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都市現言 >

人生如遇

人生如遇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都市現言
  • 作者:陸明
  • 更新時間:2024-05-14 03:51:58
人生如遇

簡介:那天,我站在和她呆過的地方,望著曾經一同望過的湖麵,沉靜在一同沐浴過的月光裡!我知道,我的人生又將走過一個人!我有預感,我們的再見!是再也不見!今生的這段相遇,也許是為了來世的重逢做鋪墊!

開始閱讀
精彩節選

記得那一年,剛走上社會…那時在廣州流花湖公園旁的一家川味香辣坊當傳菜員!

那時每晚下班後,大家都喜歡出去壓馬路…三兩個朋友…口袋也冇幾分錢!

就喜歡到馬路邊上逛,一條路接著一條路!

有時會買一包瓜子,邊吃邊走!

左右閒談。

會看看前方的霓虹,路旁的樹!

走過的人!

累了就隨地找個地方坐,可以是草坪,可以是路旁的石凳,可以是廣場的台階,可以是馬路牙子,也可以什麼都冇有,就席地而坐!

相對談著!

談著小時的囧事,讀書時的趣事!

同桌的故事,平時難言的心事!

還有對未來的嚮往!

或者,喜歡過的人!

漂亮的妹子!

五花八門!

就這樣吹著輕柔的晚風,漫無邊際的閒談…能聊好幾個鐘!

如果第二天休息,加上幾瓶飲料,幾罐啤酒。

幾粒花生…幾個鳳爪,估計還能通宵!

事實上,我們也曾這樣待過幾個夜晚…常常聊到後半夜,無話可說時,這時酒也喝得差不多了…冇有醉,隻是微醺!

感覺人有些輕飄起來,眼睛所看到的一切像蒙上了一層光暈,有種說不出的迷醉!

一種朦朧的美和模糊的浪漫…視線己經冇有那麼清楚了,世界在我們眼裡好像成了一幅朦朧的畫,不再是那麼清晰的刺眼…我喜歡這樣的感覺,我們進入夜晚,眼睛不能像白日那麼清晰視物時,心就會變得敏感…身體的感覺會更加清晰。

閉上眼,能聽到自己的呼吸和心跳聲!

好像能看到晚風從遙遠的地方吹來,吹過荒蕪的平原,吹過樹梢,吹過高樓,城市的夜空,掠過昏黃的街燈。

吹過臉龐,從耳邊經過…我就這樣閉著眼,感受著晚風將我包裹,像溫柔的手撫摸過的臉頰!

感覺我的心兒,也隨風飄揚…在半空遊蕩,飄向遠方,好不自在…—————————————————陸明,是我在那裡認識的比較聊得來的第一個夥伴,之所以不說是朋友,是當時我還不知道朋友,這兩個字的定義!

因為,在並不長的時光之後,我們在各自的生命裡出走了!

他比我先去一個星期,我睡在他上鋪!

猶記得,他最喜歡**的歌…鬧鐘就是一萬個理由!

然後。

每天早上,一萬個理由把我吵醒,我再把他叫醒!

然後一起上班…晚上下班,我們會到流花湖公園裡走走!

有時聊天,有時什麼也不用說,就這樣走著,玩著各自的手機!

竟也覺得很愜意!

有一天,我們走著。

他突然問我,覺得小靜怎麼樣?

我愣神,努力回想著,高矮胖瘦,一個個身影在我腦海閃過,好一會,終於還是無法對號入座!

隻能問他:小靜是哪一個?

他非常的意外,問我:“你不知道?”

我搖頭,確實不知道!

第二天,冇有客人的時候,他帶我來到樓麵,躲在角落,指著兩個女生中的一個 跟我說,她就是小靜!

我睜大眼睛看了一會。

他拍著我的肩膀,說:“怎麼樣?

漂亮吧!”

我搖了搖頭…他說:“我靠,這都不漂亮,你到底有冇有眼光!”

他一副很受傷的樣子!

“你在認真看一下,她是我們這裡最漂亮的了!”

我隻能假裝又認真看了一會,然後點頭“剛纔我看錯人了,是真的漂亮!”

其實我冇有看清楚,因為近視眼,隻能模糊的分出高矮。

從那時候我就學會了一招,當彆人跟我說話時,如果聽不清,又不想尷尬,就邊點頭邊含糊回答是啊!

表示認同!

這樣,百分之八十是冇錯的!

但也有錯的時候,就像今天我走去上廁所,一個女同事指著飲水機說了一句什麼,我冇聽清,但不回答又好像不禮貌!

那不是我風格!

所以隻能搖頭表示感謝,說:“不用了,我先不喝!”

那女同事愣了一下,然後笑起來說“我是讓你換水!”

這個時候就很尷尬!

隻能用出第二招,假裝淡定的幫她把水給換了,畢竟,隻要自己不尷尬!

尷尬的就是彆人!

這句話也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火的!

我覺得偶爾也能用!

好吧!

說遠了!

言歸正傳…從那天之後,陸明就再也冇有跟我去流花湖公園逛了!

他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按照他的話說:“他遇到了他的真愛!”

每天都跑去找小靜說話,晚上下班也跟著後麵跑!

但他自己又害羞,首拉著我去壯膽…這樣靠近了,我也纔看清她的容貌…頭髮披肩,雙眼皮,皮膚不是很好,但勝在五官精緻,整體而言,屬於鄰家小妹那種感覺!

陸明喜歡得不得了!

每天追在她身後要QQ號!

(那時還冇有微信!

)下班送她回家,早上給她買早餐!

中午我們是包吃的,陸明就會給她打飯,占位!

起初小靜是不理他的,但他深得狗皮膏藥的精髓,狂追猛追,也不知道去哪裡問到了電話。

每晚站在樓下給她打!

雖然,從來不接!

但陸明越戰越勇!

開始去學歌…每天就跟在小靜身後唱,愛上了,愛上了你。

或者是黃家駒的喜歡你,那雙眼動人,笑聲更迷人!

有時又唱,小靜啊!

你可知道我多愛你,我要帶你,飛到天上去!

那樣子就像不屈的戰士,有點感動天感動地的勢頭!

引得路人紛紛側目,我隻能側頭假裝看向一邊!

小靜這時也回頭,滿臉通紅的說:“你神經病啊!

還飛到天上,等下我就踹你進臭水溝裡!”

這句話可把陸明高興壞了,一個星期了,小靜終於用正眼看他,並回覆了他的表白!

雖然我覺得這可能不是看,而是瞪,這也不是回覆,而是回擊!

但對於在這段時間讀了好幾本關於追女孩的書籍之後,陸明對此有不一樣的見解!

用最簡單一句話,就是,打是疼,罵是愛!

因為那晚,小靜真的踢了他一腳,他覺得一點也不疼!

晚上吃夜宵的時候,破天荒的給我加了一根火腿!

這是我跟他的君子協議,我負責跟在他身邊給他壯膽,他每晚請我吃一碗炒河粉!

那時河粉是五塊錢一碗!

現在想來,我那段無悔的青春裡,有一段時間被五塊錢的炒河粉收買,有時候能多加一根火腿,達到我當時人生的巔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