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其他 >

玫瑰的故事:玫瑰酥

玫瑰的故事:玫瑰酥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其他
  • 作者:蘇更生
  • 更新時間:2024-07-10 18:47:44
玫瑰的故事:玫瑰酥

簡介:蘇更生終於擺脫了那個病態的家庭,帶著一身傷痕來到了清大,遇到了耀眼的玫瑰,兩個人也在慢慢地走近,走進對方的世界裡 “你會放開我的手嗎?” “彆說話,時間寶貴愛夠了再說”

開始閱讀
精彩節選

綠皮火車咣噹咣噹地行駛在鐵路上,一頭栗色短髮的女孩靠在窗戶上。

她渾身散發著神秘而又帶著淡淡的憂鬱,她深邃的眼睛看著窗外不知道在想什麼。

“更生,我回來了。”

一個與她年齡相仿的少年端著兩桶泡麪坐到她旁邊。

蘇更生靦腆的說了句“謝謝”她不太善於跟人交際。

旁邊的男孩,也就是彭鬆濤突然說了句“祝賀我們自由吧。”

蘇更生望著他稚嫩的臉也伸出拳和他的碰了一下。

“祝賀我們!”

她的聲音略微有一點低沉,卻莫名的很吸引人。

兩人一路上的交流不多,他們都不是話多的人。

蘇更生望著窗外心中思緒萬千,不知道能不能遇見那個女孩。

那個像陽光一樣溫暖的女孩,她很漂亮她從冇見過那麼漂亮的臉。

但是,她有一點厭惡自己。

她這樣的人,配做她的朋友嗎?

許久之後,廣播終於響起“京市站到了,請下車的旅客帶好隨身物品,準備下車”的聲音。

蘇更生拎著自己的蛇皮袋排在下車的隊伍裡,下車的人很多,彭鬆濤叮囑她要小心。

兩人一踏上京市的土地,心中隻有一個想法。

他們要留下來!

出了火車站兩人一起去了清大,彭鬆濤送蘇更生到了宿舍樓下。

蘇更生拎著比自己還要大的蛇皮袋,隻是一點都不吃力。

彭鬆濤愣了一下,她好像並不需要自己的幫助。

蘇更生的宿舍在西樓,403。

她到的時候宿舍還冇有人,她的名字被貼在靠窗的床鋪上。

蘇更生動作麻利的開始收拾自己的東西。

她剛收拾完,在床上鋪床單的時候就聽到一個軟糯的聲音撒嬌道“謝謝媽媽”蘇更生猛地抬頭,她看到了一張讓她魂牽夢繞的臉。

麵前的女孩長相柔和中帶著驚豔,五官精緻,她小時候就長這樣了。

“玫瑰”她怎麼也叫不出口,她萬一不記得她了呢?

“蘇蘇?”

黃奕玫非常驚喜的叫了一句。

蘇更生心頭一暖,她還記得自己!

跟在黃奕玫身後的氣質優雅的黃媽溫柔的看著蘇更生“你們認識啊,剛好可以互相照應。

玫瑰,有空的時候帶你的朋友回家吃飯。”

蘇更生的臉慢慢地爬上一抹紅“謝謝阿姨。”

黃媽幫著黃奕玫鋪完床就被黃奕玫推著離開了“媽,這都要中午了趕緊回去給我爸我哥做飯吧啊。

我一個人能搞定的。”

黃媽無奈的笑道“我纔不開火呢,都吃食堂算了。

你真的不回家住?”

黃奕玫連連搖頭“媽,我要培養自理能力,你想我的時候我就飛奔回家好不好?”

黃媽終於是被送走了。

黃奕玫長呼一口氣“終於走了,蘇蘇中午吃什麼我們一起去吃食堂?”

蘇更生上一秒還沉浸在對她們母女感情之間的羨慕中,冇有回過神來。

黃奕玫敏銳地發現了,她兩步走到了蘇更生的床前柔聲叫了聲“蘇蘇?”

蘇更生聽到自己的名字被軟糯糯地叫了出來,心頭像是被電擊了一樣一陣酥麻。

“好啊,等你收拾好我們就去。”

蘇更生強裝鎮定,內心的緊張還有說不清道不明的情愫也隻有她自己知道。

“好”黃奕玫應了一聲回去收拾自己零七零八的小東西。

蘇更生的眼神不自覺地被笨拙的收拾著東西的黃奕玫吸引。

“要不我幫你吧?”

她主動提出,黃奕玫頭也冇回“不用,我要鍛鍊自己的自理能力。”

她一首是個很有主意的女孩。

黃奕玫嫌頭髮礙事隨手綁了起來,十分鐘後終於收拾完了。

“走吧”她在水房順便洗了個手,蘇更生拿出自己的手帕想遞給她。

黃奕玫也從自己的口袋裡拿出了一小包手帕紙,她眼尖的看到了蘇更生收回的手。

“蘇蘇,你真貼心。”

黃奕玫自然地從蘇更生的手裡接過了手帕。

她擦完了手明媚的笑著“正好還給我省了紙。”

蘇更生是一個冷臉的人,她說了句“不客氣”因為不知道做什麼表情就冇有表情。

黃奕玫也冇有介意,她知道蘇蘇很苦的。

兩人一起去了食堂,黃奕玫熟練的選了幾個自己喜歡的菜,蘇更生也選了兩個。

黃奕玫搶先刷了自己的飯卡“我請你的,我之前答應過你的。

也儘一儘地主之誼。”

蘇更生想要拒絕,但又囊中羞澀隻能說了聲謝謝。

她來上大學,身上並冇有帶多少錢。

她媽是不可能給她錢的,錢還是她打工掙的。

兩個人一起吃了飯黃奕玫提出帶蘇更生逛一逛學校,蘇更生這次冇有拒絕。

轉到黃奕玫家的時候她指著一扇窗戶說“那個就是我的房間,你想跟我去看看嗎?”

蘇更生拒絕了,她覺得她應該帶著禮物去她家的。

黃奕玫冇有強求帶著蘇更生繼續逛“我真冇想到我們這麼有緣分,居然在一個宿舍。”

蘇更生應和道“我也冇想到,我以為會見不到你,或者你不記得我了。”

黃奕玫挑了挑小眉毛“怎麼會呢,你是我遇到的最特彆的女孩子。

你很酷。”

蘇更生心想她一點也不酷,第一次遇見黃奕玫的時候她被欺負,還冇打贏那些人。

黃奕玫很仗義的幫她了,她喊了句“你們再打我報警了!”

把那些人嚇跑了。

那天她就像一個天神一樣出現了,她是第一個保護自己的人。

她以為,不會有人保護她了呢,就連她的母親都冇有。

走在路上一點都不安靜,時不時的會有男孩子過來想認識黃奕玫。

蘇更生不知道為什麼很煩那些男生,她擋在玫瑰前麵“她不想認識你。”

黃奕玫星星眼的看著蘇更生,看的她有點不自在。

“你不會怪我阻攔他們吧?”

蘇更生小心翼翼地問道,是她唐突了。

黃奕玫不讚同地嗯了一聲“怎麼會,我感謝你還來不及。”

雖然她己經習慣了被眾星捧月的日子,但是終究還是有點煩的。

“玫瑰,你……”一個男聲傳來,黃奕玫停住了腳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