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古典架空 >

拿捏那個傲嬌的小將軍

拿捏那個傲嬌的小將軍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古典架空
  • 作者:宋淺淺
  • 更新時間:2024-05-13 07:15:08
拿捏那個傲嬌的小將軍

簡介:[容易臉紅又傲嬌的少年和古靈精怪又甜美的少女,甜寵救贖雙向奔赴略帶搞笑] 注:這是女主和男主的成長之路,女主後麵會越來越強的!仙俠文!輕鬆小甜文,這篇的感情都是細水長流的,不是一蹴而就,歡迎大家來看!(✿◡‿◡) 女主視角: 真的是人在家中坐,鍋從天上來! 宋淺淺本以為可以無憂無慮地過著自己灑脫的生活,可誰知竟被迫接受了去攻略天神將軍的任務 她堂堂一個正直花靈,怎可做如此傷天害理之事 對於這個討厭的任務,她堅決說不 於是她準備暗中投靠這位天神將軍,可誰知那個傲嬌又毒舌的少年將軍讓她感到無比頭疼 可是頭疼之餘,竟然發現他有些可愛??? 男主視角: 打仗回來,有一隻花靈跟著我 我早就發現了,可是她還以為以為自己隱藏得很好,真的是愚不可及! 她說她遭人陷害,要我幫她 我憑什麼幫她,本將軍可不是什麼心善之人 本想讓她知難而退,冇想到她仍步步緊逼 後來她提出帶他去凡間玩,誰稀罕啊!不過既然她都這樣子求他了,他就勉為其難地走一趟吧! 時間一天天過去,他發現這個花靈怎麼越看越覺得好看,一日見不到她,他就有點心慌 聽說她擅長用蠱,定是她給他下了蠱!

開始閱讀
精彩節選

在漆黑又了無生機的地方上邊,高高聳立著一個繁華的宮殿。

此刻的魔族大殿內。

“君上!

您為何將我帶回,我本欲與他爭個高下。”

烏策渾身是傷地站在魔殿中央,看著上頭魔氣繞體的男子,不滿地說道。

上頭的男子戴著半邊麵具,手上長出了長長的爪子,輕輕地搭在奢華座椅邊上。

魔君燭庶聽到此言,瞬間怒氣沖天,指著烏策罵道。

“廢物!

就憑你也想和天神之力抗衡。

我說過多少次,等那位天神將軍出現,再象征性打兩下,便可退兵。

我本次出兵不是為了同那幫傢夥打仗,這隻是一個形式而己。”

烏策聽到此言,瞬間疑惑不解。

燭庶看他這般不解的模樣,他站起身來,摸了摸臉上的麵具。

“引出天神將軍後,剩下的就看她了,希望彆叫我失望纔是。”

“行了,你退下吧。”

魔君燭庶看著烏策離開的背影,想到他這般忠心,心裡還是比較滿意。

自己在一百年前無意間救下了他,本就是看他修為高深,力量強大。

本以為這樣的人會很難駕馭,冇想到卻因為救命之恩對他言聽計從。

遲星竹來到大殿內,看著上頭的天君,虛虛行了行禮。

“天神將軍萬萬不可,老君受不起這一下。”

天君從座位上下來,一下子便到了遲星竹的身邊,將他的行禮動作收起來。

“這一次還多謝將軍出手相助,我族欲辦盛宴來祝賀將軍凱旋。

還望將軍賞臉,洗漱過後便到蓮花池邊參加盛宴啊。”

遲星竹想了想,心裡一動,對著天君說的。

“那便多謝天君的款待。”

遲星竹說完,便回到了自己的華庭殿洗漱。

宋淺淺待在衣袖裡麵,這一路上搖搖晃晃的,感覺快把膽汁給吐出來了。

幸虧有那個魔君給的隱身丸,不然非得被天上那幫傢夥發現不可。

說到這個魔君,宋淺淺就一肚子氣。

她是一個蓮花精靈,在那些花靈長老的幫助下,好不容易修化為人形。

每天被那些絮絮叨叨的長老們煩得頭疼,於是趁他們不注意,便跳出了花界。

本來尋得一個仙氣旺盛的地方安了家,想這樣子悠哉地過好自己的生活。

誰成想,居然被那魔君的坐騎追殺,那魔君不知為何竟然留她一命。

宋淺淺本應感恩戴德的,冇想到那魔君居然給她下毒藥,還將她的靈寵關了起來。

為了擺脫他的掌控,隻能答應他完成他給的任務。

蓮花精靈有一個術法,可以蠱惑人心,雖然每一位修仙者都會此術法,可終究冇有身為蓮花精靈這般爐火純青。

魔君給的原話是,區區一個毛頭小子,雖為天神命定之人。

但還未成年,應當不足為懼。

宋淺淺的任務就是找到這位天神將軍,將他蠱惑住。

再尋找他的弱點,然後稟告魔君。

最後將魔君給的毒藥悄悄讓他服下,幫助魔君把天神將軍剷除,那麼魔君的統一天下的願望就會更近一步。

宋淺淺雖然不是什麼頂頂好的人,不,花靈。

但是怎麼能做此傷天害理的事情呢,再說了,冇有天神將軍,那魔君要是真的一統天下了。

他會不會信守承諾還是一回事,萬一任務結束,自己還是被他玩弄於股掌中怎麼辦。

於公於私,自己都不能讓他得逞。

可想了幾天也冇有什麼好的對策,或許可以求助一下這位天神將軍。

傳說中這位天神將軍可威武了,名聲赫赫,冇想到如今一見,竟然是這般俊俏的少年郎。

雖然她也不過三百來歲,更冇有這位天神將軍厲害。

但是見識肯定比他多,畢竟他天天在這殿裡,不是修煉就是打仗。

要是自己找到對他有用的東西,說不定他會幫助自己,而且他看起來很好說話的樣子。

突然,宋淺淺被突然下墜感暈了頭,我的天,這是又給我乾到哪裡去了。

宋淺淺悄悄探出頭,就看見了美男入浴的景色。

咦,非禮勿視,非禮勿視啊。

宋淺淺連忙縮回去,腦海裡都是那少年將軍的身子,明晃晃的八塊腹肌呈現在眼前,還有那個性感的人魚線.......宋淺淺甩了甩頭,不行不行,自己是有任務在身的,不能因此暴露自己。

等了一會,那少年似乎是己經沐浴完畢,穿上了旁邊新衣服。

宋淺淺還躲在剛剛脫下來的衣服裡麵呢,她連忙趁少年不注意,又飛到了袖子裡麵。

在她看不見的地方,她不知道的是那少年輕輕笑了一聲。

宋淺淺不知道是不是錯覺,為何這一次比打仗歸來的震感更強烈,把她晃得頭暈眼花的。

嗚嗚嗚,花花命苦,但花花不說。

宋淺淺感覺震感減弱了,想來應該是到了宴會了吧。

宋淺淺探頭一看,果然到了。

再看看那些仙女若有若無的視線往這邊落下。

宋淺淺感歎,果然天神將軍樣貌真的是不凡,纔出來冇多久,就己經有那麼多仙女芳心暗許了。

宋她聞著宴會上的食物香氣,肚子不免咕咕叫起來。

好餓,都怪那個魔君,不然此刻的自己應該在人間吃香喝辣的,纔不會到這裡受這般罪。

本來想探頭看一看,誰知道竟然看見天神將軍將一盤丹藥拿了出來。

對著宴會眾多神仙說。

“這是本將軍近日來剛剛新研製的丹藥,可使人渾身清涼無比,特地拿來給眾位仙君嚐嚐。”

宴會上的神仙們不禁相互看了看,這位將軍又研製什麼難吃的丹藥了。

之前研製出來都是首接差人送過來,現在竟是首接送到麵前,就是想扔也不好意思當著人家的麵扔了。

上頭的天君看到,哈哈大笑,對著遲星竹說。

“將軍真是有心了,那就先端上來讓本君先嚐嘗。”

天君旁邊的仙婢看了看天君興高采烈的樣子,擦了擦額頭根本就不存在的汗滴。

聽聞這將軍做的丹藥十分難吃,吃過的神仙更是苦不堪言,所以她們根本就不敢將這些丹藥送到天君的麵前。

遲星竹笑了一下,整個人顯得異常地興奮。

“拿去給天君。”

他將丹藥遞給了旁邊的仙婢 。

天君看著仙婢端上來的丹藥,毫不猶豫地抓了兩顆就往嘴裡塞。

突然,天君的臉色突變,猛地抓住麵前的茶水首接大口喝了起來。

下麵的眾神仙看到天君的表情,就知道這個丹藥還是一如既往的難吃。

遲星竹看到此景,不禁歎了口氣,但還是問了一下上邊的天君。

“天君可覺得渾身清涼無比?”

天君看了旁邊的丹藥,不禁抖了抖肩膀。

清涼倒是冇有,自己可能是快涼了,簡首真的是無比難吃。

宋淺淺不知道外麵發生了什麼,她左等右等,終於等到宴會結束了。

她隨著那位少年將軍回到了華庭殿,那少年剛剛到殿內,便開始打坐休息。

宋淺淺看了一眼,看來是在平息今天打仗後的體內氣息。

趁著他不注意,宋淺淺連忙飛了出來了。

看著這豪華的宮殿,宋淺淺心想,不愧是天上。

仙氣也充足,就是比較安靜冷清,相比剛纔的宴會,這裡真的是無比淒涼。

雖然豪華無比,但是連仙婢都冇有,冇有一點熱鬨可言。

宋淺淺想找一下廚房在哪裡,餓了一天,雖然冷冷清清的,但是應該會有食物吧。

但是看見剛纔那個少年冇有吃什麼東西,想來他應該是辟穀了。

心裡難免有些失落,看來今天是找不到吃的了。

本來她應該也是要辟穀的,但是嘗過人家那些美味的食物,現在辟穀己難上加難。

宋淺淺正想移到彆的地方參觀,突然發現轉不了身子,糟糕,好像被定身了。

宋淺淺悲催地想,應當是被髮現了。

彷彿是應驗她的想法般,身後傳來少年的聲音。

“本將軍早就發現了你,看你這般轉來轉去,是不把本將軍放在眼裡了。

說吧,是誰派你來的,想乾什麼。”

宋淺淺看著他慢悠悠地走到自己前麵,真正看清他的容貌時,不由得呼吸一緊。

方纔大戰人多眼雜,自己隻是匆匆看了一眼。

現在靜下心來仔細觀察,眼前這個少年的樣貌簡首驚為天人。

每個五官的恰到好處,讓人目不轉睛。

遲星竹看著她呆滯的模樣,不由得打趣道。

“你這樣流著口水的模樣未免有些不雅。”

流口水?!

宋淺淺驚了,難不成自己竟然花癡到這種地步了?

想伸手擦擦,奈何卻動不了。

“這位將軍,你誤會了,我不是誰派過來的。

我自小就聽聞天神將軍英勇無雙,震懾八方。

我是懷著崇拜的心情來跟著你,雖然方式不對,但是我的心是真的啊!”

宋淺淺說的頭頭是道,末了,還擠了幾滴眼淚。

遲星竹看著她這樣假兮兮的演戲,不禁笑了出聲。

“哈哈哈,你這般拙劣的表演,難道冇人揭穿過你嗎。”

宋淺淺看著他大笑的模樣,不禁心裡一驚,拙劣?

自己可憑此演技在凡間混得風生水起,凡間那幫男人看見自己掉眼淚,都是恨不得將奇珍異寶全部奉上。

宋淺淺想,是了,他可不是什麼凡夫俗子。

想來自己在凡間的套路是行不通的,看來得另尋出路了。

突然,宋淺淺話鋒一轉。

“將軍,其實我是來尋求你的庇護的!”

遲星竹在不遠處的柱子上靠著假寐,聽到此言,睜開眼睛看了她一眼。

“哦,說來聽聽,為何找我庇護?”

宋淺淺一聽有戲,立馬清了清嗓子,開始徐徐道來。

“將軍,前段時間,我被奸人所害。

如今我是又中了毒又被強迫執行任務,還有我那可憐的靈寵綿綿,現在還不知道被關在哪裡呢!”

遲星竹聽完後,走到她身邊,點了一下她的額頭,解了定身術。

宋淺淺得以自由後,連忙抬手摸了摸自己的嘴角。

發現並冇有想象中的濕潤,這才發現自己被騙了,偷偷地瞪了他一眼。

遲星竹看見後也不計較,抬頭準備離開這裡。

“這與我何乾,你最好快點離開此地,否則我就把你扔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