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玄幻 >

人在修仙世界,運動就變強

人在修仙世界,運動就變強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玄幻
  • 作者:狂炫烤雞翅
  • 更新時間:2024-07-11 23:47:59
人在修仙世界,運動就變強

簡介:sortname

開始閱讀
目錄
精彩節選

-

「呦,這不是長樂嘛?

你不在天南那個犄角旮旯裡蹲著,怎麼跑回來了?」

名叫衛衡的枯瘦青年一步三搖,站到了長樂將軍的對麵,甚至還將身上的統領衣袍抖了抖。

長樂盯著眼前這人嘚瑟的模樣,麵無表情道:

「衛校尉,我是否回京都,似乎跟你無關吧?」

「與我無關?」衛衡好似被夾了尾巴的貓,尖叫起來:

「我既然奉命統領京都南門,自然要為京都,為陛下的安全負責!

長樂,我懷疑你圖謀不軌,暗藏與敵國往來的密信!

來人,給我搜身!」

我去,還能這麼玩?

陸塵瞪大了眼睛,眼看著幾名元丹境九重的城衛軍麵無表情地圍了上來,大手直接向長樂將軍全身上下摸去。

長樂將軍輪海境九重的氣勢一放,將那些城衛軍震退,盯著衛衡冷冷道:

「衛衡,你可想好了,你現在要搜的,乃是天南地域鎮守將軍的身!」

天龍王朝官分九品,九品最低,一品最高。

天南地域鎮守將軍,乃是四品官階!

而京都南門校尉,官僅七品!

旁邊經過的路人聽到長樂將軍的身份,均是一驚。

天南地域鎮守將軍,與封疆大吏無異。

官品雖然不高,權力卻大得嚇人!

這等人物,怎會被城衛軍給攔下?

那些路人心知這等熱鬨不是他們能看的,紛紛加快步伐遠去。

就連原本想要從南門進城的人,也不敢從這些人旁邊經過了,紛紛後退,原本人來人往的京都南門瞬間空了起來。

那些被震退的城衛軍原本眼中已經冒出殺意,一聽說長樂將軍的身份,均是心臟一跳,額頭上冒出汗來。

衛衡卻彷彿聽到了天大的笑話,哈哈笑道:

「長樂,你是不是太將自己當回事了?

到了我京都地界,誰管你官居幾品,都得按照我京都的規矩來!

老子是南門校尉,總領京都南門城衛軍一切事宜。

現在我懷疑你私通外敵,要搜你的身,莫非你敢反抗嗎?」

衛衡搜身是假,畢竟到了輪海境,藏匿物品的手段多的是,又豈是搜身能搜出來的。

他此舉,無非是為了羞辱長樂,以報當年之仇!

衛衡的視線掃到那幾名城衛軍身上,陰陽怪氣道:

「還不上等什麼呢?怎麼,莫非嫌棄我修為低,連你們上官的話都不好使了?」

眼見神仙打架,他們這些小兵無可奈何,卻又不敢違抗衛衡的命令,隻得硬著頭皮繼續圍向長樂將軍。

長樂將軍並未說話,隻是將近百年來戮敵無數的恐怖殺意泄露一部分。

那些城衛軍頓時被長樂將軍的氣勢駭得雙腿發軟,無法靠近。

天龍王朝精銳之軍無數,城衛軍雖然悍勇,與那些精銳之軍相比卻遠遠排不上號。

麵對身經百戰的長樂將軍,根本就冇有出手的勇氣。

這場麵,給衛衡氣得臉色漲紅,手中的鞭子不停往那些城衛軍身上抽去,一邊抽一邊罵「廢物」。

「衛衡,你看清楚,我可冇有反抗,隻是他們不敢搜我的身罷了!」

長樂將軍嘴角噙著絲冷笑,嘲諷出聲。

衛衡氣得直哆嗦,可若是讓他自己動手,他也不敢。

於是他眼珠一轉,將主意放在了陸塵身上。

「你身後這人,是跟你一起的?

你們幾個廢物,長樂不敢搜,總不會連個小白臉也不敢搜吧?

𝓼𝓽𝓸.𝓬𝓸𝓶

都過來,給我好好地搜一搜!

長樂我告訴你,假如從他身上搜出來不該出現的東西,你也跑不了!」

正在吃瓜的陸塵一呆,這什麼情況,吃瓜吃到了自己身上?

未等他做出反應,那幾名城衛軍的大手已經將陸塵覆蓋。

長樂將軍有官品,有實力,不懼那些城衛軍。

陸塵心裡終歸還是有些忌憚的,堂堂天龍王朝的水,不知道有多深。

若是還像麵對那些大宗門般囂張,說不定什麼時候就得死在臭水溝裡。

因此哪怕陸塵萬般不願,也隻能暫且忍耐。

長樂將軍的眼皮跳了跳,聲音中已帶上了怒氣:

「衛衡,有什麼招衝我來,關外人什麼事!」

衛衡冷笑一聲:

「要怪,就怪他倒黴,偏偏是你帶進城的!」

這些城衛軍不愧是專業搜身的,雙手宛如遊魚般在陸塵身上一滑,就將他隨身攜帶的東西摸了出來。

一瓶裝著三滴天玄靈液的祕製瓷瓶,兩張從血靈身上摸到的血遁符,還有幾百枚靈石落入城衛軍之手。

好在陸塵大部分物品都放在係統空間之內,天元重水也在其中,不然還真有些麻煩。

城衛軍雙手捧著那些物品到衛衡麵前,躬身道:

「校尉,未發現儲物袋,此人身上就這些東西!」

「就這麼幾樣,連儲物袋也冇有?真是個窮鬼!」

衛衡掃了眼陸塵的雙手,並未發現儲物戒指、儲物手鐲等高階儲物法寶。

他隨意地拿起裝著天玄靈液的祕製瓷瓶,眼睛一亮,拔開瓶塞嗅了嗅,驚喜之色頓時躍然臉上。

「竟然是天玄靈液!這可是好東西,千金難尋!

不過,我懷疑這個東西有問題,需要帶走好好檢查一番!」

說罷,竟大大咧咧地直接收進他自己的儲物袋中。

陸塵臉色沉了下來,剛想說些什麼,卻被長樂將軍按住了。

「幾滴天玄靈液而已,不要橫生枝節,回頭我賠你!」長樂將軍傳音道。

陸塵盯著衛衡看了幾秒,這才緩緩點了點頭。

看來在這京都之處,城衛軍所謂的搜身並非是真的檢查,而是看看被搜身之人是否帶著什麼好東西。

一旦有好東西被髮現,那就夠嗆能拿回去了。

這京都南門校尉,果然權力極大,油水頗豐!

衛衡被陸塵盯得有些不舒服,眼中閃過一抹邪光:

「小白臉,別這麼看我,能孝敬你衛衡爺爺是你的福氣!

讓我繼續檢查一番。

等等,這個是什麼?」

他裝模作樣地在城衛軍捧著的手上摸了一把,一個身份令牌模樣的東西被衛衡高高舉起。

那令牌黑色金屬鑄造而成,通體狹長,宛如一條飛魚,上麵還寫著「巡察」二字。

長樂將軍看清那令牌之後,麵色瞬變,冷冰冰道:

「衛衡,你這手段未免有些太臟了。

剛纔那城衛軍手裡的東西,可冇有這飛魚令!」

「什麼飛魚令?」連陸塵都懵了。

衛衡得意一笑:

「飛魚令,乃是敵國雲蒼王朝奸細隨身攜帶之物。

看這令牌上的巡察二字,此人身份好像還不低呢!

來人,將他拿下!

長樂,他是你帶來的,我有理由懷疑你勾結敵國,統統拿下!」

陸塵眯起的眼中,閃過一絲冰冷的殺意。

這衛衡,實在有點噁心人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