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都市 >

妾女絕色:清冷權臣求她寵愛

妾女絕色:清冷權臣求她寵愛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都市
  • 作者:四月顧容珩
  • 更新時間:2024-07-11 11:46:18
妾女絕色:清冷權臣求她寵愛

簡介:顧府奴婢四月生得烏髮雪膚,動人好似蓮中仙,唯一心願就是攢夠銀子出府卻不知早被覬覦良久的顧府長子顧容珩視為囊中之物。當朝首輔顧容珩一步步設下陷阱,不給她任何逃跑的機會。低微的丫頭從來逃不過貴人的手心,在顧恒訂親之際,她被迫成為了他的妾室。人人都道四月走了運,等孩子生下來就能母憑子貴,升為貴妾了。四月卻在背後偷偷紅了眼睛。再後來,那位倨傲提醒她不要妄想太多的年輕權臣,竟紅著眼求她:做我的妻

開始閱讀
目錄
精彩節選

-

他們冇有選擇躲避,直接進行了硬剛。

更令人震驚的是,在眾多的蘑菇群中他們的力量也冇有顯得弱勢。

要知道,變異的蘑菇是足夠供養整個忍界所有人三年的儲備。

在一顆晚上的時間,卻全都變異了。

這也就意味著,每一位忍界上的原住民需要麵對的是遠多於本身十餘倍的對手。

而這些蘑菇的手段也很詭異。

那是一種迥異於忍術的手段。

更像是多種查克拉融合在一起後誕生的血繼限界。

他們能夠自由的分身,能夠不斷分裂出新的孢子,能夠隨手釋放大部分的忍術,甚至能夠寄生在已死的忍者身上,讓人難以發現他們隱藏的蹤跡。

更有一些強大的變異蘑菇,能夠使用罕見的時空間忍術。

木葉村,火影大樓內。

六道忍界頂尖勢力首領聚集在一起。

他們的神色很是凝重。

他們也不得不凝重。

在短短的幾天時間內,整個忍界上大部分的貧民都已經死亡。

剩下的為數不多的也隻能隱藏在忍界陰暗的角落苟延殘喘。

木葉村,乃至於火之國是人類最後的一片淨土。

“這就是你們所說的來自於白夜分身的善意。”

“現在整個忍界都已經毀了。”

大野木神色憤怒的怒視著長門。

身為岩隱村的村長,土之國的實際掌控者。

大野木深愛著那片土地,深愛著那裡的一切。

但是那裡的一切都毀了,在短短的時間內消失了。

這是大野木不能接受的。

“這的確是善意。”

長門雙手交叉支在麵前。

另一邊的雷影巍然不動,從他的神色上絲毫看不出任何一點其內心情緒。

綱手也同樣如此。

因為六大勢力彙聚在木葉村內,所以木葉村的整體勢力是儲存的最完好的。

而坐在他身旁的千代,神色則冇有任何悲傷。

她甚至有一點想笑。

要知道,在此之前,砂隱村是最慘的。

但是現在,已經不見得了。

矢倉揹著厚重猙獰的龜殼坐在一旁,不知道是不是錯覺,矢倉的神色甚至有著一點興奮。

霧隱村的忍者傷亡並不慘重。

但是霧隱村的平民可以說是消失殆儘了。

畢竟水之國和忍界大陸隔著一片大海,平民要想從水之國來到忍界大陸,就隻能通過船隻。

但是那樣的速度實在是太慢了。

矢倉或者說帶土很顯然冇有那樣的耐心等待。

“那些變異的蘑菇顯然是白夜的手段。”

“我們先不說那些蘑菇的出現給忍界帶來了怎樣的災難。”

“從那些蘑菇的身上,你們就冇有看出些什麼嗎?”

長門的話中透露著深意。

他環視了在場眾人一圈。

眾人也隨之陷入了沉思。

那些詭異的變異蘑菇給他們的唯一感覺就是噁心,強大,難以殺死。

“忍者的優良品質,就是情報的收集。”

“從那些變異蘑菇的表現,再結合白夜的經曆。”

“我們不難看出,白夜的一些手段。”

“雖然我不知道他為什麼對於毀滅忍界有著這麼深的執念,但是我唯一可以確定的就是,如果我們冇有辦法阻止白夜接下來的動作。”

“那我們就都將會迎來死亡。”

“那些來自於天外的強者已經開始行動,我們也必須要行動起來。”

“不然的話,即使白夜的滅世行動失敗了,忍界也將會迎來那些人的入侵。”

長門的語氣很是平淡,但是其中蘊含的威脅,所有人都能夠感受到。

“我同意聯合,但是聯合起來的首領應該怎麼選擇。”

大野木也逐漸安靜了下來。

其實他早已看清楚了一切,之所以還要站出來也隻不過是想要爭取更多的利益罷了。

現在的岩隱村已經不可避免的走上了下坡路。

村子之中更是冇有一個能夠獨當一麵的忍者。

後繼無人的大野木必須為岩隱村的未來鋪路。

哪怕是組成了聯盟,但是利益是不會變的,岩隱村必須得到更多的利益。

或許在未來,六大勢力真的有可能合二為一,但是那也僅僅是未來,現在是不可能的。

在大野木能夠看到的未來中,利益的爭奪還是不可避免的。

“接下來,我們將會是整個忍界的高階戰力,不能讓輕易動手。”

“想要爭奪領導權的話,那就由下一代的忍者們去爭吧!”

長門環視了一圈,眾人都冇有表示反對。

忍界現在的情況很是危險。

他們是不能隨意受傷。

但是他們又都想要爭奪這個世界的領導權,長門的提議無疑是很好的。

同時他們也都對自己的下一代還有著深切的期待。

不認為他們會輸給其他同輩的忍者。

就連千代也是如此。

要知道,我愛羅可是從她的實驗台上下來的,她深切的知道我愛羅的強大。

同時現在的我愛羅還是砂隱村的主人,可以借用一部分砂隱村的力量。

這就使得千代對於我愛羅有著充足的信心。

“既然你們都不反對,那麼事情就這麼定下了。”

“就以聯合眾人考試之後的成績來決定我們各自的話語權。”

長門最後一錘定音。

事情就此落下了帷幕。

隻不過開完會後的他們也冇有更多的時間給那些小忍者們進行更深一步的訓練。

因為現在的木葉村,正身處於無數的變異蘑菇包圍之中。

即使有著那強大的防禦結界,也冇有辦法長時間阻攔那眾多的變異蘑菇的衝擊。

這還是木葉村。

那些火之國其他位置的城市更是不堪。

木葉村的結界外,眾多被紅色月光照射後產生變異的蘑菇圍繞著。

他們不斷用頭頂的菌傘去攻擊那厚重的防禦結界。

即使那並冇有什麼作用,但它們依舊樂此不疲。

在眾多隻有一人高的小蘑菇後麵。

一個足有三人高,菌傘上刻畫著一顆冷漠無情的眼睛的菌傘中默默的注視著這一切。

而那些正在不斷進攻的小蘑菇,就好像是在取悅那巨大的菌王一般不停地向前衝鋒。

長門幾人很快就來到了結界旁。

“那顆眼睛。”

“冇錯吧!”

四代雷影雙手抱胸,神色有些凝重。

“冇錯,那應該就是白夜的眼睛。”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