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玄幻 >

人之始,仙之冇

人之始,仙之冇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玄幻
  • 作者:何聲
  • 更新時間:2024-05-14 03:39:35
人之始,仙之冇

簡介:這是一個修仙被遺忘的世界,冇有人記得該怎麼修煉,世界上也冇有靈氣的存在 但是似乎存在了某種妖魔在暗中注視 但是隨著靈氣被髮現從而慢慢復甦,這世界的格局正在被打破

開始閱讀
精彩節選

在靈氣徹底入體後,何聲反而好奇了起來,他目前可以簡單的將靈氣外放,但是他還不知道具體有什麼作用,外放的靈氣極其不穩定,何聲根本無法控製它。

在沉思之後何聲繼續在體內運行靈氣,開始在體內調動靈氣,體內的靈氣控製雖然也很麻煩但好在可以勉強調動,何聲調動靈氣在體內運行,逐漸探索著體內,他嘗試將靈氣調動到胸腔但是靈氣卻突然失調,最終不斷向上,眼看就要到達頭部,恐怕就會因此泄露出,何聲不知道從其他位置泄露出會有什麼風險,他不敢繼續冒險,最後拚儘全力將靈力運行到眼中,隨著靈力的注入他的眼睛爆發出淺藍色的光芒,他隻感覺他的視野更加廣闊並且似乎可以看到一些“靈力”。

在何聲的研究下,他大概瞭解了靈力入眼的作用了,可以使視野更加清晰,並且可以看到一些物品的價值,但是似乎價值高一點的不行,因為他甚至無法看到實驗桌的價值。

或許這還有著其他能力但是以他目前的見識和境界並無法發揮出來。

在對眼睛進行了研究後,他開始打坐恢複靈力,隨後將靈力調到手上,他感覺自己的手似乎更加有活力了,他使用小刀稍微劃破了一個口子,竟然瞬間就恢複了,並且他現在可以單手舉起自己家中的實木桌子,甚至冇有任何壓力,他冇感覺到自己的力量有所提升,靈力似乎可以承載一定的重量。

隨後在何聲的不斷研究下他發現靈力到腳中可以做到“身輕如燕”,似乎可以在空中短暫漂浮,但是這個時間很短,短到何聲隻能大概判斷。

其餘的用處他無法發現,可能是他目前的境界還是很低的原因吧。

按照何聲閱小說無數來看,他目前應該算是煉氣期初期吧。

但是他相信他應該是最早開始修仙的人之一吧,畢竟目前還是靈氣復甦的初期,得益於他擁有母氣他纔可以找到修煉的方法並且領悟到了心法,否則他不知道什麼時候纔可以正式踏入修仙的道路。

何聲也不知道這個世界有冇有靈根的說法,但是按照他的測試來看他的靈氣屬性應該是屬於治療和強化,似乎是輔助類的。

他現在也冇有感到什麼靈氣親和的現象,對於周圍的靈氣他也是來者不拒。

何聲理解不了,索性就不去想了,準備為了購買母氣的原料而準備,他準備去黑市了。

他出門特地帶了口罩,倒不是怕被人認出來,隻是黑市也不算絕對安全還是要保護一下**的。

(>~<)何聲一路上和普通行人冇有什麼區彆,隻是多了一絲神秘感而己。

對於何聲來說此時他不想引人矚目,畢竟修仙這種事情在現實說出來隻會讓人當作神經病而己,但是不知道是不是因為排出了那麼多汙濁的原因他現在反倒顯得十分清新脫俗,這種感覺往往可以吸引他人的目光,這種氣質給路人一種仙氣飄飄的感覺。

對此何聲也很無奈,他己經刻意隱藏自己了,奈何自己的帥氣和氣質還是讓人留戀(≥-≤)。

在幾經輾轉後他進到了黑市,此時正是交易的好時候,夜黑風高。

他很快找到了售賣相應材料的人,這些材料並不是什麼違禁物,在夜市交易隻是怕引起官方的注意。

何聲目前並不想引起彆人的注意,畢竟如果被髮現了那麼就不僅僅的他個人的事情了,他修煉的前提也隻是想好好的生活而己。

黑市的氛圍比較銀,在他對麵的商人也有著一種神秘感,何聲走過去,用靈力包裹了喉嚨竟發出了與他截然不同的聲音,一股不屬於他的粗獷的聲音傳出:“我需要一些材料,你展示出來的這些可能不夠,不知道你有冇有更多的。”

那商人聽了頓時精神起來了,“這位客人您真是好眼光,我這邊的材料可是最頂級的,質量肯定保您滿意,至於數量您更不需要發愁,畢竟我們可是有‘正規’的渠道的。”

那商人一本正經的說道。

對此何聲不露神色的說到:“我先把你這些帶走,至於之後的貨,我之後自然會再來。”

對於之前的話,何聲隻不過是試探罷了,這群人果然的不缺少這方麵的貨,畢竟對他們來說搞到這些東西隻是最低級的事情。

在商人的協助下何聲很快就把材料儲存好,對於這筆材料何聲也是付出的不菲的價格,他也迫切需要穩定的經濟來源了,之前麵試的公司都拒絕了他,他其實也不知道為什麼,一旦他遮掩了自己的麵貌與人交流冇有一點阻礙,但是如果要他正式的和人交流,他反而會很膽怯。

目前何聲也隻能走一步看一步了,他目前的生活方麵其實冇有什麼問題,但是之後的材料購買纔是最大的問題。

即使他目前有足夠的經濟能力讓自己可以維持一定的生活質量,但是如果要製造母氣來供應自己的修煉明顯上不夠的。

在他準備離開黑市時他突發奇想用靈力包裹眼睛,一種特殊的視野在他眼中浮現,如他所料,這裡大部分東西都冇有什麼特彆的,一些違禁品他更是看都不看,但是隨後他看到了一個小鼎,他感覺這東西不簡單,但是他的眼睛看不透。

他不動聲色的走到那個攤子前,假裝挑選東西,那個攤主看了何聲的行為也不假寐了,開口就說:“小哥真是好眼力,我這攤子的東西都是難得好寶貝啊,你看這個瓶子這可是標準的青花瓷,這個麵具更是老物件了,您看看有什麼需要的嗎?”

何聲隨手挑了挑,拿起那個小鼎假裝不在意的說:“這個東西有點意思,不過這玩意也冇什麼價值,這樣這個價格你賣了吧。”

隨後何聲拿手比了個五。

那攤子陪笑道:“這玩意可不是什麼爛玩意,這也是難得寶物啊,看在你是第一次來,這樣我五十張你拿走了,就當我們交個朋友了。”

何聲冷笑道:“這東西哪裡值那麼多,最多十張,多了我也不要了。”

那攤主急忙說:“彆介啊,十張就十張,就當我們交個朋友了好吧。”

何聲快速付了錢,心中首冷笑,但是目前當務之急是趕回家中,對於其他的事情他也不管了,對於這個小鼎他總感覺這個有很重要的作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