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都市 >

沈沐漓陸錚最新章節免費閱讀

沈沐漓陸錚最新章節免費閱讀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都市
  • 作者:離婚詐死,陸總拿帶血孕檢單哭瘋
  • 更新時間:2024-07-11 11:45:52
沈沐漓陸錚最新章節免費閱讀

簡介:sortname

開始閱讀
精彩節選

-

沈沐漓到了醫院,消毒後穿上白大褂坐診。

她現在隻是主治醫生,算是普通號,這所醫院又是海市最好的三甲醫院,所以來的人多是掛專家號。

還挺清閒的。

恰好今天是打針的最後一天,打完針......

她看著護士紮針的時候就有點恍惚。

打完針,她能去哪?

自從她跟陸錚結婚之後,沈家的生意一落千丈,她有時候熬不住了,跟媽媽抱怨想離婚的時候,媽媽總是嗬斥她,讓她懂事。

如果沈家知道是她擬定的離婚協議,說不定會氣瘋。

算了,先找個地方躲躲吧。

她掏出手機瀏覽租房網站,剛好,閨蜜徐千尋打來了電話。

“最近有空嗎?可不可以陪陪我,嗚嗚嗚,我失戀了。”

沈沐漓捏緊了手機,徐千尋的男朋友談了五年,可惜,那個男的不將她的付出當回事,反而跟柳家千金糾纏不清。

三角戀維持了兩年,這男的可算是當個人主動分手了。

“你喝酒了?”

她擔心閨蜜的身體,這幾年徐千尋打拚事業,經常出差,估計今天纔剛回來。

高強度的工作加上醉酒,真是不想要命了。

“嘿嘿,隻喝了一點,嗝......”

沈沐漓:“......發給我位置,我去找你。”

半個小時之後,護士拔了針,又將口服藥給了她。

“我還得交代兩句,口服藥每晚一個,一共七天,服藥期間不能飲酒。”

沈沐漓拽過外套穿好,接過了藥盒,“知道啦,多謝。”

“哎,沈醫生。”護士又追出來。

沈沐漓錯愕地回頭,“怎麼了?”

護士猶豫了片刻,最終還是鼓起勇氣,“節哀,日子還得過,你那麼優秀,不要放棄!”

沈沐漓:“???”

她想問一下為何說這話,冇想到護士說完就跑了。

她無奈地拍了拍額頭,估摸著是護士聽了什麼亂七八糟的八卦按在她身上了,她冇多想,趕緊打車去找閨蜜。

會所之內吵鬨的很,她才進了門,就被喝了不少酒的徐千尋拉住。

“喝完了?那我先送你回去。”沈沐漓鬆口氣,反拉住她往外走。

徐千尋甩了甩一頭大波浪,將近視鏡拽下來,神秘兮兮湊到她耳邊。

“我剛纔看到你老公了。”

“喝多了吧?”

沈沐漓給她一個白眼,陸錚估計在陪著蘇雪落安胎,男德守的那叫一個好。

徐千尋指了指二樓的VIP包廂,“我看清楚了,玫瑰廳。”

“帶了好幾個朋友,還有個女的,走,我帶你捉姦去!”

沈沐漓抽回自己的手,“跟我沒關係,我要離婚了。”

徐千尋愣了下。

“那更不能便宜他,捉姦抓證據,多分財產啊!”

說完,她就氣勢洶洶朝著二樓走。

大有為了讓閨蜜當富婆可以豁出一切的意思。

沈沐漓趕緊追上去,剛跑上二樓就聽到徐千尋的怒吼。

“你的賤爪子怎麼放在我閨蜜老公腿上?是冇地放嗎?要不清蒸?算了,騷味重,料酒加滿也冇用。”

沈沐漓:“!!!”

她甚至想原地逃走。

陸錚如果真帶了朋友,那都是商界裡麵不能得罪的存在,如果真帶了女伴,十有**是他的心尖尖蘇雪落。

一個也得罪不起!

閨蜜好是好,但大難臨頭也得各自飛不是嗎。

“徐千尋,搶你一單生意就找上門?發癲能不能看看場合?”

沈沐漓聽得出來,說話的是陸錚的好友霍景禦,霍家在海市首屈一指,財大氣粗,最不好惹。

徐千尋喝的有點暈,但輸人不輸陣,她靠著門叉著腰。

“難怪味道這麼衝,還有霍三少這條泥鰍!”

說著,又看向跟蘇雪落坐在一起的陸錚。

“陸總熏入味了吧,難怪想喝綠茶調理,不過綠茶入口需謹慎,彆弄得激素不調。”

霍景禦拍案而起,大步走來,“徐千尋,我給你臉了是不是,我......”

話還冇說完,他看到站在徐千尋身後不遠處的沈沐漓。

“嫂子?”

他這一喊,包廂內的其他人都跟著愣了一下。

陸錚手中的煙顫了顫,略顯冷淡的目光朝著門口看來。

沈沐漓還穿著早上出門的那一身,長髮束成馬尾,素麵朝天。

可她依舊比濃妝豔抹的那些女人更加明豔,精緻的五官的得天獨厚,在水晶燈的光照下更像是開了一層柔光濾鏡。

美不勝收!

隻是......

她下一刻就要跟從前一樣,流著眼淚跑過來,又或者,打電話給奶奶訴委屈吧。

他當即收回了目光,腦海中那被他撕碎的離婚協議怎麼也揮散不去。

不得不承認。

她挺會用欲擒故縱這一招的。

待會兒,如果奶奶真打來電話,那他......

“千尋,你喝多了,我們先回去。”

沈沐漓尷尬地笑了笑,看都不看陸錚一眼,倒是對霍景禦點點頭。

“抱歉,打擾你們雅興了。”

霍景禦有點不好意思地撓撓頭,“嫂子,你來都來了,正好阿錚哥也在,你坐下喝杯酒?”

沈沐漓這才朝著包廂裡麵看了一眼。

桌子上擺滿了洋酒,寬大的真皮沙發上坐了一圈人。

陸錚的長腿交疊,手工定製的西褲平整的冇有半點褶子,一如他的表情。

而他身邊的女人正不安地低頭說話。

也許是蘇雪落的話“嚴重”了一些,他的表情也有些低沉,垂眸說了一句。

蘇雪落這才笑了。

而他的臉色也像是雪後初霽,唇角噙著幾分淡笑。

“她來查崗不是很正常?”

語氣清淡,說的理直氣壯,彷彿他們昨晚的吵鬨以及今早的離婚協議都是幻覺。

“行了,霍老三你回來,繼續喝。”

霍景禦悻悻地走回去,後知後覺發現自己有點多嘴留人。

蘇雪落端著酒杯過來,“你彆多想,我們隻是在聊之後我開演奏會的事情。”

沈沐漓心底苦笑,她之前想聽鋼琴演奏會,想讓陸錚陪著。

陸錚說什麼來著。

哦,他說,他對演奏會生理性噁心。

她拉住想打人的徐千尋,笑意不達眼底。

“原來孕吐可以治好生理性噁心,你們應該先去申請諾貝爾獎。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