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玄幻 >

沈元蓁薄靳昉小說更新

沈元蓁薄靳昉小說更新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玄幻
  • 作者:沈元蓁薄靳昉
  • 更新時間:2024-07-11 23:49:38
沈元蓁薄靳昉小說更新

簡介:沈晚瓷離婚當天,一份離婚協議突然在網絡上曝光,分分鐘成了大爆的熱搜。其中離婚原因用紅筆標出:男方功能障礙,無法履行夫妻間基本義務。晚上,她就被人堵在樓梯間。男人嗓音低沉,“我來證明一下,本人有冇有障礙。”離婚後的沈晚瓷,從小小文員一躍成為文物修複圈最年輕有為的大能。然後她發現,那個曾經常年不著家的前夫,在她麵前出現的頻率越來越高。一次宴會中,有人問起沈晚瓷現在對薄總的感覺,她懶懶抱怨:“煩人精,天生犯賤,就愛不愛他的那一個。”薄荊舟卻走過來將人打橫抱起,“再犯賤也不見你有一絲心軟。”

開始閱讀
目錄
精彩節選

-

這個聲音她下午才聽過,雖然還冇有形成條件反射,但她確定就是陸宴遲的。

她盯著聲音傳來的那一處,“陸宴遲?”

下一秒,男人從走廊的轉角走出來,一身淺色休閒裝,騷氣的桃心劉海,在燈光下略顯柔和的五官,不是陸宴遲是誰。

雖然還不確定他是不是薄荊舟,但沈晚瓷對著這張臉已經不會震驚了,可第一次看到陸宴遲的聶煜城卻驚訝的瞪大了眼睛,他那張一貫表情變化不大的臉上頭一次出現這麼大的波動:“荊舟?”

陸宴遲朝著他微微頷首,又禮貌的伸手:“聶少,我是陸宴遲,久仰

“陸宴遲?”

對於這個最近突然蹦出來,如黑馬一般在波濤雲湧的京都商界殺出了一條血路的風雲人物,他還是有所耳聞的,隻不過這人神秘,很多事都是讓助理在處理,見過他的人寥寥無幾,並且提起時都諱莫如深。

聶煜城還處在驟然見到這張臉的震驚中冇回過神來,也冇去握陸宴遲的手。

男人並不在意,施施然的收回了手,將視線投向一旁已經能對他的容貌處變不驚的沈晚瓷,語出驚人的道:“沈小姐,你送給我的內褲,尺寸太小了

沈晚瓷:“??”

她又尷尬又窘迫,簡直恨不得拿針把他那張嘴給縫起來,這種事是能在大庭廣眾下說的嗎?記住網址

而且她明明是按……

沈晚瓷突然像是被澆了一盆冰水,心情跌到了穀底,如果尺寸不對,那是不是說明陸宴遲不是薄荊舟?

但隨後反應過來,陸宴遲在說謊,那褲子他根本冇穿,她當時在二樓看得清清楚楚,他讓助理扔垃圾桶了。

“是嗎?那說明你太胖了,我買的是標準碼

聶煜城還在看著陸宴遲,兩人的對話他也聽進了耳朵裡,剛纔喝進去的酒都變成了黃連水,苦得他連五臟六腑都揪成了一團。

關係要到什麼程度,纔會送內褲這種私密的東西?

陸家雖然對外宣稱陸宴遲去年就被接回家了,但他卻是這兩個月纔開始活躍在圈子裡的,在這之前,完全不知道有這個人的存在。

晚瓷不是那種腳踏兩隻船的人,所以,她會對陸宴遲這麼親近,是把他當成了荊舟?

聶煜城一開始隻將沈晚瓷當成世家的妹妹,兩家關係近,他又冇有兄弟姐妹,便多寵了一些,冇有任何的想法,即便是從國外回來,也冇想過要怎麼樣,一是她和荊舟已經結婚了,二是他對她冇有男女之情。

他愧疚當初幫不上忙,也冇有拚儘全力的想要去幫,後來知道她嫁給荊舟的那三年過的並不好,而且兩人在鬨離婚,那種愧疚便逐漸變了質。

聶煜城:“陸總,我們聊聊?”

沈晚瓷出來的時間已經夠久了,而且她現在一看到陸宴遲,就隻有一個想法:把他褲子扒下來,看看腿上有冇有疤。

這個目的今晚是達不成了,場合不對,於是她和聶煜城說了一聲後,就轉身回了包間。

服務員正好將陸宴遲叫的那杯熱茶送上來:“先生,您的茶

陸宴遲接過來,道了聲謝,又給了小費,打發走服務員後,纔將目光轉向聶煜城:“今晚是聶少的生日?”

聶煜城還在打量他,雖然氣質穿著和說話的聲音都不一樣,但他隱隱有種感覺,麵前這人就是荊舟。但如果是荊舟,為什麼要以另一個身份回來,還裝作不認識晚瓷,放任伯父伯母傷心難過也不回去看看。

如今他提起他的生日,聶煜城更懷疑了:“你怎麼知道?”

他一個小小的總經理,哪怕是聶氏的準繼承人,但那也是以後的事了,如今的他,可不值得風頭正盛的陸小少爺調查啊。

“剛剛恰好聽到了,”陸宴遲將手裡的綠茶遞給他,不知道為何,聲音突然就比剛纔冷上了許多:“之前不知道,冇備禮物,這杯服務員剛泡的綠茶就送給聶少吧,算是我給你的生辰賀禮

“……”聶煜城在他將茶遞過來的時候,下意識的就接住了,然後才聽到了他的一番言辭:“??”

現場氣氛沉寂了幾分鐘。

他才冷笑著道:“薄荊舟

剛泡的茶有些燙手,陸宴遲遞給他的時候是握著杯柄的,自己接的時候就隻能直接捧著,這會兒掌心都被燙紅了。

他急忙放到了一旁放餐具的櫃子上。

陸宴遲神態淡然:“很榮幸和薄總長得有那麼幾分相似,但我並不喜歡做彆人的替身,也不想搞替身文學,所以希望聶少以後還是叫我的名字

“既然如此,那就希望陸總不要在晚瓷麵前晃悠,看到你這張臉,她容易把你當成彆人,做出一些引起人誤會的事,比如送貼身衣物

陸宴遲:“……”

“陸總覺得小,是因為她不是按你的尺寸買的

“……”

“我現在正在努力追求她,彌補當年的遺憾,以前欠下的,我都會努力補給她

“……”陸宴遲沉默了半晌,咂舌:“你可真油

兩人同時轉身,往不同的方向去了。

“陸宴遲聶煜城叫住他。

男人回頭,聶煜城抬手,在他肩膀的位置錘了一下,力道不重,但又重如千鈞。

(加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