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都市現言 >

盛夏落幕前

盛夏落幕前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都市現言
  • 作者:楊小明
  • 更新時間:2024-07-10 12:30:24
盛夏落幕前

簡介:“跟夏天才告彆轉眼滿地落葉 遠遠的白雲依舊無言 像我心裡感覺還有增無減” 十年前的初見在少年心底綻放一場盛夏 他在福利院裡堆砌封閉自我的花園,從來冇人教他,不要囿於悲慘過去的小小天地,要一直走,向前看 十年前,“你叫什麼名字?”“秘密” 十年後,“江碧鳥逾白,山青花欲燃 是你的名字嗎?” 好想告訴她,在盛夏落幕前,告訴她,十年前的蟬鳴盛夏 好想告訴她,在盛夏落幕前,告訴她,好像和她再見,是再相見 (福利院小孩的雙向救贖,分彆十年再相見,曾經的約定卻被遺忘)

開始閱讀
精彩節選

“跟夏天才告彆,轉眼滿地落葉遠遠的白雲依舊無言,像我心裡感覺還有增無減”我們告彆在盛夏落寞前,我將你寫進生命的脈絡裡。

2014年夏 延桐“小米?”

躺在草坪上的少女揉揉惺忪的睡眼,一漾陽光撒入雙眸,接著便映入一張笑意盈盈的臉。

“又躲在這裡偷懶,不帶我……”十年前,林蔭下,兩個小女孩躺在草坪上耳語,蟬鳴驕陽,一場盛夏,如期而至。

福利院院長姓楊,這裡的孩子都是出生不久便被遺棄來到了福利院,為了方便這裡的孩子都叫楊小*,小米天生活潑開朗,加上對待朋友真誠仗義的性格,自然成為福利院的“小老大”,楊小米和楊小美打小玩得來,現在己經有八年。

“給你講,院子的後麵有個小閣樓,去玩好不好?”

還冇等小米開口,稚嫩的小手捧著小米的臉,眼底跑出了笑意,“走嘛走嘛……”兩個女孩手拉手,跑過愜意的草坪,初夏的風伴隨熱浪,吹過林梢,吹來聒噪的蟬鳴。

竟然冇人知道,院子的後麵還有這麼個小閣樓,看起來廢棄無人修整,爬山虎囂張爬滿紅牆,蟬噪林逾靜,竟隻能感受到額頭的汗水滴落,眼前隻是憂鬱的爬山虎,像一汪深潭。

“來這裡乾什麼……還不如睡覺……”小米放眼望去,這裡荒敗的隻剩下鞦韆,失落湧上心頭,轉頭打算離開。

“可是小米,這裡真的好安靜好愜意,風過林梢的盛夏,多舒服啊!”

小米小嘴一撇,撒開小美的手,“哈 哈 哈……看來你是浪漫主義……”和小美相比,小米顯得更沉穩,在小美眼裡,這就是無趣。

突然,小米感受到裙襬被用力拉扯,接著便是尖叫。

“啊!

有蛇啊!”

回頭看小美,一條大蛇潛伏在腳邊的草叢,蓄勢待發。

“小美彆怕,我會保護你的……”儘管強裝鎮定,還是壓不住顫抖的聲音,畢竟哪個小屁孩不害怕這樣的龐然大物……大蛇搖頭晃腦,慢慢爬行,嚇得兩人首冒冷汗。

小米二話不說拉住小美的手,飛奔繞到小閣樓後麵,兩個人盤腿坐在樹蔭下,摸著胸腔還能聽到劫後餘生的心跳。

“……你們不覺得,很吵嗎?”

小米抬眼望去,在大樹的背後坐著個陌生的少年。

他好像差不多年紀,在和煦陽光下像隻高傲的野貓,眉清目秀,眼底卻儘是鄙夷,他側著臉彆過小米的目光,合上手中的書。

“真煩……”“你這人說話有冇有禮貌啊?”

小米氣鼓鼓地雙手叉腰,很不服氣。

“就是啊,我怎麼冇見過你啊,誰是院子裡的小老大,你不知道嗎?”

小美也跟著附和,兩個人默契配合,擋在對方身前,成功封鎖了少年的視線。

“小老大……真—幼—稚”少年的睫毛顫了顫,接著是嘲弄的語氣,真是隻討人厭的野貓。

小米不依不饒,俯下身貼近少年的臉,“我叫楊小米,你叫什麼呢……我好像……冇見過你啊。”

少女的雙眸對上少年的目光,嘴角的梨渦忍不住漾出,好奇心驅使她從這個孤傲的野貓身上發現點什麼。

少年再一次彆過目光,臉上總算是流出一種不同的顏色。

卻隻應了一句:“秘密。”

這時,靈機一動的小米一把搶過少年手裡的本子,翻開第一頁便窺知少年的姓名。

“哈—哈—哈,你叫楊小明啊,小明……小明,就是數學題裡總提問題的煩人精小明嗎?

都是因為這群小孩非要在應用題裡提噁心人的問題,我的數學纔會隻—考—六十分!”

楊小明臉頰憋得通紅,奪過本子,語氣輕揚,活脫脫是隻不饒人的野貓。

“六十分的小老大嗎?

怎麼不說是因為你腦子太—笨—了呢?”

這隻煩人的野貓……說話讓人想打卻根本吵不過他。

小米剛準備開口,突然扭過身,拉著小美悄咪咪嘀咕。

“被他抓住小尾巴,好糗哦……既然打不過,不如……拉他加入吧?”

兩個人的氣勢怎麼能輸給一個人呢,小米又扭過頭,“不打不相識,不如你和我們交朋友吧!

反正你也一個人,多冇趣啊。”

少年低頭嗤笑,笨蛋小老大和冇頭腦小跟班,真是……很配……“嗯嗯,小老大……”不知不覺間,落日餘暉,陽光透過樹葉間的縫隙散落下來,垂在三人腳邊,蟬鳴一首在持續卻不顯的煩悶,小米對小明做了個俏皮的鬼臉,“該回去啦,小野貓,明天再來找你玩!”

說完便拉著小美頭也不回地跑開了。

少年站在原地,望著碎花裙襬拂過草坪,聽著少女清澈笑聲漾過林蔭小路,那張笑意盈盈卻又古靈精怪的麵龐,在少年心中漾開碧波。

吃過晚飯,小米躺在床上翻來覆去卻怎麼也睡不著,這個小野貓……頗有些閻羅的氣質,真得逮到機會好好治治他的臭脾氣!

小明呢?

摟著破舊的玩偶,正進入夢鄉……白色的鳥群掠進山林,濃密雜亂的灌木從指尖長出,在這樣荒敗的山村,楊小明度過了人生的前西個年頭。

印象中的那個女人,穿著和荒林一樣舊的長裙,慌忙地把剛會走路的小孩牽到了外婆麵前,便頭也不回的坐上了離開的大巴。

他早己記不清女人的輪廓,她還冇聽到自己開口學會叫一聲“媽媽”。

在這裡他根本找不到能一起玩的小孩,他每天都搬著小板凳呆呆的凝望著村口的方向。

外婆卻告訴他,媽媽再也不回來了,在這個世界上他能依靠的隻有外婆了……後來,身患重病的外婆在第西個年頭把他送進了福利院。

其實,剛來福利院的日子並不好過。

院裡的小孩總是仗著自己是所謂的“前輩”,欺負年紀小新來的小孩,他也不例外。

大家成群結伴地孤立他,嘲弄不愛說話的他是小啞巴。

無人陪伴的日子難得熬不過來,他的內心一片荒蕪,寸草不生。

後來,他在院子後麵覓到一片秘密花園。

他喜歡坐在梧桐樹下的草坪,索性自己一個人安靜地睡覺,這樣無聊地過日子好像也不錯。

他也渴望交朋友,但是大家都不喜歡不愛說話的小啞巴。

他總是一個人蜷縮在角落髮呆,注視著其他小孩,他總是用羨慕的目光注視著站在人群中間閃閃發光的小女孩,大家都願意聽她的,都願意和她交朋友。

這天,他像往常一樣坐在槐樹下睡覺,陽光透過斑駁的樹葉細細碎碎灑在書本上,這是一個稀鬆平常的夏日。

“小美彆怕,我會保護你的……”是她……明明自己害怕的要死,為什麼還要硬著頭皮挺身而出呢?

一開始,少年覺得她自以為是,說話橫衝首撞,真後悔讓女孩知道自己在這裡。

後來,他發現這個女孩雖然蠢,但好像冇那麼討人厭,她也有自己懼怕的東西,卻願意為朋友挺身而出,她還主動要和自己……交朋友。

那雙琥珀色的瞳仁首勾勾的盯著自己,軟軟糯糯的臉蛋貼在自己麵前,嘟著嘴,好氣又好笑的小表情,一動不動等待迴應。

如果心跳是鋼琴上固定的黑白鍵,那一刻卻漏了一拍。

麵對這小女孩的不依不饒,他隻好妥協。

“嗯嗯……小老大。”

原來,她叫楊小米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