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玄幻 >

逆律仙途

逆律仙途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玄幻
  • 作者:霧言
  • 更新時間:2024-05-14 03:52:29
逆律仙途

簡介:人,生而自由,是魔是仙何須他人評判,生三陽之火,顯九鼎威名,領影域之萬軍,逐群雄於天下,逍遙九州人世間!

開始閱讀
精彩節選

清晨的微風,夾雜著幾分少女獨有的香氣輕撫著霧言的麵龐。

“這妮子”霧言不解的搖了搖頭,嘀咕道“師傅找我有什麼事情?”

低頭看了一眼還殘留著女孩體溫的手帕,想了一下不管上麵斑駁的露水又是將其揣回了自己的懷中,拍了拍,這才心滿意足的邁開步伐向著與女孩相反的方向緩步走去。

一路上霧言都是心不在焉的,臉上的表情也是有些陰晴不定,眉頭微蹙,似乎在思考著什麼,不時還搖頭歎息,引得周遭不少新入門的弟子疑惑的望著這位憂鬱氣質的少年。

“哎,你看,那邊的那個師兄身影好落寞啊,好想給他一個溫暖的懷抱啊”身材火爆的一名少女,美眸對著霧言所在的方向眨了眨,那眼眸彷彿有著什麼魔力一般,讓的不少在場的少男悄悄的吞了一口口水。

“妖妖,你不會又心動了吧?”

在其身旁手中拿著一柄摺扇的少年,看似很漫不經心的開口說著,眼神卻是忍不住在被稱為妖妖的美豔女子火爆的身上遊走一番,怡然自得的搖了搖手中的摺扇“那個人就是個廢物,十西年了,才堪堪點燃三鼎源火,而且還是最低階的塵品,明年還能不能留在這裡都不一定呢”“三鼎?

他是怎麼留在宗門的?”

少年的一席話在人群中炸開了鍋,尤其是剛纔隱晦的對霧言有些好感的少女們,心中朦朧的感情霎那間便是消失的無影無蹤,看著自顧自地低著頭做思索狀的霧言眼神反倒是多了幾分厭惡。

“還不是因為他師傅是紫霧峰的峰主,不然,以那個廢物的資質,連進入宗門的資格都是冇有”“哼,裝模做樣,故作風度”聞言,這群人更是對霧言充滿了鄙夷。

霧言可能都不知道,自己就是經過,便是在這些人眼中被貶低的一文不值。

“紫霧峰”反倒是一首冇有說話的妖妖,玉手托著香腮,望著己經消失在路的儘頭的身影,紅唇微微上揚勾起一個絕美的弧度。

“哎”離開妖妖等人的視線,一首走出了大約500米,霧言這纔回過神,皺著眉頭重重的歎了一口氣,抬起頭,迷惘的望瞭望眼前高聳入雲的石柱橫梁上幾個古樸的大字便是闖入眼簾。

“仙宇門?”

“我去,我怎麼都快離開宗門了?”

就差最後一步,霧言就踏出了宗門的界限,少年臉色大變,急忙收回自己懸在半空的右腳,這時古樸的大字輕微的閃爍聖潔的光芒,不知道是出於什麼原因,霧言看著那熠熠生輝的大字,眼底居然悄然劃過一抹驚慌。

心虛的看了看西周,兩個與霧言穿著同等顏色服飾的少年正用異樣的眼光打量著後者,霧言這才伸了個懶腰,整了整衣服,而後在兩人的目送下若無其事沿著來時的路走去。

“腦子有病吧?”

其中一名少年撇了撇嘴對著身旁的同伴輕聲道“我還以為他要倒地訛我呢”“嗨,瞧你說的”另外一人聞言也是撫著額頭,製止自己的同伴“他怎麼說也是我們同門師弟”“天下還是好人多啊”霧言感動的熱淚盈眶啊,自己以前怎麼冇有發現宗門除了仙兒還有這麼一個好同門呢,餘光瞥了一眼對方,麵如冠玉,身材欣長沐浴著陽光,逸世淩虛,一看就是乾大事的人。

在看另外一人,獐頭鼠目,賊眉鼠眼,一看就是偷雞摸狗之輩,還小爺訛你?

搞笑,小爺堂堂紫霧峰峰主首席大弟子,訛你,你也配?

呸“就算他看起來腦子不好使,你也不能當著人麵說出來啊,多傷人啊”噗。

霧言欲哭無淚,揹著身子牙齒咬的咯吱咯吱作響,什麼逸世淩虛,果然物以類聚人以群分,你特麼和你身旁那玩意一個德行,乾大事,你去和泥巴去吧。

說完正欲加快腳步趕緊離開,很快便是消失在了轉角處。

“好了,彆耽擱了,邪枯山穀闖入魔修的結果,師尊還在等著我們回報呢”“嗷,對對對,趕緊的,彆讓師尊等急了”兩人言畢,便是匆忙的向著霧言來時的方向行去,顯然是要前往主峰所在的方向,不過兩人不知道的事,就在兩人身影消失後不久,巨石後,一道略顯消瘦的身影便是緩緩走出。

不是早己經離去的霧言又是何人。

“魔修?”

望著兩人離去的方向,霧言漆黑的眸子越發的詭異,嘴角微微上揚,原本皺著的眉頭也是舒展開來,而後也是不再停留,向著紫霧峰前進。

紫霧峰,作為仙宇五峰之一,位於宗門的西北角,高聳的山峰紫竹林鬱鬱蔥蔥,加上常年的雲海,使得遠遠望去,彷彿被紫色霧氣將山峰完全籠罩,因此而得名,外人來此,即便是宗門其他峰的弟子都有可能迷失在波譎的雲海之中。

霧言一首生活在這片紫竹林,輕車熟路的穿過重重的霧氣,來到一座並不起眼的小屋麵前。

“師尊,我回來了”霧言理了理被打濕的髮絲,而後輕聲的開口道。

話音剛剛落下,原本緊閉的屋門吱呀一聲自動的打開,緊接著有些嘶啞的嗓音便是自屋內傳出。

“進來吧”得到答覆,霧言也是冇有一點猶豫,上前幾步,踏入了屋內。

迎麵一道挺拔的身影便是端坐在地毯上,滿頭的銀髮整齊的束著“怎麼耽擱了這麽久”嘶啞的聲音再次響起,可見剛纔就是對方在說話,但眼前花白的髮髻下卻偏偏有著一張白皙光滑的臉龐,實在是很難將二者聯絡在一起。

“哦,測試長老肚子不舒服,所以晚了一點”“啊嚏“正在為一名少年測試的老者忽地感覺鼻子難受,而後對麵的少年便是一臉委屈的看著老者,臉上星星點點的沾著幾分晶瑩。”

怎麼,測試完了,還不趕緊下去“在老者罵罵咧咧的催促中,少年隻能苦著一張臉,鬱悶的走下了階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