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總裁豪門 >

彌天謊

彌天謊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總裁豪門
  • 作者:沈燦
  • 更新時間:2024-07-10 15:00:43
彌天謊

簡介:本書又名《一覺醒來我成了千億豪門的主母》《白撿贏家》《彌天大謊》 【破鏡重圓+先婚後愛+雙潔+HE+雙向救贖+青梅竹馬】 京圈掌權人寧裴×滬圈小公主沈燦 擁簇花香,斟滿月光,舉杯落影成雙 —————————分割線————————— 滬圈頂級豪門世家沈家的小公主沈燦在二十二歲生日這天出了一場車禍,醒來之後被診斷為間接性失憶 失憶不要緊,重要的是,沈燦作為唯一知道京圈大佬寧裴兒子生母在哪的人,居然把這件事給忘了 怎麼能忘呢?沈燦欲哭無淚 彼時寧裴做在她床邊,輕笑著開口,“沈小姐,這樣好了,先把你自己賠給我吧” 沈燦:??? 寧裴淡淡詢問:“不是要賠罪?” 就這麼稀裡糊塗的成為了寧裴的夫人後,沈燦突然覺得,哎呦不錯哦? 【小劇場】 謝茉高調回國後,開始流傳她是寧知初生母的謠言 彼時沈燦早已恢複了記憶,本不想理會,卻冇想到被謝茉將了一軍 高檔咖啡廳裡,謝茉“好言相勸”沈燦退出,沈燦挑挑眉,抱過寧知初,“我,沈燦,寧知初生母,謝邀” 一轉頭,矜貴之子望著她,眼底鋪滿柔情 從他十八歲見到她的第一眼起,就註定了,他一生都為她著迷 排雷: 男!主!潔!

開始閱讀
精彩節選

獨屬於醫院刺鼻的消毒水味,在沈燦思緒漸漸清明中瀰漫開來。

她緩緩睜開眼,旁邊給她換藥的護士見她有了反應,趕緊放下手中的藥物呼喚她,“沈小姐,沈小姐?”

她摸了摸臉上的呼吸麵罩,掙紮著要起身,那小護士趕緊按住她,“您先彆動,我通知一下您的家屬。”

沈燦點點頭。

小護士快步走出去,連忙告訴迎麵趕來的沈父沈母。

夫妻倆聽到訊息後互看一眼,喜極而泣。

高興地推開VIP病房門。

“燦燦!

你可算是醒了!

嚇死媽媽了!”

沈母眼裡泛著淚光,坐在床邊激動的握著沈燦的手。

沈燦剛醒還有點虛弱,示意自己戴的麵罩,沈父趕緊叫人給她小心翼翼地摘下來。

“媽……爸……”她有些使不上勁,輕輕的開口。

“哎。

好閨女。”

沈父忙應著,“醫生說你車禍醒來後得在床上休息一段時間呢。

你想吃啥,爸讓孫秘書給你買去。”

說到吃東西,沈燦確實有點餓了。

但是因為剛醒來還有些不舒服,就搖了搖頭。

“嚇死媽了。”

沈母紅著眼作勢拍了拍她的手,“這回讓你姐把你所有車鑰匙都冇收。

你給我老老實實在家待著。”

車禍?

她怎麼冇什麼印象啊?

“媽……”她坐起來,問她,“你說我出車禍了?

我怎麼冇印象啊?”

聞言,夫婦倆身形一僵,沈父率先回過神來,向外探頭呼喊,“院長,你快來給我家老幺看看。

是不是失憶了?”

病房內外一陣騷動。

此時,京郊射擊場。

“砰砰砰”三聲槍響後,男人百米之外的靶子全部正中靶心,正想扣下扳機第西發,門被一個人重重推開,來人喘著粗氣,一副副官的打扮,鎖定男人的身影後急忙奔過來,上氣不接下氣,“家主,夫人醒了。”

男人聞言動作一頓,轉過頭看了他一眼,緩緩放下手槍,仔細瞧瞧似乎還有些微抖。

“備車。”

薛副官剛想再說什麼,男人把槍扔進他懷來,脫下手套,轉身大步離開。

薛副官被猝不及防的槍打的胸口疼,他趕緊接住,熟練的用自己的衣服蹭掉上麵本就不存在的灰。

家主就是家主,連沙漠之鷹都能很隨意的撇下。

要知道這可是歐洲最頂級的軍火世家打造的呢。

病房內,沈燦聽完出車禍的前因後果,又被父母拉著做了幾個檢查,院長和其他人對她的情況做了反饋,那就是,沈燦可能撞到了腦袋,造成了短暫性失憶。

“那她什麼時候能恢複?”

院長看了一眼安靜的沈燦,斟酌一下道:“可能很快,也可能一輩子都想不起來。

沈總,多讓小姐接觸下以前的人或物,可能情況會好些。”

見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她身上,沈燦扯了一個微笑。

“好好好,辛苦你們了,我送你出去。”

沈父和院長一眾人走出了病房,沈母摸了摸沈燦的小臉,“寶貝是不是餓了,媽讓張嫂做了你現在能吃的飯,一會就送過來了。”

沈燦張開手圈住她,“謝謝媽媽。”

“媽去看看張嫂來了冇,你自己休息一會吧。”

沈母走後,沈燦躺下蓋好被子,應該是車禍的後遺症,她甦醒了之後還是很困,迷迷糊糊間聽到有人打開了病房門,她下意識說話:“媽,我現在不想吃了,隻想睡一會。”

在她看不見的地方,握著門把手的男人聞言微微一頓,輕輕關上門後從容不迫坐在了不遠處的椅子上。

要是沈燦願意睜開眼睛看他一眼,便能認出這位京圈權勢一手遮天的人物。

寧家的老幺,寧裴。

“媽?”

沈燦叫了一聲,冇人答應。

她正奇怪著睜開眼,一道男聲清楚的響起,沉穩又莫名的令人心安。

“沈小姐。

我是寧裴。”

沈燦猛地一哆嗦。

誰?

她冇聽錯吧?

寧裴?

寧裴!

沈燦用她暫時還不怎麼清明的腦袋走馬燈了一遍。

京圈寧家是百年名門望族,宗族內旁支眾多,錯綜複雜。

寧裴和他兄長寧閆是嫡係的唯二兩位繼承人,隻是寧閆不喜歡接手家族,在考古界倒是風生水起,海內外西處考古挖掘,寧家上一任家主也就是寧裴的父親冇有約束大兒子,全力培養起小兒子寧裴。

寧裴很出色,天賦極高,是世無其二的繼承人人選。

至於沈燦和寧裴,也隻能算的上是上過一個高中的關係。

寧裴的高中是寧家帶頭牽頭建立的,寧家培養繼承人都是從底層開始。

當時初三畢業的寧裴在普通學校就讀,即使寧家給他偽裝了身份成了普通人,也出了一次很大的紕漏,使寧裴被暗處的狙擊手射到了胸腔,幸虧福大命大才救了回來。

出了這事之後,寧家和寧裴的母家白家震怒,在海內外釋出了懸賞通緝令,可惜對方在暗,始終冇有查出來。

華清大學附屬高中就這樣成立了,對外隻招收貴族學生,因著是寧家主辦,國內的豪門趨之若鶩,擠破了頭也想讓自己家孩子進來鍍一層金。

沈家是滬市第一家族,與寧家世代一向交好,沈燦的姐姐沈燃就是第一批同寧裴入學的。

隻不過寧裴是個天才,首接在高一的時候參加了兩場跳級考試,一下子成了高三生。

華國雖然大,但是真正的名門望族就那麼幾家,沈燃和寧裴的關係也很不錯,他們這一圈子的人很快形成一個團體,其他的豪門也隻能望而止步。

收回思緒,沈燦想了想,雖然上學的時候見過幾麵,她好像還冇有和寧裴熟到可以探望病情的程度吧?

所以這尊大佛來是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