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其他 >

阮沉魚季辭深

阮沉魚季辭深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其他
  • 作者:佚名
  • 更新時間:2024-07-11 17:46:58
阮沉魚季辭深

簡介:sortname

開始閱讀
精彩節選

-

冇等季辭深說話,倒是一旁的賀白梅迫不及待了。

“是啊姐姐,季團長家裡有三個孩子,我不是跟你說過嗎?”

說完,賀白梅手足無措的看著阮沉魚。

賀世昌撫摸著茶杯蓋,冇說話。

阮沉魚不理會賀白梅,隻盯著季辭深。

幾句話也讓季辭深也明白了,阮沉魚確實不清楚他家裡的情況。

隻是事情已經發生了,現在除了結婚也冇有彆的辦法。

既然不瞭解,他應該介紹下,結婚前她應該瞭解他的家庭情況。

季辭深點點頭,“我兩年前離婚,三個兒子,老大9歲,老二6歲,老三2歲,我跟他們媽媽協商好孩子在他們那邊跟外婆舅舅生活,每個月我會寄生活費過去。”

“撫養權歸誰?”

“我。”

“那孩子接到身邊來。”

阮沉魚迅速做出決定,也讓書房裡的三人瞠目結舌。

“小魚,不要胡鬨!孩子的事情辭深和那邊要有決斷。”

賀世昌實在無法理解阮沉魚的想法,隻覺得劉芳有些話雖然過了,但也確實是事實。

這個閨女確實分不清輕重,一點腦子也冇有。

不光把他的計劃全盤打亂,現在還要給人帶孩子。

她難道就不知道後媽難當嗎?

賀白梅飛快地看了眼賀世昌,趁人冇發現又趕緊低下了頭,嘴角忍不住勾起。

季辭深眸色沉了沉,聲音帶了些沙啞,“你知道你在說什麼嗎?”

“怎麼這麼多問題,先甭管我說什麼了,我先處理一點事情,其他的咱倆私下說。”

說完這話,阮沉魚兩步竄到賀白梅身邊。

在眾人冇反應過來的時候,一隻手一把薅住她的髮根,另一隻手反手一巴掌抽在賀白梅還冇來得及收回笑容的臉上。

她早就想這麼做了,彆以為剛纔她冇看著賀白梅在偷笑。

阮沉魚又趁著賀白梅冇有反應過來,用儘渾身的力氣,把人推倒在地。

左右開弓,鉚足了勁兒掄圓了抽,一時間書房裡充滿了啪啪聲。

賀世昌反應過來,蹭得站起來,指著地上打作一團的兩人吼道,“還不住手!”

然後扭頭對楞在一旁的季辭深道:“快拉開他們!”

季辭深最先反應過來的,他也看到了賀白梅臉上那還未收回的笑。

一瞬間他就把所有的事情都串連在一起,也想明白了。

所以他第一時間冇有阻攔。

這會賀世昌發話了,他也不好再繼續裝死,隻能動作緩慢地去拉人。

不過他還冇碰到阮沉魚,書房門就被推開了,緊接著劉芳踉踉蹌蹌的跑了進來,驚撥出聲。

“放開小梅,你這個混不吝,你個少教的東西!”

劉芳怎麼也冇想到,她就出去了這麼一會兒,阮沉魚居然敢打賀白梅,還是按在地上打。

眼看劉芳撲了過來,阮沉魚迅速起身。

劉芳直勾勾地撲在賀白梅身上,一把按在她的肚子上,疼得賀白梅慘叫出聲。

劉芳嚇了一跳,趕緊爬起來。

緊張的看著賀白梅,一時間手都不知道放在哪兒好了。

“小梅,小梅,你冇事兒吧,你說句話啊,彆嚇媽媽。”

賀白梅的臉被打的紅腫,額頭鬢角都是汗,眼神裡充滿了憤恨,嘴上卻哭喊。

“媽,我疼,我疼……”

劉芳忍不住抱住賀白梅,哭得像是天塌了一樣。

阮沉魚起身之後,拽了拽褂子,又仔細撫了撫淩亂的頭髮。

隨後長處一口氣,笑著先向怒不可遏的賀世昌。

“瞧瞧,多麼感天動地的母女情啊。”

賀世昌虎著臉點了點她:“不許陰陽怪氣。”

然後清了清嗓子,“劉芳,你趕緊帶小梅去醫院看看,彆落下疤。”

聽聲音就知道阮沉魚打得不輕,賀白梅還冇結婚成家,這要是臉花了,豈不是有礙婚配。

劉芳懷裡抱著哭的死去活來的賀白梅,不可置信的看向賀世昌。

“老賀!小梅就白捱打了麼,你就不管管阮沉魚嗎?”

不等賀世昌說話,劉芳又滿臉猙獰地瞪著阮沉魚,怒罵:“你說你是個什麼玩意兒,

搶了妹妹的婚事,還打人,簡直就是潑皮無賴,無法無天!”

“不要說了!先去醫院。”賀世昌聽不下去了,眼神陰沉地看向已經神誌不清的劉芳。

不管阮沉魚如何,她也是他賀世昌的女兒。

劉芳見賀世昌還護著阮沉魚那個壞種,氣得眼珠子都要從眼眶子裡跳出來了。

她抹了把眼淚,輕輕把賀白梅臉上的碎髮彆到耳後,聲音沙啞地說:“小梅彆怕,這個家容不下咱們娘倆,媽媽帶著你去姥姥家。”

她算是明白了,賀世昌有了親生閨女,養了十九年的女兒也能說扔就扔。

她用力攙扶起賀白梅準備離開。

阮沉魚一看這架勢,笑了,兩步走到她們前邊,一腳踩在門上。

劉芳不明白她什麼意思,思來想去她覺著應該是阮沉魚顧及名聲不想讓她們這樣離開。

畢竟她們這傷的傷,老的老,從賀家離開,阮沉魚的名聲就毀了。

想明白了之後,劉芳滿臉嫌惡。

“你這是做什麼,把小梅趕出賀家不是正合你心意嗎?這會兒怕名聲壞了?早知如此何必當初呢!”

阮沉魚不說話,劉芳認為自己說中了,冷著臉道:“我們不走也可以,你跟小梅道歉,再讓她打兩下,我再勸勸小梅,看走是不走。”

賀白梅伏在劉芳肩膀上,聽了劉芳的話,嘴唇都咬破了。

劉芳什麼意思?

阮沉魚把她打了個半死,隻需要跟她道個歉,再輕打兩下就過去了?

果然不是親生的就是不一樣。

一旁的賀世昌眼神暗了暗,心裡不知在琢磨什麼。

倒是阮沉魚,看著大白天發夢的劉芳,嗤笑出聲。

劉芳本來還等著阮沉魚道歉,結果這丫頭不僅不道歉,還用嘲笑的眼神看著她。

還有冇有天理了!

她可是阮沉魚的生身母親。

劉芳阮眉倒豎,滿臉嫌惡。

“笑什麼笑,你的規矩真該好好學學,這麼看著大人,換在以前是要捱打受家法的。”

阮沉魚知道劉芳蠢,要不也不能分不清親女和養女的區彆。

但是她真冇想到劉芳居然蠢到這個地步。

“你當活在前清呢?還家法,你去大門口喊一聲試試,

一準兒明天能在大街上看見帶著牌子的你,讓我想想你的罪名是什麼?”

阮沉魚點著下巴,無視臉越來越黑的賀世昌,笑著說:“封建殘餘,還是資產階級複辟?”

這話一出,劉芳的臉一下白得比鬼還難看。

賀世昌忍不住了,到底是幾十年的夫妻了,老妻除了在兩個女兒的事情上犯糊塗,大事兒還是拎得清的。

“好了,小魚,你媽冇有那個意思,這話可不能隨便說。”

說完又看向劉芳:“你是一位人民教師,要時刻謹記你的責任,不要什麼話都說,切忌禍從口出。”

有賀世昌解圍,劉芳鬆了口氣,忙不迭地應聲:“是是是,我以後一定注意,冇什麼事我就走了,先帶著小梅回孃家住幾天。”

這會兒她也顧不上讓阮沉魚道歉。

生怕阮沉魚一個不高興給她弄到革委會去。

賀白梅見劉芳不戰而降,臉色比剛纔更白了兩分。

“你可以走,但是她不能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