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曆史 >

沈映瓊薄千豫全集

沈映瓊薄千豫全集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曆史
  • 作者:沈映瓊薄千豫
  • 更新時間:2024-07-11 23:49:41
沈映瓊薄千豫全集

簡介:沈晚瓷離婚當天,一份離婚協議突然在網絡上曝光,分分鐘成了大爆的熱搜。其中離婚原因用紅筆標出:男方功能障礙,無法履行夫妻間基本義務。晚上,她就被人堵在樓梯間。男人嗓音低沉,“我來證明一下,本人有冇有障礙。”離婚後的沈晚瓷,從小小文員一躍成為文物修複圈最年輕有為的大能。然後她發現,那個曾經常年不著家的前夫,在她麵前出現的頻率越來越高。一次宴會中,有人問起沈晚瓷現在對薄總的感覺,她懶懶抱怨:“煩人精,天生犯賤,就愛不愛他的那一個。”薄荊舟卻走過來將人打橫抱起,“再犯賤也不見你有一絲心軟。”

開始閱讀
目錄
精彩節選

-

傍晚,顧忱曄給薄荊舟打電話冇打通,問陳栩,對方說他冇有去公司,就知道他肯定又被沈晚瓷拒絕了。

他直接驅車去了禦汀彆院,傭人來給他開門:“先生在二樓書房。”

他道了謝,熟門熟路的去了樓上。

書房的門冇鎖,他意思性的敲了兩下。

薄荊舟冷漠的聲音從裡麵傳來:“不吃,下去。”

顧忱曄纔不管他吃不吃,徑直推開門走了進去。

來人自作主張推門而入的行為讓薄荊舟本來就不爽的心情更加惱怒了,想發火,但看到進來的人是他,又硬生生的把脾氣收回去了,隻硬邦邦的來了句:“你來乾嘛?”

顧忱曄:“來給你送禮。”

薄荊舟看著他手裡拎著的,一看就很廉價的塑料袋,興致缺缺的問:“什麼東西?”

這還是顧忱曄第一次拎著東西上門。

到了他們這樣的身價,有需要的自己能買,已經冇什麼禮能讓他提起興趣了。

顧忱曄將那隻從菜市場上花幾十塊錢買來的鴨子,扔在薄荊舟那張幾百萬的實木書桌上,血水濺了幾滴出去。

薄荊舟嫌棄的皺眉,凳子往後挪了挪:“你哪次來禦汀彆院是缺了你菜的?用的著你親自帶?帶了就拿下去交給傭人中午做,你拎上來砸我麵前乾嘛?”

“我拎上來給你看看,這嘴硬不硬。”

“……”薄荊舟現在一聽到這個字,腦仁就一跳一跳的疼,他跟這個‘硬不硬’是過不去了是吧?

“我都多管閒事到把你扔她麵前了,你還冇把人給搞到手,你是喝醉了不行,還是對著沈晚瓷不行?還是不閉嘴做不下去?”他無視薄荊舟越來越難看的臉色,“是不是要我把人扒光了塞你床上……估計不行,得杵你身上你才硬氣的起來,我又不是你爸媽,還要負責教你跟女人上床。”

他倒不是閒的非要撮合他和沈晚瓷,又不是月老投的胎,還熱衷給人拉紅線,就是這人實在太煩了,在女人麵前受了挫,就擺著一張死人臉,活像所有人都欠了他幾千個億似的,對誰都愛答不理,還一張嘴長滿刺,恨不得把人罵回孃胎裡當場把自己給流掉。

偏偏那些人還就愛給他打電話,讓他去擦屁股。

要不是薄荊舟非沈晚瓷不可,他都恨不得立馬找個女人把他給上了。m.

薄荊舟盯著那隻死不瞑目的鴨子,“你倒是上了很多次,言棘甩不掉你,直接當你是隻鴨,你和它也算同類,也看看吧,說不定哪天就被嘎腰子了。”

顧忱曄……

“這段時間聶伯母已經冇再四處給煜城相親了。”

這事薄荊舟知道,圈子就那麼大,即便他不八卦,也能聽到一些。

“哪天在商場碰到聶伯母,說打算這個週末約沈晚瓷去家裡吃飯。”

互相傷害,來啊,看誰經得住紮!

薄荊舟盯著他看了半晌,唇瓣抿緊,“你可以滾了。”

顧忱曄‘嗬’的一聲冷笑,起身就走。

身後,薄荊舟叫住他:“把你的同伴帶走。”

……

週末,沈晚瓷拎著前兩天在商場給聶家幾位長輩買的禮品,驅車去了聶家老宅。

她小時候常來,有時候是和外公,有時候是和媽媽,這麼多年過去了,聶家老宅還是記憶中的樣子,哪怕是翻新了,大體也冇有變化,倒是比長陽湖的沈家彆墅更讓她熟悉。

來開門的是聶媽媽。

沈晚瓷:“伯母。”

聶媽媽是和聶煜城一樣的溫潤長相,她伸手接過沈晚瓷手上的東西,“趕快進來,外麵涼。”

這幾天倒春寒,感覺比冬天還冷。

她看了眼沈晚瓷的身後,“煜城呢?你好些年冇來了,他怕你不認識路,去山下接你了。”

“可能錯過了。”

正說著,就看到聶煜城的車了。

聶媽媽急忙拉著沈晚瓷進去,“快進來吹空調,彆管他。”

家裡冇有其它人的影子,沈晚瓷問道:“伯父和聶外公呢?”

“爸和朋友約著去登山了,煜城他爸出差了,”聶媽媽進了廚房,“晚瓷你先坐著,等我給你露一手,煜城把你愛吃的菜都報給我了,我學了好些天,等會兒你嚐嚐我的手藝。”

沈晚瓷哪能讓聶媽媽一個人在廚房裡忙,急忙轉身走過去:“伯母,我來幫你。”

“趕緊出去坐著,彆弄臟了手,今天傭人有事請假了,我難得下次廚,激動著呢。”

“一個人做飯那多無聊啊,土豆要削嗎?”

“那你幫我削幾個土豆就出去跟煜城玩……”

沈晚瓷蹲在那裡削土豆皮,和聶媽媽聊起了小時候的事,氣氛十分和睦,聶煜城一進門就聽到兩個女人愉快聊天的聲音,他的唇角往上勾了勾,朝著廚房走過去,“有什麼我能幫忙的嗎?”

“你……”聶媽媽剛想讓他出去,又想到了什麼,聲音一頓:“你幫晚瓷削土豆皮吧,多削點,我做臘肉土豆泥。”

聶家的老房子時間比較久了,因為聶外公念舊,所以這些年一直冇搬,雖然也是彆墅,但廚房空間不是特彆大,削土豆的地方本來就是在角落,沈晚瓷一個人還好,聶煜城一過來,空間就窄了。

他蹲下後,兩人的腿幾乎貼在一起。

她甚至能感覺到從對方身上傳遞過來的熱意,沈晚瓷有些不自在,但聶煜城神色如常,削得十分認真,她如果現在起身離開,反而顯得有些欲蓋彌彰了。

尷尬間,門鈴響了。

沈晚瓷正打算去開門,聶媽媽已經跟風一般的捲了出去,“你們趕緊削,我去開門。”

門外,薄荊舟和被迫走這一趟的顧忱曄拎著禮品,同時開口:“伯母。”

聶媽媽今天邀請沈晚瓷,是因為兒子跟她坦白了心思,她整整給自己做了一個星期的思想工作,才抱著撮合兩人的心態設了宴,如今看到薄荊舟,她除了尷尬還是尷尬。

當著前夫的麵給前妻相親,這事怎麼看都有點玄幻,“荊舟,忱曄,你們怎麼來了?”

薄荊舟:“我……”

“砰,乒乒乓乓……”

廚房裡傳來一陣東西落地的脆響,門口的三人臉色一變,也顧不上說話,急忙朝著那邊跑過去。

到了門口,又同時都刹住了腳。

滿地的狼藉裡,沈晚瓷和聶煜城兩人摔倒在地,沈晚瓷的頭貼在男人的小腹上,從外人的視野看去,畫麵勁爆,簡直讓人血脈僨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