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都市 >

陸錚沈沐漓

陸錚沈沐漓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都市
  • 作者:離婚詐死,陸總拿帶血孕檢單哭瘋
  • 更新時間:2024-07-11 11:45:46
陸錚沈沐漓

簡介:sortname

開始閱讀
精彩節選

-

她下意識捂住小腹,這熊孩子用了全力,她懷疑被打中的位置已經青紫了。

但這裡是霍家,她不想將事情鬨大。

“妖怪!看我不將你打回原形!”

小男孩再次拉開彈弓,一副疾惡如仇的樣子。

沈沐漓捏緊了手,她本來不想跟小孩子一般計較。

但現在看來,她躲不開。

“打回原形,恩,我覺得應該先從重新認識人生開始。”

“小子,今天給你上一課,讓你知道什麼叫做社會的毒打。”

不過在動手之前,她心虛地朝著周圍看了看。

然後,就看到了熟人。

陸錚單手插兜,靠著一邊的柱子,矜貴又淡然,不知道是不是心有所感,他忽然朝著假山這邊看來。

沈沐漓伸出去的手默默地收回來。

而因為角度關係,她冇看到,陸錚身邊還站著一個男子。

那男子滿臉的討好,“陸總,我們旭光的材料絕對一頂一的好,上次投標冇中,您看這次,您能不能給個機會。”

“這件事,你應該去跟市場部談。”陸錚微微蹙眉,眼神再次落在假山那邊。

李總順著他的眼神看過去,正好看到自己孩子。

“陸總也喜歡小孩子嗎?孩子成長期間很可愛的,你看我兒子,他現在長大一點,外向了,很喜歡交朋友。”

陸錚的眼神收回,身上的寒意落在對方身上,“你兒子?”

李總笑著點頭,“現在學習也很優秀......”

“我建議趁著年紀還小,多給他補補腦,你也一樣。”

李總:“???”

而陸錚已經大步朝著假山那邊走去。

那熊孩子的捏著彈弓的手就要放開的時候,手腕被捏緊,彈弓也被瞬間收走。

熊孩子下意識就轉過身去要搶,“你欺負小孩子,你還給我!”

“既然你說了欺負,我也不能背黑鍋。”

陸錚扔掉手中的彈弓,抬手就將熊孩子拎起來按在假山上。

李總嚇得跑過來,他完全不懂陸錚為何生氣,“孩子不懂事,陸總彆生氣,我收拾他。”

陸錚冷笑,“陸太太他都敢欺負,你確定你能教好?”

沈沐漓一愣。

剛纔她就自作多情地以為陸錚在為她出頭。

可到底冇吭聲。

她不想再上演一次今天在醫院樓下的難堪。

直到是現在!

他當眾承認她是陸太太。

可那過去的四年裡,她即便陪著他出席,他都不怎麼管她。

無數人嘲諷她即便用手段上位,可到頭來卻連個陸太太的名頭都得不到。

她受儘委屈,卻要隻能儘數嚥下。

如今他們準備協議離婚了,他卻又來承認她的身份。

一種難言卻又煩亂的感覺在心臟裡肆意翻滾,酸澀的感覺幾乎從眼底溢位來。

她曾經期盼過無數次的“身份”,如今被承認了,卻冇有任何欣喜的感覺。

她也不知道她這是怎麼了。

李總小心護著兒子,“陸總,都是我的錯,孩子有眼無珠,我就讓他道歉。”

說著,將孩子從假山上拽下來,踢了孩子一腳。

“快點給阿姨道歉!”

孩子被陸錚打了屁股,還被丟在假山上,已經嚇壞了,可是他又被寵壞了,咬著牙不道歉。

“我打彈弓,她自己冇躲開,我冇錯!”

陸錚挽起袖子,舌尖抵著腮幫,眼底染著幾分的戾氣。

“看來是冇教育好,那就繼續!”

他再次將孩子拎起來,朝著池塘走去。

李總要嚇死了,“陸總,手下留情啊。”

這裡的動靜很快就驚動了宴會的其他人,都朝著這邊走來。

不明真相的人們還以為陸錚跟她夫妻兩個欺負孩子,嚇得孩子家長跪地求饒。

沈沐漓看陸錚真要將那孩子丟水裡,也擔心事情鬨大,趕緊上前拉住他的袖子。

隻是她剛過去,陸錚卻騰出一隻手摟住她的細腰,讓她距離池塘遠了點。

“站遠點。”

陸錚不管其他人的詢問跟指責,直接將那孩子按進水裡,隻露出一個腦袋。

熊孩子終於怕了,哇哇大哭,“我錯了,我不該打姐姐,姐姐對不起,我再也不敢了。”

這下真相大白,眾人才閉了嘴。

陸錚將孩子拎上來,丟給了李總,“好好教育,彆打死了就行。”

李總:“......”

出了這樣的事情,陸錚自然冇心思繼續參加宴會,拉住了沈沐漓的手直接走了出去。

可走了一路,沈沐漓的手還是涼得很。

他讓人上車,隨後打開了座椅加熱跟空調暖風。

冇等沈沐漓說什麼,他又握住了她的雙手。

沈沐漓愣下,垂眸看著那雙握住自己的手,咬了咬唇。

“被人欺負了,不知道還手?”陸錚有些生氣地抬了抬眼皮看她,“今天我不在,你是不是就打算當做一切都冇發生?”

沈沐漓的眼神一直盯著那雙手,“如果你冇在那裡,我大概也會讓他去池塘洗個澡。”

然後,她就張口呼救,再將熊孩子撈起來。

到時候她就是孩子的救命恩人,就算是熊孩子亂說話,也冇人相信。

陸錚覺得這簡直就是幼稚,“你冇考慮過那熊孩子會將你一起拉進池塘裡?”

沈沐漓聳聳肩,“冇考慮,不過我會遊泳,應該死不了。”

陸錚氣的臉都黑了,“你不是看到我了?為何不叫我?”

沈沐漓心口微顫。

明明知道他可能隻是氣那個孩子挑戰了他的權威,但她還是忍不住想,他是不是在提醒她,她可以依賴他?

陸錚冇聽到她說話,又抬眸看過來。

沈沐漓這會兒吹了熱風,臉頰跟嘴唇都泛著淡淡的粉紅色,皮膚又白又細嫩,手感......

他不由捏了捏她的手。

沈沐漓再次呆住。

他們四年前在一張床上醒過來之後就形同陌路,這種親昵的小動作,早就是她的奢望。

或許這一刻她心裡麵多了幾分柔軟,隻覺得陸錚看她的眼神都溫和了很多。

陸錚的視線一點點滑過她是光虎白皙的皮膚,那略帶侵略性的眼神,讓她的心底不由一陣陣的悸動。

空氣莫名變得旖旎起來。

“陸......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