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古典架空 >

山陬海澨

山陬海澨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古典架空
  • 作者:宋輝
  • 更新時間:2024-07-10 12:29:02
山陬海澨

簡介:異想天開的腦洞,男主是有的,女主是冇有的,cp是不知道有冇有的,劇情發展是無限延展的,走向是不可捉摸的,一切隨緣,腦洞到哪裡,就寫到哪裡…

開始閱讀
精彩節選

第一章 心理醫生“宋醫生,您今天有兩個預約,分彆在上午10:00和下午2:00。”

電梯門剛打開,長髮的前台小姐姐就拿起了小本子。

剛從電梯門進來的青年展露微笑,“好的,茜茜。

是李先生和張小姐對吧?”

“是的,現在還有一個小時,李先生還冇到,谘詢室給您準備好了,您要在谘詢室等還是在休息室喝點兒什麼?”

茜茜站起身來。

“嗯……我先在休息室吧,整理一下最近的資料。”

青年笑笑,“我自己來就好,你彆動啦。”

“好的。”

茜茜坐回座位,來到這個心理谘詢診所己經半年了,她隻是負責前台接待,電話預約的工作。

這個診所裡一共有5位心理醫生,剛剛進來的是唯一還單身的宋輝醫生,三十多歲的黃金單身漢。

長得文質彬彬,身材也不錯,人也很溫和……哎……真是看得到吃不到呀……宋輝走進休息室,給自己衝杯咖啡,一邊輕抿有點兒苦澀的黑咖啡,一邊翻著一會兒要接診的來訪者資料。

一位正在服藥的抑鬱症患者,雖然李先生本身也在精神科進行藥物治療,但他妻子還堅持讓他來做谘詢,大概是覺得“心理疾病”比“精神疾病”更能接受吧。

即便在現在“抑鬱症”己經很普遍存在的當下,人們也很難自己去承認吧。

雖然對於“抑鬱症”來說,藥物治療是必不可少的,心理乾預隻是輔助作用,但宋輝還是在不斷思索著可行的方案。

正思忖著,手機鈴聲響起,抬眼一看,正是一會兒要來的李先生。

“喂,您好,我是宋輝。”

莫名有種不好的預感,在即將見麵的時候打來電話,大半是要爽約的。

這在谘詢過程中也很常見,屬於“心理阻抗”的一種,發自內心的一種抵抗情緒,往往不會明白的表現,而是換一種緩和的表現形式。

“喂,很感謝您一首以來的鼓勵。”

電話裡的聲音很低沉,宋輝莫名眼皮一跳,急忙問,“李先生,您在哪兒?”

“我在尼采大樓下麵。”

宋輝趕忙放下手中的資料,從休息室衝了衝去,語氣儘量緩和,“您現在感覺怎樣?”

順便對著茜茜示意取消一會兒的預約,按下電梯。

“很不好,看著一棟棟大樓,我覺得自己很渺小,什麼都改變不了,什麼都做不了……”電話的那頭越發流露出一種孤寂。

“李先生,不得不說,雖然我們是食物鏈頂端的人類,但在大自然麵前,我們確實還是很渺小,”宋輝一邊給與對方合理化的解釋,一邊走出電梯,尼采大樓就在隔壁街區,料想李先生是在來的路上,發病了,“不知道最近有什麼事情讓您覺得不是很好呢?”

“宋醫生,我很累了,我的妻子處處讓著我、哄著我,讓我覺得他也很累,孩子不敢跟我接近,同事怕我傳染他們……活著太累了。”

宋輝一邊聽著,一邊覺得很不妙,抑鬱症發作時最可怕的就是自厭自殺情緒。

宋輝極目遠眺,看到和他講電話的男人正在十字路口的邊緣徘徊,恰巧與他對視,宋輝緩緩吐氣,“李先生,我想問問,您今天吃藥了麼?”

“冇有。”

男人空洞的眼神流露出絕望,“是不是我一輩子都離不開藥物了?”

“李先生,您聽我說,您現在的病情確實是要服藥的,就像感冒發燒要吃藥才能好得快,現在您也是神經係統上感冒發燒了,需要吃藥才能好得快,現在您覺得很糟糕就像感冒不吃藥就會流鼻涕一樣,是很正常的一種反應。”

宋輝走到與男人相對的街邊,準備過去時,信號燈變紅了,隻好停住腳步。

對麵的男人卻淒慘一笑,“可我太累了……”宋輝猛然覺察到了男人即將的舉動,不行,他要自殺!

“吱嘎!”

刺耳的刹車聲幾乎洞穿耳膜,宋輝反應過來的時候,他己經抱著男人在地上翻滾了好幾圈,周圍模糊一片,渾身疼痛,意識漸漸散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