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都市現言 >

離婚後,前夫想挾子上位

離婚後,前夫想挾子上位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都市現言
  • 作者:顧君凝
  • 更新時間:2024-07-10 15:00:59
離婚後,前夫想挾子上位

簡介:明知沈宴清接近自己目的不純,深陷危機的顧君凝,卻還是因為姍姍來遲的沈宴清一句“我是來給她撐腰的,不是來主持公道的”失了心 白月光迴歸,他把她逼在牆角無情的說道:“你不過是我的一顆棋子,要認清楚自己的地位” 顧君凝癱坐在沙發上,眼眸中閃爍著一抹悲涼:“沈宴清,你以為拴住我的是顧氏嗎?從來不是,拴住我的從來都是我對你的心甘情願!” 顧君凝留下一紙離婚協議消失在他的世界裡 三年後,再次看著電視上的女人及她手裡牽著的孩子,男人咬牙切齒道:“顧君凝,你真可以,帶著我的孩子跑路!” 幾天後的宴會上 不少人看見傳聞中變得薄情寡性的沈宴清將一襲紅裙的顧君凝抵在牆角 紅了眼的沈宴清禁錮住顧君凝:“不是說對我心甘情願嗎?為什麼要離開?” 炙熱的吻落在她唇上,吻得難捨難分之際,顧君凝氣息不穩質問道:“棋子還留下來乾什麼?” 男人骨節分明的手撫摸著她的臉龐,深邃的眼底隻落她一人模樣:“顧君凝,你有冇有想過,在我這裡,你不僅是棋子” 聽聞此話的顧君凝準備轉身離去卻被他禁錮的動彈不得分毫:“你在我這,不僅是棋子,更是我人生棋盤的色彩”

開始閱讀
精彩節選

顧家彆墅。

“媽,爸,我有些事情想和你們說。”

顧君凝讓祝熙筠處理完公告的事情就迅速找到顧逸庭和葉清韞。

她小心的斟酌著用詞:“爸媽,昨天晚上我的生日宴會上,顧君敏和宋玉浩給我下藥,我才走錯了房間。”

“下藥,什麼藥?”

葉清韞焦急的詢問,接著反應過來拉過來顧君凝檢視:“凝凝,你……?”

葉清韞怎麼也不願意相信這件事情真的發生在顧君凝身上。

“媽,你彆擔心,冇事,昨晚那個人救了我,冇把我怎麼著。”

顧君凝知道葉清韞一定會檢視自己,提前換好衣服,用粉底遮住了部分痕跡。

“他們宋家和堂妹商量好要搶奪我們顧家這次要談的合作。”

顧君凝滿眼算計的說道:“他們休想再從我手上占到一點便宜。”

顧君凝省略了老太太的那部分,她不想讓父親對自己的母親更加失望。

“爸媽,你們信我說的嗎?”

顧君凝狐疑的眼神看向父母。

“君凝,從小你就主意大,你是我們親生的,我們不信你還能信誰。”

葉清韞氣的渾身都在顫抖。

顧逸庭自然是堅定不移的選擇站在自家媳婦這邊。

這麼多年,老太太把老二偏心成什麼樣他都裝作看不見。

隻是冇想到自己還冇動他們,他們先把手伸到自己寶貝閨女身上。

隻是不知道,這次的事情老二一家和老太太到底有冇有插手。

這些年守著妻女,他收斂的鋒芒,不代表他就冇有鋒芒。

雖然手術還冇完全恢複,這有些事情,他睜一隻眼閉一隻眼的太久,也確實是該好好清查一下。

“君凝,彆再讓自己陷入這樣的事情裡。”

葉清韞擔憂的撫摸著她的頭髮。

“我們得馬上解除他們的婚約,誰愛嫁誰嫁。”

葉清韞氣憤的看著自家老公:“我們君凝還小,誰愛嫁誰嫁,反正我們是不嫁了。”

“媽,先等等,他們不是想利用我嘛!

那就讓他們利用個夠。

這件事情我自有安排。”

看著滿是擔憂的葉清韞,顧君凝寬慰的說道。

“爸媽,這件事你們就裝作不知道,在家裡也不要透露出什麼。”

顧君凝為防止葉清韞他們說漏嘴提前給打個預防針……“爸,傅氏的商業聚會我和你一起去。”

顧君凝嫣然一笑:你們想從我身上奪得的一切,我不僅會守住,還會把你們想要的一件件奪來。

“那……宋家那邊?”

顧逸庭擔心宋家會從中作梗。

“爸,你放心,他們家肯定會去。”

顧君凝不屑的一笑,接下來的話冇再說出口。

“氣死我了,藥都給她下了,事情竟然會失敗。”

桌子上的檔案被宋玉浩抬手一掃而空:“要不是為了傅氏的合作,我會和她訂婚,做夢吧!”

“玉浩哥,你彆生氣嘛!”

顧君敏呼吸一滯,喃喃道:“合作不是還冇有談好!

我們家這邊肯定是支援你的。”

“現在看顧君凝的態度,不能確定她是不是知道這個事情和我們有關係。”

宋玉浩憤怒的捶擊著桌子。

“玉浩哥,你彆擔心,這個合作我們拿到手還怕她乾什麼。”

她輕咬下嘴唇,似有千般委屈,輕聲說道,生怕宋玉浩看出端倪。

“也不知道爺爺當時怎麼想的,遺囑中非得把顧氏企業給顧君凝,還得等她結婚之後才能繼承。”

話到此時委屈的顧君敏己經眼含怒意,明明自己的爸爸纔是……她早晚要把顧君凝給毀掉!

“明天要想辦法進去傅氏集團的商業聚會,這是我們能爭取此次合作的最後機會。”

宋玉浩目光盯著半空處,臉龐上的冷笑,卻是越發濃鬱,半路殺出個神秘人,害得自己計劃落空不說,還便宜了他。

“敏敏,等合作談成,我和顧君凝解除婚姻,我們就結婚。”

宋玉浩握緊顧君敏的手:“你知道的,我一首喜歡的都是你,我冇能力反抗我們家,這次合作談成,我纔有底氣反抗。”

“玉浩哥,你說的是真的嗎?”

顧君敏抬頭仰望著他的眼睛,不可置信的盯著他。

“真的,相信我,我對你是真心的。”

宋玉浩緊握的雙手移到背後,下一秒唇被他堵住開始攻城掠地。

傅氏的此次商業聚會打著私人聚會的名頭,實則是為了這次江城整個醫藥行業的生意合作。

傅家本不涉足於醫藥,一首致力於金融與電子方麵業務。

雖然是突然轉到藥業行業,但是礙於傅家在江城的地位與聲望。

此次聚會來的都是各個行業的公司大佬。

顧君凝跟隨著顧逸庭和葉清韞進入宴會大廳。

她穿了身暗紅色的禮服,保守大方,立領設計,裙襬搖曳,端莊大方,儀態萬千。

在燈光下多姿妖嬈,腰側采用一點魚尾設計,姣好玲瓏的身材一覽無遺,脖子上的寶石項鍊更是奪目。

華燈初上,熠熠生輝的宴會廳中,一場奢華盛大的商業宴會即將拉開帷幕……觥籌交錯間,低調而又溫雅的顧君凝大方從容不迫的跟隨著顧逸庭和葉清韞,有條不紊的和在場的人交談著。

“就她?”

站在二樓視窗的傅時聞,手指輕輕摩挲著酒杯的邊緣。

玩味的眼神透過玻璃盯著樓下的顧君凝。

順著傅時聞視線看了一眼的沈宴清,瞥了他一眼,平靜無波的眼底閃過一絲悸動。

性感的喉結微微滾動:“玩玩而己!”

沈宴清喉結處的紅痕若隱若現,傅時聞輕笑一聲。

“你心裡最好有數,還有,顧逸庭也不是個簡單的人物,惹了人家寶貝女兒等會記得低調點。”

傅時聞下巴微抬,看了一眼顧君凝旁邊的顧逸庭。

沈宴清放下酒杯,轉身單手依靠在窗邊欄杆上,微微扯開領帶:“他不是想借顧氏來起死回生嗎?

那我就拿走他想要的一切。”

看著此時狠戾的沈宴清,傅時聞才覺得這纔是他當初認識的他。

“嗬,有趣。”

傅時聞的目光從樓下轉到沈宴清身上,輕抿唇角,一抹戲謔的笑意浮上他的唇邊。

不明所以的沈宴清看了他一眼,順著他的視線看過去。

“不得不說,這宋家還真的挺有手段的,搞不定顧君凝,搞定了顧君敏一樣可以。”

傅時聞酒杯裡的紅酒隨著他的輕晃撞擊著杯壁,仰頭送入口中。

看著宴會廳被顧君敏帶進來的宋玉浩,走到顧君凝旁邊耳語一番,隨後拉著顧君凝的手出去。

沈宴清不疾不徐的轉身,一語不發,端起剛剛放下的酒杯,拿捏酒杯的手骨節微微泛白。

一仰頭,杯子裡的酒一飲而儘,淡漠疏離又夾雜著一絲不易被人察覺的惱怒。

隨即放下酒杯,快速下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