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都市 >

偏要搶你的白月光

偏要搶你的白月光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都市
  • 作者:周禮,薑明珠
  • 更新時間:2024-07-13 18:00:12
偏要搶你的白月光

簡介:sortname

開始閱讀
目錄
精彩節選

-

出差歸來,薑明珠在家躺了大半天,終於把體力補回來了。

鄭凜敘辦事效率還真高,負責她三餐的營養師已經到了,薑明珠的幾頓飯都是營養師準備的。

好吃,但太清淡了。

方沁陽跟著薑明珠吃了兩頓,實在吃不下去,果斷選擇了外賣。

養精蓄銳結束,薑明珠被方沁陽拉去逛街了。

方沁陽收到了一家外企的麵試通知,是她一直想去的公司,因此麵試準備得很謹慎。

薑明珠財大氣粗地說,“隨便挑,我送你。”

方沁陽親了薑明珠一口,去試衣服了。

薑明珠坐在外麵的沙發上玩著手機等待,誰知竟碰上了詹語白。

詹語白身邊跟了個女人,有點眼熟,好像也是某家的千金。

詹語白:“明珠,你也來逛街麼?”

薑明珠:“是啊,真巧,又遇到詹總了。”

詹語白:“冇想到你也喜歡這個牌子。”

薑明珠:“詹總也喜歡麼?看來我們眼光很像呢。”

陰陽怪氣這方麵,薑明珠冇輸過。

她說了幾句話,詹語白臉上的笑就有些掛不住了,拉著她那位好閨蜜走了。

方沁陽試好衣服出來,正巧看見詹語白走人。

方沁陽上來和薑明珠八卦:“聊什麼了,她怎麼跟吃了蒼蠅似的?”

薑明珠答非所問,“這套和剛纔那套都挺好,刷卡去了。”

——

“語白,怎麼不逛了?”被詹語白拉出來的千金名叫季菀,是詹語白在圈內為數不多的幾個好友之一。

但詹語白也不是所有秘密都和季菀說。

“突然口渴了。”詹語白說,“先去喝杯咖啡吧。”

季菀不疑有他,陪詹語白去了咖啡廳。

詹語白要了一杯美式,喝咖啡的時候,一直在想薑明珠的事情。

那個服裝的牌子,是詹語白這幾年經常穿的,價位如何,她比誰都清楚。

薑明珠在萬華的薪水,絕對不足以支撐她這樣的消費。

還有她今天身上背的那款包,也是愛馬仕的頂奢款,即便是她,也要斟酌一下才下得去手買。

薑明珠哪裡來的這麼多錢?

季菀的聲音打斷了詹語白的思緒:“語白,付曉芝回來了。”

詹語白:“……誰?”

季菀把手機給詹語白看,上麵是一個穿著一身運動服、戴著棒球帽的女人在機場的照片。

詹語白的臉白了一瞬,咖啡的酸苦味忽然在口腔裡散開。

季菀:“我在群裡看到的訊息,他們都猜付曉芝是為了周禮回來的。”

詹語白捏緊了手裡的馬克杯。

季菀:“語白,你得留心一點,付家和周家關係又那麼近,當初如果不是你……”

詹語白深深汲氣,露出一抹笑,“周禮有分寸的。”

季菀:“那你也得小心,付曉芝那可不是簡單人物,防著點兒準冇錯。”

——

薑明珠陪周禮出差了幾天,該做的也都做了,耳釘還是冇拿到。

休假完回來上班,薑明珠打算趁給周禮送咖啡的時候問一句。

薑明珠這邊端著咖啡走到周禮辦公室門口的時候,發現這邊站了個女人,正準備敲門。

對方看到她之後,目光上下打量了一番,眼中帶著明顯的敵意。

“你來找週四?”對方質問她。

薑明珠:“我是周總的助理,來送咖啡。”

女人聽見她這麼說,眼裡的敵意稍微減退了些,但還是一副看她不爽的模樣。

這個時候,她已經敲開了門,薑明珠跟在她身後進去了。

薑明珠看見那女人大喇喇走到了辦公桌前,繞過去,一下摟過了周禮的脖子。

“你怎麼過來了?”周禮看見付曉芝,略顯意外。

不知道是不是驚訝過度了,總之周禮冇推開付曉芝,薑明珠瞟了一眼,從兩人的互動來看,這女人好像和周禮很熟。

不過她看著和詹語白完全不是一個類型。

這個女人穿著一條leggi

gs,上麵是也是修身的運動外套,裡麵是運動背心,露了肚臍出來,隱隱還看得到腹肌。

雖然她性格趾高氣揚,但身材的確很性感。

付曉芝摟著周禮不放,“想你了唄,你不約我,還不興我來找你啊?”

薑明珠微微挑眉,得,聽起來是周禮欠的桃花債?

來不及薑明珠深想,付曉芝已經攆人了,“你怎麼還不走?”

薑明珠:“周總,咖啡到了,我退下了。”

從周禮辦公室出來,薑明珠拿出手機給方沁陽發了條微信,【除了詹語白,周禮還有前任麼?】

——

“你什麼時候開始用女助理了?”付曉芝挑眉問周禮,“我記得你說你不用女助理。”

周禮不動聲色地拉開了她的手,“意外。”

付曉芝:“哦?我還以為你揹著詹語白養了個小秘呢。”

周禮:“亂說什麼話。”

付曉芝:“亂說了麼,你又不喜歡她,養個小的不是很正常?”

周禮:“什麼時候回來的?”

付曉芝:“上週吧。”

周禮:“回來呆多久?”

付曉芝:“不走了。”

周禮:“嗯。”

“真冷淡。”付曉芝搶走了周禮的那杯咖啡,“我以為你起碼得問問我,回來是乾什麼的。”

周禮:“那是你的自由。”

付曉芝輕笑一聲,放下咖啡杯,手指摸上週禮的下巴,眼神直勾勾看著他:“週四,你真可真能裝,你那智商會不知道我回來做什麼的?”

周禮再次把付曉芝的手拿開,“再動手動腳就滾出去。”

付曉芝:“以前也冇少摸。”

趁他不注意的時候偷摸也能算摸?

罷了,周禮不想和她探討這個,“我現在不是單身,你如果冇有分寸,以後還是少見。”

付曉芝有點生氣了:“你真的喜歡上詹語白了?”

周禮不置可否。

付曉芝:“就因為她的那顆腎?”

“嗬,果然是朵擅長道德綁架的白蓮花。”提起詹語白,付曉芝便一臉不屑。

周禮:“不管有冇有那件事情,我都不會喜歡你。”

付曉芝笑了起來,“行啊,三年冇見,你說話還是這麼狠。”

周禮:“彆浪費時間在我身上。”

“行,聽你的,那朋友有得做吧?”付曉芝說,“週末我組了個局,在老地方,斯衍他們都來。”

周禮:“我會帶語白過去。”

付曉芝被周禮氣得摔門而出。

薑明珠正好從這裡路過,被付曉芝勇猛的動作嚇了一跳。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