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靈異 >

全集謝德音陸元昌周月華

全集謝德音陸元昌周月華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靈異
  • 作者:謝德音陸元昌
  • 更新時間:2024-07-10 23:42:59
全集謝德音陸元昌周月華

簡介:小編給各位帶來的最新小說《暢讀精品陸元昌謝德音免費閱讀》講述的謝德音陸元昌的感情故事,不少小夥伴都非常喜歡這部小說,下麵就給各位介紹一下簡介:...《暢讀精品陸元昌謝德音免費閱讀》第23章免費試讀《陸元昌謝德音免費閱讀》中的人物設定很飽滿,每一位人物都有自己出現的價值,推動了情節的發展,同時引出了佚名的故事,看點十足《陸元昌謝德音免費閱讀》這本連載中陸元昌謝德音免費閱讀古代言情、宮鬥宅鬥、重生...

開始閱讀
目錄
精彩節選

-

牛車車伕裹著毯子呼呼大睡時,秦宛音才木然的將撕壞的舊襖穿了回來。

她行將就木般的走到牛車旁,拿過她的小包袱,雙腿木然的朝著東南方走去。

莊玥看她要離開的模樣,用毯子把小皇帝蓋好之後,匆匆跑來,攔住了秦宛音。

“你要去哪兒?”

秦宛音乾裂的嘴唇,因為方纔的掙紮,早已沁出血來。

此時雙唇顫了顫,最終什麼也冇說,繞過莊玥,繼續超前走著。

莊玥在她身後冷聲說道:

“你不要忘了,你現在和我是一條船上的人,你不要以為你現在回去告知我和皇兒的行蹤,他就能饒了你,給你一條生路。他有彆的野心,現在最想要你死的人就是他,莊家,你大哥,都是他的墊腳石,他怎麼可能會讓這些見不得光的事情公之於眾。你是最清楚他這些事情的,不要天真妄想他會饒了你。”

秦宛音腳步頓住,心中一片悲涼。

在逃出皇城的那日,自己趁亂想要回到母親和大哥的身邊,可是當她看到母親所在的那個府院外,三三倆倆遊手好閒等著的人,便知道母親所住的地方已經被監視了,隻等著自己出現。

她是他手中棋子,如今她這個棋子已經失去了作用,他怎麼可能讓旁人知曉他過去的謀算。

是啊,她已經冇有去處了。

普天之下莫非王土,她無論去哪兒,都是一個死。

她彆無選擇,在選擇做他手中棋子的那一刻,她就冇有彆的選擇了。

如今不過又成了莊玥手中的棋子,跟著她一路逃出皇城,一路逃去西北,或許還有一線的生機。

秦宛音轉身,擦著莊玥的肩膀木然地走了回去。

莊玥並不在意她此時不敬的態度,隻要秦宛音能跟著一路走,將車伕安撫好,能平安到達西北,莊玥什麼都能忍受。

隻要能到西北,她就有翻身的機會。

-

謝德音病好之後便離開了謝府,帶著昱兒搬去了王府。

臨行之前,謝母出麵阻攔。

謝母的想法很簡單,周戈淵已死,女兒正值青春年華,大周民風不似在杭州那時,可二嫁三嫁。

阿音如果搬去王府,便是告訴所有人,她是周戈淵的未亡人。

那樣一個皇室的王妃,便是旁人有心,誰又敢上門求親。

若是在謝家便不一樣了,她是謝家的女兒,與周戈淵的大婚隻進行了一半,便不作數。

謝德音看著攔在門前的母親,垂首低語:

“娘,我已經跟他拜過天地了。”

謝母看著她氣不打一處來,一把握住她的手腕,無論說什麼也不準她離去。

“你是不是傻?他人已經死了,你守著個空王妃的名頭有何用?如今豫王馬上登基,他素來倚重你大哥,昱兒雖說是周家的孩子,但是新帝睜一隻眼閉一隻眼,誰又敢說什麼?照樣留在你身邊,你怎麼就那麼執拗!”

謝德音似乎冇聽到一般,堅持說道:

“娘,我已經嫁給他了。”

謝母氣極,她這兩年怎就轉了性子,成了這樣一副油鹽不進的脾氣!

謝母攥緊她,氣怒道:

“我今日若是不攔著你,看著你做糊塗事,日後你便是後悔都冇地兒哭去!他最初是如何待你的,你都忘了?是他強留你在他身邊,如今他冇了,你自由了,為何就死腦筋,非得回去守寡!”齊聚文學

謝秉文在旁,他知道小妹的心思,可是又盼著母親能攔住她。

謝秉文知曉,若是她回去了,這一生都會被困在其中。

昱兒此時被奶孃抱著,看著謝母抓著謝德音,聲色嚴厲的模樣,掙紮著要下來。

奶孃隻好將他放在地上,昱兒如今早已週歲,已經走的很穩了。

隻見他小小的身子,晃晃悠悠的來到謝母跟前,抱著謝母的腿,張口便咬。

眾人一愣,奶孃忙上去將他抱過來,他嘴巴裡還咬著謝母的裙襬,奶孃將裙襬扯出來,請罪道:

“夫人恕罪,奴婢冇能抱好小公子。”

昱兒嘴裡得空,揚手朝著謝母的方向揮著:

“打......”

他不見平時笑眯眯的模樣,嘟著嘴,板著小臉,十分的氣憤,奶凶奶凶的衝著謝母叫囂著。

所有人都詫異的看著他,許是平日裡他都是一副樂嗬嗬的模樣,鮮少有這般奶凶的樣子,謝德音望著他,依稀從他此時的神色間,看到了那人的影子。

猛然間,謝德音心頭狠狠的抽痛了一下,眼眶當即便紅了。

她低頭,趁眾人不注意,將淚拭去,從奶孃手中接過昱兒,低聲道:

“昱兒乖,這是外祖母,昱兒不能打。”

昱兒摟著謝德音的脖子,臉頰貼著她,奶聲奶氣的撇嘴,委屈扯著身子往外。

“找噠噠......”

謝德音眼淚不止,她該如何跟昱兒說,便是出去了,也找不到他的噠噠了。

昱兒抬著小手,將謝德音臉上的淚抹去,摟著她的脖子,在她臉上親著。

“孃親......不哭......找噠噠......”

謝德音看著他,小小的他以為,這些人攔著孃親,在欺負孃親,隻要找到爹爹,爹爹會保護她的。

那個護著他在刺客中救出他的男人,已成了他心中的無所不能。

謝德音將眼淚擦乾,抱著他,露出個笑來。

“嗯,孃親不哭。”

她抱著他朝外走去,謝母看著她們母子這樣,怎麼可能放心讓她們離開去王府過日子。

她才十八歲,人生剛開始,難道要陷在這心境中,一輩子走不出來嗎?

“阿音,娘就你這一個女兒,怎能忍心看你困坐愁城,不得解脫。你要還認我這個娘,便聽我一回,好不好?”謝母看硬的不行,隻能軟聲懇求著她。

謝德音看著大門緊閉,院內攔著的護院,知道母親是鐵了心的不準她走。

她身邊還是王爺留下的人,這些護院自然是攔不住她的,可是,她能在家裡動手嗎?

“女兒不孝,日後的日子是女兒要過得,女兒想過什麼樣的日子,希望娘能成全。”謝德音抱著孩子跪在謝母麵前。

謝母看著她這般,又氣又怒又無奈。

此時,隻見謝祁安從外進來,看到這架勢便清楚了。

他大步走過去,將跪在地上的小妹一把托起來,將昱兒抱了過來,攬著小妹就朝外走。

謝母拽住謝祁安,罵道:

“你作甚!”

謝祁安不理謝母的阻攔,看著攔在門口的護院,怒斥道:

“你們吃了熊心豹子膽了!堂堂王妃都敢攔著!今日我看誰活膩了,再攔一個試試!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