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科幻 >

沙漠直播:開局撿到小耳廓狐

沙漠直播:開局撿到小耳廓狐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科幻
  • 作者:橡皮泥
  • 更新時間:2024-07-11 23:49:02
沙漠直播:開局撿到小耳廓狐

簡介:sortname

開始閱讀
目錄
精彩節選

-

喬樹站在領獎台後麵,聽著周圍的山呼海嘯。身旁其他國家的選手個個麵色緊張,有幾個甚至身體都在微微顫抖。喬樹撇了撇嘴,心中不屑一顧。這有啥可緊張的,把這些人換成沙漠狼倒是勉強能讓自己興奮一下。從口袋裡拿出一張紙條,喬樹偷偷瞄了幾眼。這是剛剛即將上台的時候,小田塞到自己手裡的。隨便一瞧,應該是總署長寫的發言稿,作為冠軍自然要有獲獎感言。不過......也不知道總署長是不是當領導時間太長了,這發言稿有一股子濃厚的官腔。‘尊敬的評委、各位同誌、親愛的觀眾們:非常榮幸能夠在這個特彆的時刻,站在這裡,分享我獲得冠軍的喜悅和感慨。’這啥玩意,自己要是照著這東西念出去,台下不得睡著一大片啊。喬樹草草地看了一眼,便將紙條重新塞回了褲兜裡。如果是其他場合,自己也就照著唸了。但國際治沙人組織是個新成立的組織,新組織就要有新氣象,走老路有啥意思。他準備臨場發揮一下,不說整個活,至少也要裝個逼。冇過一會,場上響起了音樂聲。一個個獎狀和獎盃被十名身材高挑的小姐姐端上台,與其一起上台的還有負責頒獎的嘉賓。現場主持人開始介紹嘉賓身份,每一個都是環保領域的大人物。世界自然保護聯盟的總乾事、聯合國環境規劃署的副署長、袋鼠國環保局的局長、袋鼠國治沙協會的會長......倒是冇看到守夜人組織的人,楊恬和衛棣兩位師傅也冇出現。貌似守夜人組織並不喜歡參與這種場合,他們的名聲在圈內很顯赫,但在普通民眾中毫無知名度。而在必須表露身份的場合,守夜人也會給自己套上各種馬甲。比如王承第一次邀請自己加入守夜人組織時,用的就是CUMA的代號。最先上台領獎的是後第四名到第七名,他們隻有獎狀和十萬米金的獎金,並冇有獎盃。不過大賽的前十名,都會獲得未來國際治沙人組織理事的職位,也算是不虛此行了。七名選手頒完獎後,冇有什麼獲獎感言,直接就下了台。隨後就是大賽第三名,阿爾及利亞國的哈薩木上台領獎。看到喬樹後,哈薩木麵帶笑意地衝他眨了眨眼睛。喬樹對這哥們的印象也很好,笑著打了聲招呼:“哈兄。”哈薩木的表情頓時凝固在臉上。第三名的哈薩木上台後,下一個就輪到第二名的弗蘭克了。弗蘭克默默走到喬樹身旁,隨時準備上台領獎。喬樹向身旁看去,頓時嚇了一跳。這大兄弟本來就黑,此刻卻是盯著兩個大大的黑眼圈,麵無表情無精打采,有一種腎虛寫在臉上的感覺。“哥們,你這是咋的了?”喬樹訝然道。弗蘭克麵色複雜地看了喬樹一眼,最終無奈地苦笑一聲。“冇事,昨天晚上冇睡好。”喬樹聞言一腦袋問號。在野外你都冇這樣,回現實社會了反而睡不好?“喬樹。”弗蘭克突然又開口道,“我大概率不會再當治沙人了。”喬樹疑惑地看向他:“怎麼個事?”“回想我這半輩子,沙漠冇治理得多好,倒是和那些無聊的政客鉤心鬥角之中,迷失了自我。”弗蘭克深吸一口氣:“我決定換一個地方,可能去守冰人組織,或者去聯合國環境規劃署,真正做一些環保事業。”喬樹點了點頭。他也是明白過來了,估計這哥們是冇替米國拿到冠軍,回去受到了不公正待遇。“為啥不去守夜人呢?”喬樹好奇道。弗蘭克愣了一下:“什麼守夜人?”喬樹同情地看了他一眼。在環保界混了一輩子,都不知道守夜人?這是壓根冇進入核心圈子啊。這哥們八成是被當成工具人了,哪怕他拿到了冠軍,未來也得落得一個慘淡收場的下場。“冇什麼,到你了。”喬樹開口提醒道。他自然不會冇事閒的,引薦弗蘭克加入守夜人,雖然自己隻是一句話的事。路是自己走的,弗蘭克自己就冇責任嗎?“謝謝。”弗蘭克道謝一聲,看了喬樹最後一眼,轉身向台上走去。喬樹是他見過最奇怪的人。說他是好人吧?這傢夥乾的事都損到家了,完全不講半點武德。說他是壞人呢?這傢夥又很純粹,成為治沙人的目的竟然真的隻是想要治理沙漠。或許也隻有這種奇葩,才配成為冠軍。隻有教出這種奇葩的國家,纔有資格成為世界治沙人組織的掌舵者。哈薩木拿著獎盃從台上走下,和弗蘭克擦肩而過。看到喬樹後,這阿拉伯漢子臉上露出真摯的笑容,快步走來:“喬兄,晚上要不要聚一下?”喬樹思考了一下,有些為難道:“我得和上麵溝通一下,不知道今天會不會回國。”“理解。”哈薩木也不強求,“那交換個聯絡方式吧,以後多交流。”喬樹自然不會拒絕,掏出手機和哈薩木互換了聯絡方式。哈薩木知道喬樹還冇上台,也不多做打擾,交換完聯絡方式後就離開了。過了一會,弗蘭克也領完了獎。依然冇有獲獎感言,看來不是誰都有發言資格的,隻有冠軍有這個殊榮。“喬先生,到您上台領獎了。”工作人員走上前,恭敬地說道。“好,多謝。”喬樹點了點頭,邁開步子走上領獎台。踏上領獎台的那一刻,喬樹頓時感覺到上萬道目光,從四麵八方的看台上彙聚而來,最終落在他的身上。隨後便是山呼海嘯般的歡呼聲。喬樹嚥了咽口水,突然有些緊張了。這......和自己剛剛想的不一樣啊。視線多了,也會產生量變,彷彿有重量一般,壓著人喘不過氣來。一名身材短胖,笑容和藹的中年人走上前,將獎盃遞給喬樹。“獲得冠軍的是,來自華國治沙人組織,治沙時間未超過一年的超級新人......”“喬——樹——”主持人近乎嘶吼地呐喊出喬樹的名字後,觀眾們的熱情如巨浪般拍打過來,像是要把體育場掀翻了一樣。喬樹扯了扯嘴角,勉強露出了一個笑容。大意了,早知道這麼社死,不如讓自己去麵對幾萬條沙漠狼呢。“下麵,有請喬樹冠軍發表奪冠感言!”看著主持人遞來的話筒,喬樹深吸一口氣,一把接過。清了清嗓子,聲音沉穩地開口說道:“尊敬的評委、各位同誌、親愛的觀眾們:非常榮幸能夠在這個特彆的時刻,站在這裡,分享我奪冠的喜悅和感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