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科幻 >

裂天空騎

裂天空騎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科幻
  • 作者:華表
  • 更新時間:2024-07-11 05:44:47
裂天空騎

簡介:sortname

開始閱讀
目錄
精彩節選

-

移動基地車裝載了一些探測器材,無時不刻的監控著方圓五公裡內的天空和地麵,在第一時間察覺到了潛伏在地麵下方的變異體,車頭頂部投射出一道肉眼不可見的雷射束,落在了變異體的藏身之地。【無錯章節小說閱讀,google搜尋】

正在駕駛著車輛的陳非通過擋風玻璃,可以清清楚楚的看到這些光束。

「交給我了!」

搭順風車的18隊成員之一,在藍星出生的羽族小哥拎起了自己的磁軌狙擊步槍,準備登上車頂,打爆外麵的那些潛在威脅。

「戴上這個!」

陳非頭也不回的一甩手,將特製鏡片的眼鏡扔了過來。

隻有透過這種特製的鏡片,才能看到肉眼看不到的特殊波長雷射。

咣一聲,車箱內天花板敞一個大口子,同時將折迭梯放了下來,5米寬的車身,足以進行相當多的改造。

「謝謝!」

一把接住眼鏡,往自己臉上一扣,羽族小哥提槍縱身躍上車廂,將磁軌狙擊步槍搭在射擊支架上,瞄準兩道雷射束的落點。

磁軌狙擊步槍完成了充能,磁軌末端一枚40毫米口徑的炮彈正在飛快自轉。

比起藉助於火藥爆燃推動,通過刮蹭,甚至擠壓膛線獲取自轉的彈頭,磁軌武器發射彈體的高速自轉足以匹配磁軌賦予的加速度,能夠獲得近乎於筆直的彈道和額外的侵徹力加成。

咻!咻!~

磁軌武器冇有巨大的出膛轟鳴,隻有彈體劃破空氣的尖銳嘯叫。

數百米開外,地麵猛然被掀開,猝不及防的變異體還冇有來得及竄出來,就被當場打爆,血肉橫飛。

兩發高爆彈體,一發掀開地麵,另一發打爆變異體。

直徑40毫米的彈頭長度足足有20厘米,就算是藍星當今體形最大的原生物種藍鯨也扛不住一發,吃上一發,體內直接變成碎肉。

然後又是兩槍!

千米開外的變異體被如法炮決,自始至終都不知道自己究竟是怎麼死的。

對於磁軌武器的射距而言,幾百米和幾千米,幾乎冇有什麼太大的區別。

陳非老司機頭也冇回地感謝道:「非常感謝,替我省下了兩枚炮彈。」

這次出來,他攜帶了330枚60毫米口徑榴彈,150枚120毫米口徑榴彈和200枚152毫米口徑殺爆彈,大部分都存在了隊長亞德裡安手上的空間係鏈金儲物法器中,一小部分放在移動基地車上。

偏工業向的金係異能可以塑形武器,更何況陳非已經弄明白了磁軌武器的原理和構造設計方案,隻要材料足夠,想要多大口徑都冇有問題。

18隊的隊長看了一眼打造出這輛移動基地車的陳非,轉過頭對04隊的隊長亞德裡安·班傑明說道:「金係異能者都這麼能乾嗎?」

不等這位地位一階火係魔法師開口,A級金係異能者基特利就搶著說道:「金係異能者,就是這麼牛逼ps!」說著還捏緊了拳頭,隆起結實的二頭肌。

真不知道這個麵冷心熱的傢夥怎麼會這麼中二。

男人至死是少年,又有言道,人不中二枉少年。

「回頭我看看其他隊有冇有多餘的金係異能者,我去挖一挖牆角。」

當著04隊的麵,18隊的隊長隻敢這麼說,不然的話,還冇等說完,整個18隊就得被集體扔下車。

特麼當著麵挖自己的牆角,這般忘恩負義,是把04隊上下當成傻呢,還是蠢呢,又或是笨呢!

「預祝你挖角成功!」

此時此刻自己還能夠說什麼呢?亞德裡安·班傑明臉上笑嘻嘻,心裡MMP。

一小時後,移動基地車進入了沙漠區。

戈壁灘上雖然顛簸一些,但是經過避震機構緩衝到車廂內,震盪的感覺已經所剩無幾,但是在沙漠裡,卻是截然不同的體驗。

五對輪的龐大車體在翻越起伏不定的沙丘時,簡直就是一種折磨。

幸虧底盤夠高,不然長達20米的車身哪怕不陷在沙子裡,也很容易被卡住底盤,十個輪子一個都著不了地。

然後全程的體驗就是過山車,一會兒膽戰心驚的衝上丘頂,一會兒心快要從嗓子眼兒裡跳出來的直衝下坡,讓人忍不住懷疑車輛隨時都會在打虎跳,一路翻滾而下。

這一會兒上,一會兒下的,除了少數人以外,大部分人很快都受不了。

移動基地車隻能停了下來,這才深處了沙漠地帶還不到二十公裡。

二十公裡是直線距離,如果將翻越沙丘的上下距離加起來,怕是已經開了五十公裡都不止。

「我的天,這還不如步行!」

18隊的隊長扶著腿,往沙地上吐了好幾口唾沫,頭暈目眩的感覺才稍稍好了點兒。

一路過來用磁軌狙擊槍定點清除威脅的羽族小哥哥直接就給跪了,吐得連黃膽水都冒了出來,一臉生不如死的表情。

他冇輸給變異體,卻輸給了移動基地車爬沙丘。

「還要繼續嗎?」

陳非給自己開了一聽啤酒,小啾和他一起搶著喝。

這點兒顛簸起伏與戰鬥飛行器的戰術機動比起來,簡直就是小兒科,還差的遠呢!

「陳非,你怎麼能冇事?」

臉色鐵青的A級金係異能者基特利喘著粗氣,覺得這個B級未免也太不科學了。

04隊的隊長地位一階火係魔法師亞德裡安·班傑明提醒道:「基特利,你忘了他是飛行員!」

「呃,也是!」

冇有人是笨蛋,最多有點兒耿,基特利一拍腦門,原來如此,自己竟然給忘了。

「誒!陳君,你喝酒!」

情況比別人要好很多的毛利美心拄著長刀,看著陳非,瞪大了眼睛。

陳非晃了晃自己手上的易拉罐,熱情的推薦道:「這麼熱,又乾燥,不應該來上一罐嗎?」

「噠咩!」

雙刀小妹兩手交叉,一臉嚴肅的認真說道:「喝酒不開車,開車不喝酒,道路千萬條,安全第一條,行車不規範,親人兩行淚!」

「哈!」

陳非看著對方,覺得毛利小姐姐應該是拿錯了身份證,這小嘴兒叭叭的,太溜了。

然後,他笑著說道:「放心吧!我冇那麼容易死掉啦!」

一群人集體撫額,這是神馬虎狼醉話,絕逼是喝多了,才一聽啤酒,幾個菜啊?醉成這樣!

「金係異能,牛逼!」

A級金係異能者基特利無腦點讚。

亞德裡安咆哮道:「嗬嗬,你是冇有那麼容易死,可是我們呢!」

皮糙肉厚的金係異能者固然死不掉,但是一車的人呢?

還不是集體死光光?

這也未免太不負責任了!

他就冇見過如此草菅人命的傢夥,既不把自己的命當命,也不把別人的命當作一回事。

「移動基地車又不能飛,我有什麼辦法?喝酒開車算什麼,我還喝酒開飛機呢!」

陳非搶在小啾把尖喙探入拉口之前,直接一仰脖,頓頓頓倒了個底朝天。

這還真的不能怪他,都是「真香」戰鬥飛行中隊大當家的錯,契科夫少校每次登機的時候,哪回都不喝得醉醺醺。

上樑不正,下樑歪,喝酒,打爛架,戰術莽,兵熊熊一個,將熊熊一窩,特麼不就是大狗熊的風格嘛!

「……」×22!

可真是個過份的傢夥!

但是又冇有人可以替代陳非駕駛這輛移動基地車。

「菜鳥」就喜歡看到別人對他咬牙切齒卻又無可奈何的樣子。

半小時後,緩過勁兒來的眾人再次上車,移動基地車繼續上上下下,成為一輛真正的過山車。

所有人都在後悔,冇有提前預備暈車藥。

隻開了一個小時,移動基地車又停了下來,兩間車廂廁所被占滿了,其他人隻好下車歇口氣,有的人乾脆兩眼翻白的躺在沙丘上,任由狂風吹得沙子往自己的鞋子,袖口和領子裡麵灌,坐車像這般辛苦,還真是聞所未聞。

但是徒步的話,更辛苦!

-

【】

ADVERTISEMEN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