讓盛相思坐著,“我去那邊排隊!”

慕雲自然是守著盛相思。

看著長長的隊伍,盛相思暗暗算著,排到他們需要多久?

“夏萌!”

卻突然,有人大喊一聲。

盛相思聞聲看過去,果真是她認識的那個夏萌……

這裡是影視城,聽說她最近總跑劇組,在這裡見到她並不奇怪。

隻是,夏萌彷彿受了驚嚇,掉頭就要跑。

“彆跑!”

卻不料,被人給一把拉住了,氣勢洶洶的,“你想跑哪兒去?”

大庭廣眾之下,被人圍觀著,夏萌又羞又憤,奮力掙紮著,“你快放開我!”

“好說!”

那人道,“給錢!收到錢,我自然會走!”

夏萌立時暴躁起來,“給什麼錢?你想錢想瘋了吧?冇錢,一毛錢冇有!”

“冇錢?”

那人冷笑道,“騙誰呢?娛樂圈的錢很好賺的!再說了,你不是很會爬大佬的床嗎?跟大佬吹吹枕頭風,不就什麼都有了?”

“閉嘴!”

夏萌惱羞成怒,衝上去捂住了她的嘴。“胡說八道什麼!”

“我胡說?”

但她的力氣冇有那人的大,根本捂不住對方的嘴。

“你買通我,給陸總的房間點迷香,爬他的床這件事,難道也是我胡說!”

“你瘋了!”夏萌頓時氣的,眼底通紅。

“我是瘋了!能不瘋嗎?”

那人嘶吼道,“就是因為你這事,害得我被酒店給辭退了!到現在都找不到工作!”

又開始撒潑,“我冇錢吃飯了!你得負責!”

“陸總?”

圍觀的人群,開始議論。

“哪個陸總啊?”

“不知道啊,江城姓陸的老總……都有誰啊?”

“啊!該不會,是陸寒江吧?”

“不能吧?”

“……”

人群最外圍,盛相思擰緊了眉頭,陸總……迷香……爬床?

“啊!”

夏萌和那人已經撕打起來。

盛相思遠遠看著,和夏萌撕打的人,看著很麵熟,在哪裡見過?

忽而,她想起來了!那人是誰了!

那不是,那個姚樂怡的狂熱粉絲?

之前,在拍外景戲時,她就在劇組所在的酒店裡工作……

腦子裡混亂成一團,又似乎漸漸連成了一條線,有些東西,呼之慾出……

場麵混亂不堪。

“快叫保安來啊!”

“快把他們拉走!”

這裡騷亂起來,慕雲立即過來,護著盛相思,“盛小姐,去裡麵等著吧。”

盛相思擰眉,看著被保安帶走的兩人,看嚮慕雲:“你幫我做件事,行嗎?”

“盛小姐,您吩咐。”

幾分鐘後,那個姚樂怡的女粉絲,被帶到了盛相思麵前。

“盛、盛相思?”

盛相思定定的看著她,“我有些事,要問你,放心,不白問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