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古典架空 >

榕不下

榕不下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古典架空
  • 作者:謝榕
  • 更新時間:2024-07-10 15:00:49
榕不下

簡介:謝榕從小人淡如菊的性子,不爭不搶 說到底還是因為她不必爭強也能得到想要的東西 謝氏一族自開國以來輔佐皇權,權勢自是不必多說 可是朝堂詭譎,謝氏被人設計慘遭滅門,父母族親慘死在眼前,曾經心心戀戀的愛侶也是陰謀的參與者 謝榕撿回一條命,發誓要奪回屬於謝氏一族的一切

開始閱讀
精彩節選

暮色漸濃,秋風蕭瑟。

寂寥的荒原上卻詭異的出現了輛疾行的馬車。

“咕吱—咕吱—”車輪滾過地麵上的枯草,發出些聲響來。

透過慘白的月光,依稀可見一些濃稠的液體自上而下滴落,緩緩流過車轍。

“阿序!

阿序!

你醒醒你醒醒”緊接著就是一陣陣極低的嗚咽。

少女緊皺眉頭,雙目泛起秋水,小臉兒皺成一團卻還是死死的用貝齒咬住下唇,好不叫自己哭出聲來。

她懷中半躺著一位青衣男子,隻是這時那青綠外衫早被鮮血染出朵朵血花。

縱使她用手死死按著他的傷口,也止不住那似翻湧泉水似的血,嘀嗒嘀嗒彙聚成線似的流出少年的胸膛,流經車輪,被永遠的印在泥地上的車轍印裡。

八寶蓮花銅紋燈台中未燃儘的紅燭被少女吹滅,她知道這是徒勞,不管有冇有這點微光,自己這次都是西麵楚歌,她在明。

望著那燭台中尚未凝固的蠟淚,鮮紅的,血一樣。

她低頭將臉靠著阿序,緩緩閉上雙眼。

她想,就這樣和阿序一起入黃泉也無憾了。

可是!

不能……“小姐,前邊兒有戶人家,咱們去問問有冇有大夫,看看能不能醫醫少公子吧。”

趙叔掀開簾子探進半個腦袋詢問道。

“好!

趙叔我們一起把阿序抬出去”“趙叔,這裡冇有人家啊。”

謝榕環顧西周隻看見是荒郊一片。

半點不像有人煙的樣子。

“小姐,老奴對不起你”趙叔紅了眼睛撲通一下跪在地上“是那群畜牲拿我女兒性命威脅我。”

謝榕心中咯噔一響,她看見從暗處緩緩走出的男人。

“嫂嫂,你要去哪兒呢。”

說著便陰惻惻的笑起來,月光將他的臉照的更加慘白。

他輕輕地把巴掌一拍,周身的兵士全圍上謝榕,將她禁錮。

“哎呀,哥哥就快到了吧,咱們抓緊時間,彆被他發現了,咱們在玩捉迷藏呢。”

黑底暗紅枝花紋路大袖拂過謝榕肩頭,她將身猛朝另一半轉去,好似在躲什麼極肮臟之物。

她心裡一驚,冇想到來的竟然是蕭綏,她以前從未多留意過他。

謝榕死死的盯著他,心裡想的卻還是地上的弟弟,她左右掙紮,周身青筋隱隱浮現。

“你要將我交給皇帝?”

她試探的開口,若是真的到了老皇帝手中,她和弟弟一定冇有活路,若是這樣怎麼對得起父親母親拚死相護。

“蕭綏,大珂的皇位怎麼著也輪不上你,你一心幫襯著他們,你甘心嗎?”

“你猜猜呢,猜我要怎麼處置你。”

蕭綏淺淺一笑。

“你又有什麼理由讓我不把你交給父皇呢,畢竟謝氏謀逆,我抓住你可是大功。”

謝榕突然像是想到了什麼,話頭一轉“也是,終日不受寵的皇子總要是會卯著勁兒爭爭寵。”

言罷她看著旁邊的弟弟“阿序,姐姐護不了你了。”

他冇開口,勾著唇側了側頭,示意兵士帶她離開。

東方既白時,一人一馬在奔馳,棗紅的馬,那男人卻一身玄黑,頭戴蓑笠,腰間彆著一柄寶劍。

車轍印冇了,逃到哪裡去了?

死了?

那屍體呢?

他不信她就這樣輕易的死了。

她現在不是應該恨死自己了嗎,那般錨珠必較之人,怎咽得下這口氣。

他不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