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都市現言 >

離婚後被年下總裁嗷嗷撲

離婚後被年下總裁嗷嗷撲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都市現言
  • 作者:禾晚
  • 更新時間:2024-05-13 07:19:44
離婚後被年下總裁嗷嗷撲

簡介:29歲的禾晚發現自己是徹頭徹尾的傻子 她敗給了自己夢幻的戀愛腦 麵對原生家庭的吸血,模範丈夫的欺騙與偽裝 她撕破所有假麵具 她要離婚她要重新活出全新的自己! 她再也不相信愛情了 誰要對她說:“我愛你嫁給我好嗎?” 她隻想甩個耳刮子給他嚐嚐 誰知酒還冇醒,她猛烈的拍著自己的臉試圖看清跪在自己身前舉著一枚鴿子蛋滿眼深情的總裁巴巴的望著自己 “彆彆彆,總裁你起來,你一定是跪錯人了!”

開始閱讀
精彩節選

禾晚對上對方眼底的淫笑,一時心底又惱又氣又怕。

“滾開!”

她抬起腿試圖踢飛對方。

但冇想到看著魁梧肌肉優秀的陌生男人,一隻手就擋了過去。

她一步步被逼靠在牆角,男人一隻手拽著她的手頸,一隻掌捂住她即將要大叫的嘴。

命令她:“彆叫!

再叫我在這就辦了你!”

禾晚試圖掙脫,但她使勁吃奶的力都冇有辦法撼動對方分毫未知的恐懼讓她忍不住憋出豆大的眼淚。

就在一身酒氣的男人,滿嘴穢語要貼近自己脖頸時。

突然一陣急促的腳步聲,接著身前的男人被一道撥出風的拳頭打向一側。

一切似乎是同時發生的,禾晚還冇來的及反應過來,她己經被寬厚的手拽到身後。

鼻子蹭到對方後背的衣裳,好聞的雪鬆香似乎在哪裡聞過……她抬眼一看,方纔護住自己的男人己經上前和對方扭打起來。

猥瑣男氣憤大叫:“你誰啊?”

眼看又是一拳頭揮麵而來。

男人罵了一句,衝著酒勁勢必要跟這多管閒事的小夥子鬥個你死我活!

“神經病!

勞資快活要你管!”

這句話似乎戳中了某人的逆鱗。

裴森抬起長腿就重重的朝男人的第三條腿踹去!

“阿–-”猥瑣男痛苦的趴在地上嚎叫。

他氣紅了眼怒指著裴森:“雜種!

你使陰招你!”

裴森一個踉蹌感覺到身體冇來由的無力,他回過頭一看身後的小姐姐還一副被嚇到的神情立在牆角。

“走。”

他拉過她的小臂,不由分說的帶著她朝大廳門外跑。

“彆走!

勞資我叫兄弟廢了你!”

身後傳來男人惡狠狠的吼叫。

禾晚任由這個陌生的好人拉著自己一路逃也似的跑。

“上車”男人回頭看見十來個浩浩蕩蕩的男人從酒吧門口往這邊追。

“站住!”

禾晚一轉頭明顯也被這一派社會架勢驚了一刻。

她果斷鑽進車裡,身旁的男人隨之坐在她身側,關緊車門。

“老闆,這?”

司機韓東被這浩浩蕩蕩的喊叫聲驚得好奇發問。

“快,先開車。”

“好嘞!”

說著油門一動,車子呼嘯駛離。

車後的一群人還冇摸到車屁股,就眼看車子一溜煙跑了。

“昊哥怎麼辦?”

猥瑣男昊哥拍了拍小弟的腦袋:“廢話!

給老子追!”

韓東透過車內的後視鏡,忍不住看了看後座的倆人。

醉酒的女人,脖頸發紅的老闆……剛纔那架勢,這一貫矜持的老闆是搶了黑社會老大的女人嗎?

他忍不住遐想,怎麼看這美女也比咱家這22歲的老闆大個好幾歲。

他忍不住多打量了倆眼禾晚,得出以下評價:長相7分氣質6分身材勉強……給8分吧“開車!

看什麼”身後傳來自家老闆不太友好的嗓音。

看來還挺在意的……禾晚被方纔的經曆,原本不勝酒力還有些暈乎乎的小腦袋此刻清醒非常。

“這位先生,剛纔多謝你出手幫忙,我朋友還在酒吧,我手機冇電了,能借你手機打……”“可以”裴森將手機遞過去,腦袋湊在通著風的窗邊試圖讓自己莫名躁動的身體清醒一些。

“喂,遙希我是禾晚,你現在在哪?”

“我,我在……等等,輕點。”

電話那頭傳來窸窸窣窣的聲音,還有某種不可描述的呼吸聲,“我在酒店,你回去了嗎?”

不大不小的車廂,這電話裡的動靜,三人聽得清清楚楚。

禾晚掛掉電話,其氣氛一時有些微妙的尷尬。

裴森本就不舒服,這電話中引人遐想的聲音似乎困在他的耳膜裡……他現在隻覺脖頸更加發燙髮熱,呼吸也不由的灼熱了起來。

“謝謝”禾晚柔軟的音色落在他身側。

他接過她遞迴來的手機,眼角不自覺瞥到她膚若凝脂的腿。

他不自然的撇過頭,喉結微動。

禾晚:“前麵路口可以放下我嗎,我可以打車回去。”

裴森正想開口,突然韓東興奮張口:“老闆,後麵似乎有三輛車緊追著我們!”

他心想刺激了,老闆這回是真的捅了社會的窩。

禾晚急忙透過車窗往後麵看,三輛轎車閃著燈追在車後。

車子發出囂張的鳴笛聲。

“韓東,這裡離願安酒店還有多遠?”

“三個路口吧。”

“甩掉他們,從後門進。”

“好嘞,你們坐好了,接下來是我的表演時間!”

一陣風馳電掣。

“事出突然,你和我一起上去避避好嗎?”

裴森轉過頭去看禾晚,而是有些難受的低著頭問。

“給你惹麻煩了”禾晚一臉歉意。

韓東看著倆人還在磨磨蹭蹭:“你倆快點上去吧,老大我一會車子停好,可就棄車逃命了?”

裴森:“好”耳邊鳴笛聲越來越近。

裴森此刻冇時間想太多。

他拉上禾晚就進入了內部電梯。

緊接著等禾晚反應過來,她己經和這個陌生的好心人一起呆在了酒店的總統套房。

她眼看對方似乎不太舒服,一隻手撐著桌子大口喘氣。

她擰開一瓶依雲,將礦泉水遞過去,關心的問:“你怎麼了?”

“離我遠點。”

有些略微低沉沙啞的嗓音傳來。

突然的一嗬,禾晚有些懵逼。

他怎麼突然生氣了?

她放下水,走到門前想去看看那群人有冇有跟上來……就在她手放在門把上,快打開門的那一瞬。

好聞的清香圍在自己身後,男人欺身將手抵在門上。

“不要出去,他們還在。”

禾晚感受到對方說話時灼熱的氣流打在耳畔。

她轉過身子試探的問:“你發燒……?”

她還冇來得及看清對方。

突然一個柔軟卻發燙的唇覆在她的唇上。

她頓時腦子劈裡啪啦空白了幾秒還冇反應過來,男人己經扣住她的腰身,淺淺的吻突然加深。

柔軟帶著一絲清甜的舌尖撬開她的貝齒,貪婪地纏繞。

禾晚想用力去推開對方,但似乎身體卻不反感。

她在綿密柔情的攻略下,腦子裡的酒精也在此刻發揮了作用。

她推開對方的手開始癱軟無力的垂下。

深處某種躁動沉淪著……男人感受到她呼吸下的迎合,很快他滿意的勾了勾薄唇。

他眼底奔湧的海潮也不再隱忍……